Friday, December 28, 2007

Rainbows End (by Vernor Vinge)


  世界知名的華裔美籍詩人古羅伯(Robert Gu)得了阿茲海默症,在患病二十年後,進步神速的醫療技術不但讓他恢復記憶力,更讓他返老還童,擁有青少年的身體。但是世界已經改變太多了:電腦螢幕已不復存,取而代之的是隱形眼鏡顯示幕;傳統鍵盤輸入也被取代,變成透過穿在身上衣服來操縱;甚至已經有了飛車。一連串衝擊讓他無法融入這個新社會。在兒子古鮑伯(Bob Gu)、媳婦愛麗絲(Alice Gong Gu)以及孫女米粒(Miri)的照顧下,這個人人眼中的年輕怪老頭開始了在新世界的「再教育」:進入費爾蒙中學(Fairmount High)和高中生一起上課。

而在世界的另一端,印歐(Indo-European)聯盟的三大(印、歐、日)軍事情報頭子正忙著追查一件棘手的案子:YGBM(You Gotta Believe Me)病毒疫情的控制。隨著網際網路的蔓延,國際間的資訊戰陷入白熱化,YGBM是各國都想秘密研發的武器,藉以控制人心:感染過後,只要透過一支廣告、一段心戰喊話,就能讓人乖乖投降。三大頭子找上了能力遠超過他們想像的兔子先生(Mr. Rabbit),希望藉由他的力量入侵調查他們懷疑的美國生物實驗室;但兔子先生則有自己的打算,他悄悄地找上剛復活不久,已經失去創作能力的古羅伯,利用他去打擊身為美軍高層的鮑伯和愛麗絲

終於在邁入2008前把這本2007雨果獎最佳小說看完了。作者Vernor Vinge算是雨果獎的常客,但這是我第一次接觸他的作品。不得不佩服這位Singularity的創始人,對於網路資訊科技、家庭、人性、甚至是資訊戰爭的刻畫都絲絲入扣,而且能夠在短短的400頁裡面把這些議題串接起來。各個喬段,不管是一開始YGBM的疫情擴散還是最後的網路戰,都預言了未來戰爭將提升到另一個層次:藉由網路,不管是生物媒介或是電子訊息,使用最小的能量達成最大的破壞。Vinge更在討論到了老人教育的問題。老人對於新資訊的接受度較低,如果讓他們混在中學生裡面去學習一些新技能是否會讓他們之後的生活更好?或者,老人會像書中的古老頭一樣,無法接受事實而大發脾氣?

當然,全書中最吸引人目光的還是兔子先生一角。我們不知道他是不是人工智慧體(AI),但他神通廣大的能力讓人不禁想起Neuromancer裡的Wintermute。一樣強烈推薦大家去看,不過這本應該很快就會有中文譯本吧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30 Days of Night

北域一小鎮曰巴羅,得民百餘,於冬永夜三十日。異族血飲者臨,乘無晝之勢取鎮民血。逾旬,血染北原,僅數鎮民存。警長欲救其妻,遂反飲異族血,力大增,滅魔頭,飲血者眾逃。知其夫將亡,警長妻擁夫共睹日出,不語。

我很喜歡這部片的風格,很像搜神記裡面的故事:沒有什麼劇情,也沒什麼大道理,但後座力卻很強!簡單來講劇情就像我上面的敘述一樣 XD (真的很搜神記的感覺) 不過結尾時的背景音樂真的很棒...。

Friday, November 30, 2007

Iron Sunrise (by Charles Stross)

Iron Sunrise 是 Charles Stross 的 Eschaton 系列第二部作品。相較於第一部作品
Singularity Sky,這次讀者可以更清楚地了解超智慧體 Eschaton 的面貌,以及祂的
動機;去除這個元素,我想 Stross 這本書很難和許多前人的 space opera 放在一起
討論。簡單來講,我覺得這本書並不出色。(雖然 critics 普遍認為這本比前作好,
但我持相反意見。)

Iron Sunrise 雖然比前作添加了更多諜對諜的情節,但在某些地方顯然凹得太過分,
幾個無關緊要的人到最後發現居然又有關聯;本書中的反派,ReMastered,一群像是
Body Snatcher 的人,誓言要打垮 Eschaton,可惜勇猛程度似乎要比前作的 Festival
遜多了。比較值得提的還是 Stross 描寫時空以及宇宙戰的能力,不管是相對論的限制
還是基本的天文物理知識都有顧及到,甚至利用到。

另外,前作的主角在本作中顯然戲份少了點... 我的感覺是這個故事中每個人的戲份都
太分散了,導致讀者的注意力無法集中。即使最後所有線都拉在一起,但還是有點牽強。

小抱怨: 連上太精實了,沒什麼時間看書,原諒小弟 po 文少啊。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休假

其實在軍中的生活過得不能算快, 但也不會很慢... 每天好像還沒學到什麼新東西就要睡覺了.常常躺在床上想著, 今天到底做了些什麼事, 然後就休假了 (好像還不賴?). 不過我們四營三連真的比較精實... 每天操體能不說, 刺槍全部動作居然現在就教完了! (樓下二連居然還拿木槍練習刺槍術耶, 真是太爽了吧!)

另外最值得提的, 是台灣高鐵真是好物! 每月票價湊一湊剛好是我們入伍生一個月的薪水, 回台北的速度又是快到不行(連想打盹兒都來不及). 車廂環境乾淨高檔, 行駛時又平穩, Taiwan Good!


Saturday, October 13, 2007

要入伍囉!

10/15正式入營, 我會在成功嶺受訓!

感謝友人的賀圖... 我將要變腦殘了!!

Friday, October 12, 2007

我與科幻 (2)


高三那年依舊持續看小說,把去美國時朋友送的Ender’s Game看完(那時還不知道Orsan Scott Card這個人。後來這本也出中文版了)。指定科目考試(聯考)前看的最後一本則是張草的「明日滅亡」。大概是那時的考試壓力影響,幾個小時躲在地下室看完的時候竟有種解脫的感覺;雖然衝擊性和收尾不如諸神滅亡來得震撼、巧妙,但還是很喜歡。可能是因為我自己也很有佛緣吧?

