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05

今年可能有讀的小說

我有買且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書店看的大概就省略

State of Fear
螞蟻三部曲: 螞蟻, 螞蟻時代, 螞蟻革命 (推薦第一,二集)
The Dispossessed
魔術師
波上的魔術師
全部成為F
教父
殺人十角館(館系列看這本就夠了)
殺人時計館
殺人迷路館
超能殺人基因
慈悲的滋味
達文西密碼
危險心靈(重讀)
Difference Engine (正在看)
網路凶鄰
功夫
1964中山北路拼貼(重讀)
很餓
很痛
Anubis Gates

還真少... 有時候真的覺得中文的沒有什麼新創作值得收藏, 然後看原文的又很慢.
唉, 我的閱讀能力越來越退步了. 還請大家多推薦我些小說.

今年看的電影紀錄表(漏網之魚是一定有的)

僅列出有去電影院看的

一月(7)
奪魂鋸(最佳創意)
鬼訊號
歌劇魅影
鬼娃也有種
波特萊爾的冒險
偷情
幻影殺手

二月(6)
親家路窄
神鬼玩家
康斯坦丁:驅魔神探
未婚妻漫長的等待
全民情聖
捉迷藏

三月(3)
限制級保母
蒸氣男孩
殲滅13區

四月(4)
剎靈(七夜怪談西洋篇二Ring2)
巴黎初體驗
戰慄時空
限制級戰警2

五月(6)
恐怖蠟像館
王者天下
36總局
星際大戰第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2
預言
萬惡城市(Sin City, 好看!!)

六月(7)
史密斯任務
異形鬼屋(超級大爛片)
蝙蝠俠:開戰時刻*2
陰宅
鬥犬
頭文字D
世界大戰

七月(6)
驚奇四超人
馬達加斯加
星際大奇航
絕地再生
機戰未來
七劍

八月(8)
巧克力冒險工廠
紅孩兒(國片真的沒救了嗎...)
毒鑰(有創意!)
拳霸2
婚禮終結者
神仙家庭
電車男
赤眼玄機

九月(10)
神鬼剋星
飆風天王
感染
活屍禁區
衝擊效應(今年最佳)
異底洞
宅變(國片真的沒救了...)
玩命快遞2
地獄新娘
忍(Shinobi: Heart Under Blade, 剛開學時我還把甲賀忍法帖動畫看完了)

十月(5)
神話
空中危機
軍火之王
蒙面俠蘇洛2
殘骸密碼

十一月(8)
四眼天雞
毀滅戰士
NANA
驅魔
色計
哈利波特2
40處男
選擇(今年佳片之一, 李英愛演技驚人)

十二月(8)
迷走星球
出竅情人
最後一次心動
深入絕地(有噁心到)
金剛
婆家就是你家(今年最差劇本)
無極
如果愛

平均每個月進電影院6次, 預算1200圓

Life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夜遊台北

前幾天到光點看電影, 德國片"最後一次心動"(Off Beat). 片中除了嗑藥的男配角有印象(演過再見列寧)之外, 其他的都是沒見過的新面孔. 雖然我不會德語, 但像是 Scheiße 這些日常粗話倒是很耳熟, 看了兩三部德語片之後這種粗話也就琅琅上口了.... 片子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描寫男主角的日常生活, 他和同事之間的互動, 以及他的詭異夢境. 這部作品的鋪陳對我來說有點太長了, 我對藝術片沒有什麼特別意見, 但這部片的敘述方式少了點起伏, 感覺太 monotone. 最棒的大概是結局--最後一個畫面:男主角滿頭是血, 大雨不斷地打在他身上, 血如同從耶穌基督的荊棘王冠上流下...然後最後的心跳, period. 我想這大概是我今年看到第二震撼的電影畫面. (第一是衝擊效應裡爸爸抱著小女孩大叫的畫面)

看完之後因為沒車(半夜一點)我只好走回台大... 一個人在冷冷的夜中行走, 看著夜晚的空盪街頭, 有種來到異世界的感覺. 新光三越頂樓仍打著高強度的探照燈, 映在低空雲上, 猶如夜晚遊蕩的鬼魅. 台北車站外面仍舊排了幾十輛的計程車... 這大概是我永遠沒辦法踏進去的世界, 再這個時刻, 有多少人仍在為生活煩惱, 而我卻悠閒地漫步在城市中.