指定科目考試過後就是漫長的暑假了。天下文化在這期間又辦了一次演講(印象中是關於機器人),地點依舊是松江路上的九十三巷人文空間,由葉李華和鄭運鴻對談。前者我已經知道,但後者卻是第一次耳聞,一兩年後才知道他是立委鄭運鵬的哥哥。其實演講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那次演講後有Maxwell科幻板的板聚。貓昌當時要準備去英國唸科幻碩士,應該是出國前的同好聚會吧?原本據說葉李華有要參加的,但是後來並沒有與會(這點可能要請貓昌說明了,我並不清楚當時的狀況)。板聚的地點是在御書園牛排,是個看起來有點歷史的餐廳。參加的大概有八人。我已經記不清楚當時在小包廂裡面到底談論了什麼,大概我也插不上話?只記得獲贈貓昌精心整理的「台灣科幻全書目」和他的論文「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to Science FictionA Brief Overview of SF Development in Taiwan」,開心得不得了(每個人都有)。離開的時候聽到灰鷹在禮筑工作,那裡設有科奇幻專櫃(現已收攤)。剛好台大離禮筑所在的金華街很近,於是後來我常常騎腳踏車從學校到那裡去買書。

簡單來講,那次板聚讓我了解到,在台灣的科幻讀者所能接觸到的作品實在很少,如果不是直接讀原文,可能永遠等不到譯本(台灣的譯本怎麼看來看去就是那幾個系列?)。剛好那時候101Page One正要開始營業,所以我購書的地方主要就是從禮筑和Page One,有時候則從Amazon訂購,誠品也會有進些不錯的原文作品。後來大三時博客來提供外文書籍訂購,而且送到7-11,可用現金付款,對國內讀者來說簡直是一大福音啊!目前博客來已經是我買書的主要來源了。

至於如何選書?我是從各科幻獎項挑。Hugo AwardPhilip K. Dick Award入圍者是我優先考量的作品,前者的指標性不用說,後者則是有平裝本的保證。先看看這幾年入圍的有哪些,查查普遍評價如何(不要太差就好),接著再了解大致內容。另外,科幻經典作品也要兼顧,這部分國內出版社也開始陸續出版較多譯本了。我不否認自己的英文閱讀能力不錯,但我覺得閱讀原文小說這點是可以慢慢克服的,有興趣者可以參考Krantas的「普通讀者之於原文科幻」一文。作為一個業餘科幻讀者,我則是到了最近才發現自己喜歡的類型。雖然各大獎的作品當然要列為必讀,但post cyberpunk作品最吸引我。Charles Stross則是目前我最喜歡的科幻作家。我開始迷上他的作品則是從Accelerando開始,這部作品甚至讓我打消延畢的念頭,讓自己「加速」達成雙主修目標。

台灣的科幻界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科幻「推廣」。我想,在台灣剛開始接觸科幻的人很難不知道葉李華,因為他算是台灣科幻推廣的帶頭者,除了譯有多本科幻、科普作品,甚至在各大學院校開設科幻課程。關於這點貓昌已有專文(The Gernsback Continuum in Taiwan)準備深入探討,在此就不多提了。我只是想以一個業餘科幻讀者的角度提出幾個問題:第一,在葉李華推廣科幻的這幾年,國內讀者是否對國外,甚至國內科幻作品與作者有更「廣」的了解?第二、科幻課程的內容是否應該只著重在特定幾個作家的作品上?第三、葉李華是倪匡的頭號粉絲(甚至是fan writer),在課堂上也大力推崇倪匡作品;倪匡作品是不是科幻都還有待商榷,是否違背了科幻課程的基本精神?

所以台灣科幻界到底是怎樣呢?我認知中的台灣的科幻界就是壁壘分明的兩派:一、葉李華為主的交大科幻研究中心,相關人物則有:蘇逸平、鄭運鴻(難攻博士)、張草(現在已經回馬來西亞執業)等。相關社團包含:台大星艦學院、交大科科社(據說還沒倒)等。二、貓昌為主的「科幻讀者」群(抱歉,這我自己亂創的詞)。我想剛開始接觸科幻的讀者可能最好可以先了解一下這環境。至於本土的科幻創作,我個人主觀覺得還不成氣候,暫時還沒有必要寫心得。我自己雖然閒來無事時也寫點短篇,但比起許多前輩們(林燿德、黃海、許順鏜、賀景濱等)當然還是不足掛齒。

這次零零散散寫了一堆,暫時告一段落囉。

同步收錄在: 我的個人網頁

我與科幻 (1)

首先必須先說明的是,我並不自認為是個專致科幻讀者(dedicated SF reader),頂多只能算是個業餘的愛好者。寫這篇的目標主要有三:紀錄自己如何接觸科幻、表示自己對目前台灣科幻界的想法、對剛開始接觸科幻的讀者提出一些建議與方向。

我小學的時候就對外星人、飛碟、神秘事件等有興趣,再加上經典影集X檔案推波助瀾,買了許多這方面的書「研究」。九零年代是台灣飛碟狂潮的全盛時期,當時的領導人物江晃榮、呂應鐘等也享有相當的名氣。其中江還曾經從美國「獨家」引進著名的羅斯威爾事件外星人解剖影片,在某家無線電視台首播;呂則和「新客星站」有關,也和中國大陸的吳岩教授合著過科幻相關書籍。在我印象中飛碟學(現在看來稱之為偽科學一點也不為過)熱浪在我進入國中階段前就已經退去,但最令我意外的是好幾年後,我居然看到江晃榮以生物科技專家(不過他本身的確是學農的)的身分又成為媒體焦點。以上雖然和科幻無直接關聯,但我想對我之後會喜歡上科幻有決定性的影響。

科幻影集也是小學時代的重要回憶。霹靂遊俠李麥克(霹靂車夥計)、銀河飛龍(星艦迷航記)X檔案是印象比較深刻的幾部,其中X檔案裡科學(史卡莉)與神秘學(穆德)的對辯是我的最愛。現在回想起來,再比較一下最近的科幻影集,如:HeroesBSG等,深深感覺到這十幾年來科幻影集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進步,甚至很難找到突破X檔案全盛時期的好劇本。科幻電影的部分當然也看了不少,有機會可以另外寫篇文章談。

真正開始接觸「科幻」小說大概還是從倪匡(雖然我現在不覺得是科幻,但我盡量以當時的想法來寫),這點我不太敢確定,因為在小學時代看了很多雜七雜八的小說,裡面或許有些科幻作品。我唯一還有印象的倪匡作品是「天書」,國中時在學校圖書館借的。記得那時候又繼續看了幾部倪匡作品,但沒有給我太大衝擊。幾年之後又看了天外金球和老貓,但還是興趣缺缺。大概只有「標本」這個短篇曾經讓我有大吃一驚的感覺。

國中那時候也常到家裡附近的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閒晃(現在已搬到永和的四號公園),廖大魚的「虹彩妹妹」、張草的「北京滅亡」和文旦的「二四俱樂部」等皇冠出版的作品都是那時候看的。另外還有宇無名的「無名咒」,可能是大家比較少聽過,但我還滿喜歡的作品。在國二那年學校有書商來賣書,我訂了天下文化科幻專櫃出的那幾本作品,也開始知道有葉李華這號人物。同時間有某位同學知道我看科幻之後推薦蘇逸平的「穿梭時空三千年」,我看完了,不喜歡,主要的原因是古裝和牛頓(有興趣的人就去找來看吧)

上了高中之後,學校圖書館彷彿寶庫般。我先吃下了林燿德的「時間龍」、Ray Bradbury的「華氏451度」,還有張系國的作品;不過漢聲的那套基地系列始終沒有看完過(原因:不對味)。比較重要的轉捩點是開始接觸Blade Runner (銀翼殺手)。某次聖誕節鄰居送了我那時Westwood Studio (已經不存在囉)新出的電腦遊戲 Blade Runner,在過關斬將之後閒來無事便開始翻閱起遊戲說明書,才發現這是由一部科幻電影改編而來,而且好像還很有名!(是真的很有名!)我趕緊到百視達租來看,那時候百視達還有錄影帶呢!那時看完感覺非常震撼,於是又在網路上狂蒐資料,才知道電影改編自Philip K. Dick 的「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國內買不到,只好求助於那時剛起來的Amazon。那本現在已經泛黃的小書在四個禮拜後,幾經波折才到達我手中。所以我對Blade Runner的了解完全是反方向過來的。

高二時張草的滅亡第二部曲「諸神滅亡」出版,而我也開始參加天下文化辦的一系列科幻演講,地點就在九十三巷人文空間。其中一次是由台大物理高涌泉教授和張草對談,由葉李華主持。那時我對廣義相對論、時光旅行等很有興趣,也讀了加來道雄的穿梭超時空(這本的確是科普經典之作,連我去荷蘭的時候當地學生也很推崇這本),於是演講過後和高、張談得很開心。前幾天趁入伍前去找高涌泉簽他的「另一種鼓聲」時還聊到那次演講。那時和葉李華並沒有太多互動,去的主要目的也只是為了要拿到張草的簽名(那次也有看到蘇逸平)

踏進科幻的另一個轉捩點則是開始用BBS。高中母校的BBS「烏魯木齊」在當時是個規模不小的站,雖然和PTT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但每天晚上仍有兩三千人同時在站上(此景在331大地震後已不復見,現在高中生也很少用BBS)。台大電機的Maxwell站是除了烏魯木齊之外我比較常去的地方,後來發現裡面的科幻板有許多科幻愛好者;而我對貓昌(林翰昌)、灰鷹(譚光磊)等人的了解即是從那時候開始。

同步收錄在: 我的個人網頁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散步

從我家這邊上山真的很方便... 今天天氣好上去拍幾張照片.

雜亂的建築

對面是南山福德宮(烘爐地)


下山步道可以接到我小學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07

Hyperion (by Dan Simmons)


  還記得一年多前我興奮地拆開從7-11拿到的包裹,Dan Simmons的科幻經典Hyperion(海柏利昂)終於入手了!我趕緊翻開扉頁,怪了,怎麼這文字我看不大懂?沒想到網路訂書系統出了問題,寄來的居然是西班牙文譯本。等到英文版再次入手已是今年七月的事。所以當貓昌寄信問我是否有興趣試閱大塊文化即將出版的海柏利昂中譯本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可以同時中英對照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海柏利昂描述七個來自不同背景的人,被荊魔神教會選為最後一支前往海柏利昂星球的荊魔神朝聖團。他們之間雖然彼此之間互無交集,但都和海柏利昂這顆神秘星球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聯,也都懷有各自的秘密和動機。Dan Simmons採取如喬叟坎特柏里故事集的敘述方式:讓每個人在朝聖的過程中道出自己的故事。

  如同讀者可以從坎特柏里故事集中不同階級、不同身分的人所講的故事去建構當時的社會,在閱讀的過程中讀者可以從朝聖者的故事逐漸了解Dan Simmons所營造的未來世界:人類「霸聯」(Hegemony)控制了大部分的人類世界,包含以傳送門網路連結而成的萬星網和許多萬星網外的殖民星球;同為人類的宇宙流浪族群「驅逐者」(Outster)則生活在無重力的環境下,與霸聯的戰事一觸即發;還有科幻小說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人工智慧,或稱「智核」(TechnoCore),和人類維持著相互合作但又相互牽制的關係。

  第一眼看到很難想像這是1989年出版的小說。原本看到簡介我以為這又是一本Space Opera,沒想到Dan Simmons融合了許多科幻小說的主要元素,讀起來非常過癮!在關於霸聯的部分可以看到Space Opera;在人工智慧和人類互動的部分則是Cyberpunk;兩者比例適當地揉合在一起呈現了非常特別的風貌(不知是否可以postcyberpunk來形容?)。以我的觀點來看,海柏利昂比同時代的許多科幻小說要更「先進」,尤其在描寫網路(不管是資訊的或是實體的)對人類的影響時,非常接近目前的發展趨勢。

  Dan Simmons一向以神話作為科幻故事的精神主軸,原本覺得沒什麼的我在讀完這本書之後大大地改觀,也開始期待起下一本海柏利昂的殞落(The Fall of Hyperion,即濟慈的詩名)了!

Monday, September 17, 2007

黑白戰爭 (by 李伍薰)



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第一次閱讀華文的奇幻創作? 不過印象中上大學以來就沒有看過奇幻小說了(Neil Gaiman 的作品除外), 所以這次讀起來剛開始有點吃力. 首先是人名. 在序的部分黃海前輩已經點出這個始終無法令我理解的疑惑: 為什麼儘管黑白戰爭中的人名已有偏東方色彩的味道(感覺是中西亞), 但感覺還是"譯名" ? 華文奇幻界在這點上是否有突破我也不大清楚....

去掉人名的效應, 黑白戰爭的故事設定很清楚, 也很容易地讓我進入狀況. 以語言為出發點, 帶出兩個國家的長年戰爭, 以及一對兄弟的情與仇. 我尤其喜歡作者跳脫直線時間軸的模式, 改採以間斷式地跳回不同時間點, 以不同角色的觀點作描述, 越看到後面會越清楚之前的事情. 而且故事線到最後亦不致於收不回來 (雖然有點倉促). 不過其中一段以"我", 第一人稱觀點描述的部分顯得太過突兀. 加上這條支線在後面也沒有更明確的解釋...有點可惜.

p.s. 在此亦特別感謝作者李伍薰大哥提供書籍試閱!

Tuesday, September 11, 2007

Altered Carbon (by Richard K. Morgan)


This is by far the best hardboiled/noir SF novel I've ever read.

Future (25th century) human world is dominated by UN Protectorate with many colonies scattered through the known universe. Death is not a problem at all (except for Catholics due to religious consideration). One can simply download himself/herself from the "stack"(harddisk) into the "sleeve"(body, not necessary the original one that he/she wore before) right after being killed, as long as one has enough money to pay the bill. So there are also "soul transmission" between distant planets, which can be done by FTL needlecasting. Envoys, special agents of UN have modified their neural systems such that they can adjust to different bodies, different environments right after being "resleeved."

Takeshi Kovacs (柯伐契, 武), the protagonist of the story, is an ex-Envoy from one of the off-world colonies called Harland's world. He is hired by Laurence Bancroft, a rich man and a "Meth" (stands for Methuselah) on Earth to investigate Bancroft's previous death. But finding the truth is a painful way for Mr. Kovacs.... especially in the dark/violent/lustful San Francisco (Bay City) ....