走到館前路附近, 想起以前在這邊補習的日子. 很久沒回來了, 也很慶幸不用再回到這個地方. 但是我仍舊懷念跟高中同學一起到邱媽媽, 金客多, 還有那條髒亂街裡狼吞虎嚥填飽肚子的時光. 一次就夠了, 我想這種經驗一生一次已經太多了. 越過總統府, 來到北一女... 重慶南路上的點點滴滴太過感傷, 我想我才是真正有資格寫傷心北一女的人吧? (傷心三部曲)

南海路, 牯嶺街, 這段路已經走過不少次, 但在半夜....感覺是非常不同的. 原本預計在這附近的便利商店休息一下再繼續走, 但是越走越有力氣所以就不想停下來了. 接下來沿著羅斯福路往台大前進, 古亭, 台電大樓, 然後終於來到大學口. 沒想到兩點了這邊還有兩個路邊攤還在營業, 於是我點了一盤臭豆腐, 和計程車司機們小聊了一下(其實非常言不及義...orz). 稍微讓腿休息一下後才到二活去牽車.

總共走了一個小時四十分. 有點慢.

但是很痛快. 真的, 很痛快!!

Saturday, December 10, 2005

建中校慶

昨天乾妹問我會不會去...我才知道這回事.

今天到K書中心, 在建中附近, 中午就順便去看看. 人還是一樣多, 很多可愛的高中小妹妹們來捧場, 不過我已經脫離那種世界了... 原本想找林伯, 但是我想他應該也很忙吧, 以後有時間再回去跟他聊 (反正我還滿常到那附近). 碰到了沈容伊組長(竟然邊走邊吃東西...), 還有一些隔壁班的. 326ers 不知道有哪些人有回去? 沒遇到....

原本要答應幫乾妹買徽章的, 結果竟然賣完了....還真搶手啊, 不過我不知道有什麼收藏價值就是了(還大排長龍). 恩...走到這種人群眾多的地方, 不時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我想就好像你為自己選擇走進另一個世界的時候, 別人對你當然就會視而不見吧.

這時我想起了 Neil Gaiman 的 Neverwhere 最後一段: Richard Mayhew 回到了倫敦地面, 但卻發現這並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痛恨自己為什麼會想離開那充滿著刺激的地底世界... 那個黑暗, 但卻帶有魔力的地方. 他知道一旦再進入之後, 地面上的人再也不會認出他, 但當 marquis de Carabas 出現的時候, 他決定再度回到那超越現實的世界裡.

最近

這段日子常和別人聊起學校生活這方面的問題, 我想大概是距離研究所越來越近了吧... 到底是要出國還是留在台灣? 連我自己都還沒決定. 每次提到要延畢, 家裡就會覺得我很浪費時間. 老媽也一直問能不能只拿一個學位就好.... 但是都已經修了那麼多課了才說要放棄, 真的很難. 要學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如果要在短時間內硬塞我會受不了.

前幾天巧遇升大二暑假在中研院認識的智豪學長(數學雙主修機械), 原來他已經大五了. 跟他在計中從五點聊到七點, 感觸良多... 或許在台灣當研究生真的是浪費時間... 所以他還是建議我趕快出國, 至少他認為我比較適合國外研究環境. 尤其從學長那邊聽了那麼多關於舒署淑的故事後, 深深感到在台灣不論做什麼都綁手綁腳....也難怪舒署淑三不五時就要飛到美國.

目前的計畫, 延畢是勢在必行, 然後當兵出國吧... 過了兵役這個階段或許又會有不同的看法. 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