The novel combines sex, violence, and desire into an intricate structure. I was stunned by some sections of virtual interrogations and was amazed by the vivid/lengthy sex scenes. But the most important of all: The ending is great.

p.s.
(1) The movie rights was sold to famous producer Joel Silver and Warner Bros. (wow!)
(2) This novel is 2003 PKD award winner.

中文心得(同步發表於PTT):

Richard K. Morgan 算是這幾年竄起的新秀,第一本小說 Altered Carbon 就拿下了2003 年的 PKD award。接下來又路續出了兩本同一主角,Takeshi Kovacs,的續集:Broken Angels 和 Woken Furies。

Altered Carbon 的世界觀 (發現我每次一開始都喜歡講設定): 西元二十五世紀,聯合國攝政統治人類宇宙,包含許多 off-world 殖民地。死亡不再是個問題,人類可以把意識備份起來,再下載到身體上。另外,人們也可藉由這種意識傳送方法在不同星球間移動。

主角 Takeshi Kovacs 在主線故事還沒開始時就已經被掛掉了,被存放在硬碟裡面。他出生於,長於 Harland's World,一個由日本黑道和東歐移民建立的殖民地。他混過日本黑道,最後成為 UN 的特別幹員 "Envoy"。因為有經過神經改造,傳送下載後可以很快適應不同的身體 (穿著不同身體到宇宙各處去打仗)。故事描述 Kovacs 醒來後發現他被下載到一個陌生的身體上,而自己身處地球。已經活了三百多年的企業家 Bancroft 雇用Kovacs 調查自己前一次的死因...。Kovacs 逐漸抽絲剝繭,不過也同時陷入另一股勢力的威脅。

我覺得這本小說雖然充滿了暴力和色情,但是份量拿捏得相當好。動作和調查的比例也安排得恰到好處,不會讓人昏昏欲睡。裡面一些設定也很有趣 (像是虛擬刑求和色情小廣告的部分),從小地方刻畫出未來舊金山的血腥/黑暗。一開始 Kovacs 和 Bancroft的會面也讓我不自覺地想起 Blade Runner 裡面 Deckard 和 Tyrell 對話的場景。Richard K. Morgan 把 noir/hardboiled 風格很有技巧地融入了科幻小說中,希望拍成電影後能夠延續這個風格。 (華納兄弟已買下電影版權,製片是 Joel Silver)

Wednesday, September 05, 2007

第五章 武士

西元 二零一九年 十月二十五日 晚上十一點 桃園往倫敦班機

從離開家門到現在飛機起飛,小蟲仍不確定他這次行程的主要目的是什麼:是去Rosen Bio-Tech了解生物玻璃化技術?還是找他那即將結婚的朋友?等等,朋友?小蟲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另外,林信這麼爽快地派他到英國去也令他不解。在這麼緊急的時刻,加上他是唯一真正全盤了解傳輸技術的人,林信應該不會輕易讓他離開崗位。

更巧的是,他以前的指導教授Novikov找上他,彷彿每個人的世界線在某種力場影響下突然糾纏在一起。世界線、力場、系統、非線性動力學、測地線、黎曼幾何...這些名詞不斷湧現於小蟲腦海。難道真的這麼容易就能做出蟲洞?為什麼這個看似荒謬的理論能夠在短短十幾年內發展成幾近純熟的應用科學?二十一世紀以降,理論物理和實驗物理的研究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蟲洞技術卻把兩者緊緊地綁在一起,而小蟲更把它推向應用物理的範疇。小蟲常感到困惑:這一切是否發生得太快?

小蟲意識到他不該再想下去,望向窗外。

一道閃光。

「什麼…」小蟲確定他自己看到一陣白光,他轉頭向鄰座的乘客確認。他旁邊的年輕女子瞪大眼睛點了點頭,表示她也有看見。

「碰!」一聲,又是一道閃光。機艙裡的乘客開始發出驚呼聲。「該不會是閃電吧?」小蟲心想,但現在空中根本沒有烏雲。

機身開始震盪,小蟲看到機翼正劇烈地震動著。接著,引擎聲消失了。小蟲清楚地聽到機翼發出規律聲響。「共振?難道是外加的能量使機翼和機艙產生共振?」幾秒鐘後,原本固定頻率的震動聲瞬間切換到更高頻的音域,此時小蟲看到機翼的振幅明顯變小,但他感覺得到自己的座位、身體…每個器官都發出同樣頻率的嗡嗡聲。而飛機外的景象靜止不動。

飛機靜止在空中。

「天…!」小蟲旁邊的女子大叫,不過聲音卻突然中斷。所有人的聲音都消失了。

訊號


『老伍來電』

來電顯示在阮浩的視線周圍閃爍著,小小的墨綠色光訊從眼球表層的顯示區發出。『接通,開啟秘密會議介面,』他顧不得正在和女友吵架,因為打來的是他和特殊作戰部的聯絡人。女友見他雙眼逐漸被黑色素填滿,又咒罵了一聲。

黑色桌面在視線展開,輔助運算中樞開始建構出會議空間。接著阮浩看到老伍從黑暗中緩緩地走近,手中拿著一疊文件。

『老伍,我正在忙。』忙到運算不出一個合適的空間。

『呵,我知道,』她露出似曾相識的微笑,『只是這次的事件太棘手,只有你能夠解決。』老伍在會議空間的投影每次都不盡相同,上次是個年約五十的結實男子,這次則是留著烏黑長髮的妙齡女郎,不變的是代表訊號來自作戰部的服裝。

『哪次不是碰到棘手的事才丟給我?之前暗殺維吉尼亞國總統,你們是怎麼個不小心法把我的身分洩漏出去?』

『這次任務的性質不大一樣,單純的探勘,你不用再殺人了,』老伍聳了聳肩,接著把手中那疊文件放在剛運算出的桌子上,抬了抬下巴示意阮浩趕快讀。

『單純的探勘?妳不是才剛說棘手嗎?』阮浩不情願地點了第一頁移到面前。ATCG四個英文字母佈滿了整個版面。身分證明文件,裡面完整記載了一個人的基因型。

『這什麼玩意兒?妳在跟我開玩笑嗎?』阮浩沒有繼續看下去,把文件丟回桌上。

『兩分鐘前情蒐部收到這份文件。不論基因型或是其他附屬格式都合乎規定,』老伍抿了抿嘴,『問題出在寄件端的網域……』

『怎麼?這次又是哪國間諜?』偽造身分證並非難事,阮浩自己就是箇中好手。

『這份文件是從最古老、原始的網際網路傳來的,』老伍的手中浮現一顆灰色球體,飄到他們兩人中央。灰色球體外懸空環繞著三個如甜甜圈般的金環。一個箭頭指進灰色球體的內部,箭頭旁閃著血紅的三個大字──WWW。

『地表。』阮浩和老伍異口同聲地說。

WWW三個英文字母是個禁忌,那是地獄惡魔的符號。幾個世紀前,人類賴以生存的網際網路中產生了一連串連鎖反應……。最後,人類放棄了地表,移民到近地太空。

阮浩過了許久才問,『為什麼這文件能夠通過通訊協定?還有,既然他可以傳過來,為什麼你們不自己連過去查查就好?』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很簡單但也最詭異:它的基因型符合環面內部規範,甚至符合我們民族的基因型協定,但是……WWW理應早已不具有這種格式。第二個問題,如果我們打開封鎖,很有可能導致整個環面的破壞。』

『所以……?』

『這消息還沒公開,我們想在其他國家發現以前調查清楚,』老伍順勢撥了下長髮,『特殊作戰部必須速戰速決。』

『妳指的是我,』阮浩無力的說著,『這次我不幹。』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你若不配合,外交部會把你直接打包送給維吉尼亞國處置。特殊作戰部不會替你求情。還有,別再想一些旁門左道的逃脫方式,就算你有幾百個分身,我們隨時都可以跟蹤到你,然後把記憶體刪除,』她眨了眨眼,『更何況,你是整個環面上最有經驗的特工,這件事只有你能辦到。』

『他媽……』阮浩還沒講完,老伍就已消失在黑暗中。他關閉會議空間,女友在旁邊,「這次又要去哪裡玩啦?」她狠狠地瞪著他。

地獄,他心想。但他說不出來。

「妳先離開吧,我等會就要到特殊作戰部報到了。下次有空再找妳。」

「下次,別再找我了,」阮浩還沒看清她的表情,她已經開始顆粒化、霧化。

女友,嗯,現在是前女友,逐漸從身旁消失。四周的環境則開始扭曲,消失成一片空白。阮浩嘆了口氣,然後把自己切換到傳輸模式,上傳到特殊作戰部的伺服器。


人類是沒有軀體的。

西元二十一世紀,網際網路遍布全球;但即使全球化看似為不可檔的趨勢,地球上的國家數目仍不斷地增加,民族主義的熱潮並沒有隨著網路興起而稍有緩和,反而更加興盛。到了二十二世紀中葉,多族群的大型國家皆已全然瓦解,取而代之的強權則是地區性的貿易共同體。

西元二十三世紀,有過半數的人類自出生就將大腦連接到網路上,整個網路宛如擁有七十多億個運算單元的龐大平行電腦。此時地球上的環境由於氣候變遷,已不再適合正常人類居住,許多人開始研究如何打造合適的機械身體,企圖將腦部移植到不受環境影響的「載具」上。二十三世紀末,人類正式捨棄原本的肉體,剩下腦部藉由組織培養的方式產生下一代。

這樣的生存模式只維持了六十年。人類腦部和機械載具之間開始產生排斥反應,症狀是個體意識突然從載具完全彈出,消失於茫茫的網路之中,徒留一具空殼。套句古老的詞,「靈魂出竅」。這點讓眾多學者摸不著頭緒:載具並非生物體(雖然是有機體),亦無遺傳物質,怎麼會和具遺傳物質的大腦產生排斥?人們一度懷疑是散佈於網路中的電腦病毒感染,但資訊病毒學家卻找不到病原體。

直到第一個消失於網路的意識再次出現,將自己下載到他人的載具上時,人類才了解到自己已經步向演化的下一個階段:找到另一個更合適的棲位――網際網路。

這段被稱作R到I的演化過程只歷經了一千年。

當人類的基因型瀰散到整個網際網路,也就是I空間後,許多潛伏於網路深處的自我複製程式開始重寫自己的執行程序,藉由寄生、感染,從各處擷取人類的基因型,由原本單純的幾條指令迅速擴增。人們沒想到古老的電腦病毒居然會由於共同演化而產生巨大的轉變,這些在I空間中複製能力比人類快上幾萬倍,突變能力超越人類想像的「生物」,終於對人類產生致命的威脅。他們逐漸侵占、破壞人類的生存資源:自旋硬碟空間、量子糾纏記憶體和共同通訊協定。

於是人類逃往太空。

所謂太空其實是離地表不遠的近地太空。人類仰賴已多年未使用的R空間微機電工程系統沿近地軌道打造出三座巨大的同心環狀結構,利用太陽能來驅動環面上的電腦網路系統和防衛系統,減少隕石帶來的損壞。這是人類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地表以外的地方建造出龐大的網路系統。最後的撤離程序幾乎用盡了地球上所有的頻寬,許多人在上傳/下載的過程中損毀,傷亡人數高達三十億。但最後順利抵達環面的仍有高達五百億的人口。

人類逃離了WWW,進入大封鎖時代,以自己的基因型定義出自洽的通訊協定,封鎖一切可能來自地表的訊息。在沒有R空間資源的情況下,人類文明繼續存在了一千多年……。


當阮浩被塞入這台老古董時,他才真正了解到什麼叫做限制。穆罕默德第七型載具,容量只剛好容納他一個人,想要攜帶備份都沒辦法。他打開與R空間的連結,才發現R/I介面居然是阿拉伯文系統。目前仍保有R空間產物的都是大封鎖前的貿易強權,新阿拉伯保留了一台載具,歐盟2.1則有兩台。

「可以先幫我把介面更新成中文嗎?」在脫離WWW後,英文字母的壟斷性逐漸消失,各民族趨向以獨特原始的文字形貌作為在I空間中區分你我的標準。而這樣的語言獨特性和基因型之間又有某種程度的關聯。

「好了。降到地表需要幾分鐘,這段期間你或許可以先適應一下載具的功能,」技術人員用不確定的語氣說著。這也難怪,已經快一千年沒有人透過介面接觸過R空間。

「開始脫離環面。」

阮浩感覺到四週的聲音突然消失,彷彿可以聽到電子穿隧的低吟。他把知覺映射到載具的感覺受器上,眼前一片黑暗。忽然一道強烈的金光閃過。

環面。

環面反射陽光,發出耀眼的光芒。他是大封鎖之後第一個從R空間中「看到」環面的人。

阮浩感覺到自己受到一股強烈的拉力,朝某一方向飛去。阮浩轉頭一看,發現地表呈現大片的蔚藍色。那是大海嗎?『不可能!地表是灰色的!地球的生物圈早已被破壞殆盡,大氣中充滿了沙塵,從太空根本看不到海!』接著他看到了陸地,綠色的陸地。一連串鮮明的色彩令他感到暈眩,還回不過神時他已經開始進入大氣層。

老伍跟他說過,這只載具原本是用來進行太空任務的,有良好的防護設備。從前大部分的環面工程都由太空微機電系統進行,但有少部分須透過人利用載具來完成,這台便是其中之一。載具在R空間的外表雖然和一般的「人」沒兩樣,但實際構造完全不同:載具是由億萬個複合記憶顆粒組成,在極低溫的狀態下可形成「玻色-愛因斯坦凝聚態」,具有超流體性質,可藉由人和載具介面的控制變成想要的形狀。穿過大氣層前,整個載具會重新排列,變為流線型,微觀尺度則形成陶瓷結構,可耐高溫。

阮浩趕緊將「手」貼緊身體,開始讓自己形變。投射軌道和落點早已計算好,接著他只要閉上「眼睛」就可以了。他絲毫感覺不到大氣與自己摩擦的熱,不過,他根本就沒有真正感覺過「熱」。

阮浩順利進入大氣層,根據介面顯示,地球的大氣狀態完全不符合預期,簡直……完美。大氣成分分析顯示地表環境呈現工業革命前的狀態;接近音速飛行的阮浩開始轉換成滑翔狀態,緩緩睜開眼,看到下方一大片綠色的原始森林。森林!這和I空間中任何一座森林都相同,但卻完全不同!在人類遠離地表的近千年間,地球的環境怎麼可能恢復得這麼快?他繼續飛過一條溪流,有幾隻從未見過的四腳生物在溪邊,警覺地往上望。
『天啊!動物?在地表?』

接近降落點,阮浩的速度逐漸降低,著陸在一片草地上。載具,他整個人,趴在柔軟的草地上。花了幾分鐘調整外型,如嬰兒爬了幾公尺,他才嘗試站起來。『開啟I搜尋,』沒有任何訊號。這裡安靜得可怕,嗅不到半點I空間的氣息。

然後他看見遠方有個人影出現。

人。


迎面而來的是個年輕女子,打扮像是歷史記憶資料庫中二十世紀的探險家。阮浩緊張得說不出話來,先用載具的生物探測器掃描了來者,百分之百的生物體,沒有任何改造痕跡。

女子開口,說了幾句他聽不懂的語言。她笑著。

「嗯……我聽不懂妳在說什麼,」阮浩也不預期她聽得懂。

「你說中文?」女子臉上略帶驚喜,「可是你外表看起來像阿拉伯人!」

「我的載具是我國向新阿拉伯借的,但,但我的基因型定義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是華人。請問妳是誰?為什麼地球表面這麼……乾淨?到底發生什麼事?」阮浩結巴地問著。

「慢慢來,別緊張,」年輕女子和善地講著,「我叫司馬幻,也是華人。嚴格來講,我應該稱自己為『映射人類』而不是人。您的大名?」

「阮浩……。『映射人類』是什麼?」

「我們是在人類大封鎖之後演化出來的物種,要解釋可能得花點時間,我們邊走邊講?」她沒等阮浩回答便朝她原本來的方向走去,阮浩只得跟上。

「人類之所以進行大封鎖,是因為WWW,也就是你們所謂的古I空間中產生了許多具有高度擴散性的物種。有些人稱之為惡魔,」她無奈地笑了笑,「這些物種由許多散佈於網際網路的古老的程式和人類的基因型嵌合而成,在長時間的共演化下逐漸……」

「這些我已經知道了,但我還是不知道這跟妳、你們,有什麼關係?你們有很多人嗎?」

「在人類逃往太空後,這些嵌合體繼續在WWW中演化好幾代。因為在I空間中除了受到通訊協定的規範,並沒有R空間中的種種物理限制;更重要的是,少了人類佔用資源,嵌合體擁有更大的變異空間。WWW中的物種數目開始呈現指數成長,物種間歷經長時間的消長、競爭、共生,最後終於達到動態平衡。」司馬幻似乎完全不理會阮浩的問題。

「所以……在人類遠離地表的時候,WWW中的程式自行演化出一個完整的生物圈?在I空間中?」阮浩感到不可思議,「問題是,為什麼一定要在人類基因型散佈到WWW後才開始產生連鎖反應?」

「因為散佈於WWW中的原始程式沒有基因型概念,沒有表現型概念,也沒有演化的概念。簡單來講,人類把遺傳和演化的複雜交互模式帶入了WWW,像個渾然天成的操作平台一樣。」司馬幻望著阮浩,似乎在觀察他的反應。

遠古人類曾致力於研究一種生命遊戲,想在I空間中創造出會演化、會互動的生物。沒想到當人類真正進入虛擬世界的生命遊戲後,卻造成危害自己的致命影響。

「那你們、這些生物,還有地表……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阮浩看到兩隻蝴蝶在他身旁飛舞著。

「『我們』――我,所有『映射人類』,還有所有你見到的生物,都是從WWW中的生命演化而來的。從I到R的演化。」

「這是……不可能的啊!就算在I空間生成了完整的生物圈,也不可能把I空間中的物種一一轉換成R空間的物種!還有地表,在人類離開前就已經被完全破壞了,這是不可逆的過程,你們怎麼可能將它恢復呢?」阮浩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嗯……我知道這難以接受,但是你想想,人類不也經歷了從R到I的演化嗎?如果有另一種生命形式,能夠進行從I到R的演化。或是說,他們的生命形式和地球上的生命形式是互補的、共軛的、倒置的……」司馬幻停頓了一下,似乎想不到合適的詞,「就好像地球上的生物受限於地球的物理環境、R空間;另外一種生命形式則受限於……」

「I空間,」阮浩恍然大悟,「你們『本來』就是I空間的生物。」

司馬幻滿意地點點頭,「所以重新塑造地表、建造物種,對我們而言就像是修改、新增程式一樣。當然,所有重建的R空間物種必須能夠適應地表的環境,因此我們在把自己上傳到R空間時,選擇了人類這種映射形式。我們沿用了人類既有的基因型、表現型,再把I空間中的自己映射到R空間中。其他I空間的物種我們也把它們轉換成適當的R空間物種,以確保生物多樣性,像你剛剛看到的許多生物……。當然,這不是一對一的映射……」

「你們到底是從哪來的?從哪個星球?從哪個星系?」阮浩打斷她。

「哈,好問題,但我沒辦法回答你,」司馬幻聳了聳肩,「我們自己也不清楚。就好像人類始終不知道如何在R空間中創造出原始的生命一樣。我們不知道自己從何而來、為什麼會存在。」

司馬幻見阮浩不發一語,似乎不滿意這個答案,於是繼續說,「好吧,不過我可以告訴你我們大約什麼時候開始在地球上出現。你聽過SETI@home嗎?」

「SETI,偵測從太空傳來的電磁波加以分析,尋找外星生命的存在。這計畫好像在二十世紀末就停止了?」阮浩只從歷史記憶資料庫中找到零碎的片段,似乎是預算問題導致計畫被迫停止。

「不,是SETI@home,原本的SETI預算被撤除後,人類想到利用網路進行平行運算,讓有連上WWW的個人電腦作為運算元來分析訊號。我們最原始的生命形式大約是從那時候開始被接收、處理,然後擴散到整個WWW中。這些原始的生命形式在分析時都被當成雜訊。事實上,它們的基因型雖然殘缺,卻有足夠的資訊量可以重建整個生物圈。」

「所以那些……和人類基因型產生嵌合的古老程式,就是從SETI@home的時代便留下的原始生命形式!」阮浩開始有了比較明確的圖樣。

「沒錯,」司馬幻點頭,「從類比、數位訊號轉變成R空間的形式……很有趣地,我們和地球上原始生命的演化方向居然剛好相反……生命就像一堆糾纏的資訊,對吧?只是表現的形式太多樣了,讓彼此缺乏溝通的機會。」

「所以……那份基因型文件是你們上傳的?」阮浩知道這再明顯不過了,但是他想不出其他問題。

「沒錯,那是我們的聯絡計畫之一,就算是兩種不同生命形式交流的第一步吧!」

「嗯,」阮浩點了點頭,「我的到來也在你們的預期之中?那你們接下來有什麼計畫?」

「你比我們預期的晚了幾個小時才到,我想是因為人類在環面上的設備太久沒更新所致。有了我們的幫助,人類可以從地球取得R空間資源、擴充硬體裝置、加速人類文明演進的運算,」司馬幻拍了拍阮浩的肩膀,「你覺得如何?」

「你們要幫助我們?」

「難道我講得還不夠明顯?啊,忘了跟你講,這裡的經濟模式和你們不一樣,我們尊崇的是利他主義。當然,藉由了解人類,對於我們本身也有好處。或許人類和我們可以一起找尋生命的真正意義……」

「這……」

「好啦,我們繼續走吧,還有很多東西要解釋呢!」

他們繼續向前走去。然後,阮浩看到草原的另一端有許多高聳的建築……。

Sunday, September 02, 2007

The Invasion



This version of "Invasion of Body Snatchers" is far worse than the original one and the 1978 remake (which is my favorite). Well, I have nothing more to say about this version... since it has a happy ending....

The last scene of 1978 remake (the most unforgettable scene):

(Ahhh.....)




Blade Runner (Five-Disc Ultimate Collector's Edition)

It's amazing that Warner Bros. decided to put Blade Runner on-shelf after 20 years (or so). So I took a deeper look at the comments on Amazon.com and found out that none of them are commenting on the DVDs. Of course NOT. This ultimate edition of Blade Runner (one of my favorite science fiction movies) won't be released until end of this year! It's strange that even the product hasn't been released, there are already so many "comments" on Amazon.com.

You can also check on YouTube for the trailer and the opening of the "final cut."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靈魂擁抱 (by 侯文詠)


  看中文書的速度果然比英文快好幾倍。或許是沒有太多複雜的字句,這本看起來很厚的書只花了我大概一個下午就看完了。我很喜歡這種描寫關於台灣現實環境的 melodrama,在侯文詠筆下,每個角色都那麼貼近我們的生活,就連故事發生的場景都和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故事描述四個人的關係:暢銷作家俞培文,當家主播宋菁穎,採訪記者彭立中,瘋狂書迷王郁萍。彭瘋狂似地追求宋,王病態地追求俞,而宋和俞之間又有著曖昧的關係...。聽起來很像是瓊瑤小說裡面的情節,但是侯文詠並不把重點放在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流動,而放在媒體炒作與現實的偏差上。這樣的偏差又如何迫使這四個人走向無可避免的結局。

  侯的長篇是我唯一會固定閱讀的中文小說,不只是因為他描寫的主題吸引我,更重要的是他的小說很"大眾化"。我不太懂目前中文小說界的情形,但是這種 melodrama (generalfiction) 的出版量實在太小了。

  另外,這本書也不是沒有缺點:侯文詠利用第一人稱觀點來描述主角,但又不時切換視角到其他角色(以第三人稱),讀起來有些許錯置感...

Friday, August 03, 2007

Glasshouse (by Charles Stross)

This is an amazing novel.

The setting is at the same universe of "Accelerando," but the plotline is not related. The story takes place hell long after the "Acceleration" and many events after that, such as: The censorship wars and the spreading of Curious Yellow (A kind of program that would re-edit human thoughts). Human (as they called themselves) now can be revived easily, with the aid of "the A-Gates"(or, the assemblers) and memory back-ups. People can go through many places via "the T-Gates"(or, short jump/long jump wormholes). So, the post-cyberpunk future universe.

Our protagonist, Robin, woke up forgetting who he was and suspecting that there might be someone wanna hunt him down. Then he met Kay, the dreamgirl who suggested that Robin should volunteer to an experiment (the "glasshouse") with a closed environment which tends to simulate the pre-Acceleration "dark age," a.k.a our present day civilization. But there were problems in the glasshouse, and Robin(became a housewife) discovered that the undercover purpose of the experiment was trying to cultivate a new form of Curious Yellow....

In my point of view, I enjoyed Accelerando much better than Glasshouse. But Glasshouse is still outstanding from many aspects (such as skill of storytelling). Many scenes of Glasshouse reminded me of two movies: The Thirteenth Floor (a simulated old-time world) and Cypher (identidy-lost hero). And yeah, they're both on my must-seen Cyberpunk movies list. The last line of the book is the most powerful sentence. I love it! I quoted it down here:

"And so, you may be assured, am I. Good night."

By the way, this time there's no aliens. So, enjoy the panopticon of human beings!

Monday, July 30, 2007

Sunday, July 29, 2007

Singularity Sky (by Charles Stross)

這是 Stross 第一本出版的小說。雖然精采度不如 Accelerando, Glasshouse 系列,但我仍覺得是很不錯的作品。書中當然有 Stross 最喜歡提的 singularity (天啊),還有他那用不盡的新奇點子。

故事描述未來人類"被"散佈在宇宙中,有些星球社會結構跟地球完全不同。新共和即是這樣的一個世界。當其屬地被一種自稱 Festival 的生命體侵略(?!)後,新共和決定派出艦隊前往擊退。其中來自地球的戰艦技師 Martin 和 UN 外交官 Rachel 也在船員當中,他們各有不可告人的隱藏任務...。

不可否認 Stross 的書會有很多酷炫的專有名詞,如果不大懂生物,物理之類的可能會看不大懂。例如本書中一開始就有利用相對論,企圖使用 closed timelike path 來取得戰略優勢的情節。不常看科普書的一般大眾可能會沒辦法理解 light cone, timelike,spacelike...etc. 這類名詞吧!? 還有所謂的"人本理論"...應該不是每個人都聽過吧!?書中對其他宇宙生命的描述,也用了不少生物方面的專有名詞,要不是修過一些生物學的課,我日常生活應該不會去碰到這些詞彙。

啊,雖然評價普遍不好,但我還是想推一下。(續作 Iron Sunrise 評價普遍好很多)

Stross 真多產...套句貓昌的話,讀者的確幸福。

Spin Control (by Chris Moriarty)

其實滿早就看完了,不過暑假有點懶,現在才放上來...

剛開始讀的時候很難想像這是和 Spin State 同一個作家寫出來的作品。不僅劇情鋪陳好了很多,連人物對話都比較幽默。

這本 Spin State 的續作,故事分成兩路進行: 一條是講 Syndicate 的行星探勘隊在Novalis 上所遭遇的種種,以及主角 Arkady 和他的愛人 Arkasha 的關係 (他們兩個是基因型完全一樣的人)。另一條則是 Arkady 受 Krochow (專門用來進行間諜任務的Syndicate) 之命向以色列兜售在 Novalis 發現的"遺傳性武器"。可是以色列並不想買,打算賣出去,因此巴勒斯坦人,美國人,ALEF (人工生命解放前線)...等都來參一腳。前作的主角 Catherine Li 和 Cohen 便是代表 ALEF 到地球來參與"拍賣大會"。

作者把場景從 Ring side (太空) 拉回地球,是個很不錯的選擇。至少我很喜歡他把賽局的一些想法帶入未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關係;以及地球(貧窮,民族主義興盛,污染嚴重,但卻擁有最重要的水資源) 和 Ring side (富裕,無國家觀念,科技先進) 間緊張關係的描述。

這次的科學背景知識則是 complex system,不過複雜系統似乎很多作家玩過,讀起來並沒有太大的驚喜。只是看到裡面有個 AI 要把自己命名為 Yoshiki Kuramoto 的時候偷偷幫這本小說加了點分。另外比較不能理解的是作者把一些仍然在世,而且還在做研究的學者寫了進去,還幫人家作人生規劃,這樣不會被告嗎?

最後的結局不難猜到,但還是值得一看。絕對比前作好!

Friday, June 22, 2007

Spin State (by Chris Moriarty)



未來世界設定: 大部分的人(續作有提到大部分的人屬經過改造等等的posthuman,地球上的人有限制生育,但是是比較原始的人類)住在外太空(Periphery 或是 Ring side),主要是 UN 統治。有 Quantum Teleportation 技術,仰賴一種特殊的原料...Bose-Einstein condesate。有一種複製人族群,叫做Syndicates,曾和 UN 戰過,也佔有不少版圖。另外就是 Emergent AI,一群自我覺醒的人工智慧...他們在爭取 AI 權吧(ALEF, Artificial Life Emancipation Front)

故事整個很悶,講的是命運坎坷的 Major Catherine Li 被派往 Compson's World (盛產Bose-Einstein condensate...好個酷炫的礦物) 調查天才物理學家 Shafiri 的謀殺案。劇情號稱錯綜複雜,但是我讀起來卻很想睡覺。主角 Li 根本就是被人從頭玩弄到尾,好像沒個自我意識似的;反倒是另一個主角,希伯來裔的 AI,Cohen,有人味多了。

有雷的地方就不提了,真的很有空的話可以看看吧。

續作心得再等等!

Saturday, May 05, 2007

Degenerate

數以兆記的量子態
糾纏, 撕裂, 再糾纏
衝撞過無數小行星帶
忠實地表現那血腥的屠殺糖衣
卻遺忘自身的偶然存在...

Sunday, March 25, 2007

城邦暴力團 (全四冊)





花了一個禮拜把這約有50萬字的"現代武林""魔幻寫實"小說四部曲讀完. 內容是我很喜歡的幫派(以"竹林"代替武林)和民國近代史, 雖然武俠的部分我沒有很大興趣, 但是張大春把從清朝到國府遷台這段歷史揉合了江湖奇譚(是真是假, 就不是重點了), 非常吸引我.

從第一冊的植物園漕幫萬老爺子兇殺案到最後的揭祕, 或是第二冊回過頭去講述各個高手的過去與派別源流, 都讓五官享受到全面的衝擊. 加上老頭子(蔣介石) 和太子爺(蔣經國) 與幫派, 特務系統的關聯... 又是更深一層的快感! 正如張大春自己說的, 這是以中國文化為基礎, 用中文寫的小說. (他認為當今許多作家不過是套用外國文學的架構, 再以中文寫下罷了) 的確, 這是我近幾年來看到最精采的中文小說了!

中文

好久沒用中文在這裡發文了.

下禮拜要考 GRE 的 AWA 作文測驗, 然後就是六月的 GRE general test 了.

說實在沒有怎麼用力在準備. 一來主要目標不是放在美國; 二來是作文這種東西是要靠實力的. 我想, 把平常的功力確實發揮出來就好了. 恩.

Friday, March 09, 2007

Jonathan Strange & Mr. Norrell



This debut work of Susanna Clarke took her ten years to accomplish, and won many prizes after published including 2005 Hugo Award.

The story was about two English magicians (real ones) who at first were master and pupil then became rivals and enimies. Mr. Norrell, the first "practical magichian" in the story, was an uncouth and eccentric Yorkshire old gentleman with thousands of books (books about magic and "books of magic"). He was dedicated to apply his magic on the war between England and Napoleon France. The second magician, Jonathan Strange, was a young gentleman who admired the work(black magic) of John Uskglass (The Raven King), the greatest English magician during the fifteenth century.

I spent two months on this giganic novel (not everyday but almost). It was a joyful ride, but the most exciting part was the last 200 pages. Though this novel is not so marvelous as Neil Gaiman's American Gods, it still created a magical and dark 19th century England.

Saturday, February 24, 2007

Gedo Senki, Tales from Earthsea (movie)



http://www.imdb.com/title/tt0495596/

One cannot criticize a movie until he had seen it. So I stopped by a movie theater and bought the ticket to enter the world of Earthsea. As I expected, the world I entered was definetly neither the one depicted by Ursula Le Guin, nor the one similar to the precendent worlds created by Hayao Miyazaki(宮崎 駿), father of the director, Goro Miyazaki(宮崎 吾郎).

Ursula Le Guin had already said that though she liked the movie (maybe just a compliment in polite), the settings of this film were still far from the ideas of her original novels. (Earthsea had been adapted to TV movies by SF channel in 2004, but Le Guin detested the adpataion for many reasons. It seems hard to cater for her taste... .)

In my opinion, this movie was a major failure of Ghibli Studio. The plot was awful (if there was a plot!), the characters are in lack of character. The worst of all, it showed no delicate drawing from the beginning to the end.

Don't waste your time. Just read the novels. (And grandma Le Guin will be happy!)

Le Guin's website http://www.ursulakleguin.com/
Some articles about Gedo Senki on her site:
http://www.ursulakleguin.com/Index-GedoSenki.html

Friday, February 23, 2007

A Scanner Darkly (movie)



The original novel was written by Philip K. Dick. The movie was directed by Richard Linklater (Before Sunrise, Before Sunset, School of Rock). This is a plain adaptation of the novel without any alteration of the original plot. Unfortunately the story included lots of dull conversations among characters (they are drug abusers), which made audiences wanna sleep... It was tolerable in the form of texts but quite annoying while being faithfully transformed into scenes. However, the visual effect was indeed remarkable!

Friday, January 26, 2007

Monday, January 01, 2007

Spin (by Robert Charles Wilson)



A story about the menbrane-enclosed-Earth and the Spin-haunted-people... The protangonist, Tyler Dupree was the friend of Jason(became a scientist after he grew up) and Diane Lawton(became a zealous religionist). The story started from when they were teenagers and the naissance of Spin, which shielded the Earth with an filtering manbrane. Not only shielded the space, but also the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