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05

今年可能有讀的小說

我有買且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書店看的大概就省略

State of Fear
螞蟻三部曲: 螞蟻, 螞蟻時代, 螞蟻革命 (推薦第一,二集)
The Dispossessed
魔術師
波上的魔術師
全部成為F
教父
殺人十角館(館系列看這本就夠了)
殺人時計館
殺人迷路館
超能殺人基因
慈悲的滋味
達文西密碼
危險心靈(重讀)
Difference Engine (正在看)
網路凶鄰
功夫
1964中山北路拼貼(重讀)
很餓
很痛
Anubis Gates

還真少... 有時候真的覺得中文的沒有什麼新創作值得收藏, 然後看原文的又很慢.
唉, 我的閱讀能力越來越退步了. 還請大家多推薦我些小說.

今年看的電影紀錄表(漏網之魚是一定有的)

僅列出有去電影院看的

一月(7)
奪魂鋸(最佳創意)
鬼訊號
歌劇魅影
鬼娃也有種
波特萊爾的冒險
偷情
幻影殺手

二月(6)
親家路窄
神鬼玩家
康斯坦丁:驅魔神探
未婚妻漫長的等待
全民情聖
捉迷藏

三月(3)
限制級保母
蒸氣男孩
殲滅13區

四月(4)
剎靈(七夜怪談西洋篇二Ring2)
巴黎初體驗
戰慄時空
限制級戰警2

五月(6)
恐怖蠟像館
王者天下
36總局
星際大戰第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2
預言
萬惡城市(Sin City, 好看!!)

六月(7)
史密斯任務
異形鬼屋(超級大爛片)
蝙蝠俠:開戰時刻*2
陰宅
鬥犬
頭文字D
世界大戰

七月(6)
驚奇四超人
馬達加斯加
星際大奇航
絕地再生
機戰未來
七劍

八月(8)
巧克力冒險工廠
紅孩兒(國片真的沒救了嗎...)
毒鑰(有創意!)
拳霸2
婚禮終結者
神仙家庭
電車男
赤眼玄機

九月(10)
神鬼剋星
飆風天王
感染
活屍禁區
衝擊效應(今年最佳)
異底洞
宅變(國片真的沒救了...)
玩命快遞2
地獄新娘
忍(Shinobi: Heart Under Blade, 剛開學時我還把甲賀忍法帖動畫看完了)

十月(5)
神話
空中危機
軍火之王
蒙面俠蘇洛2
殘骸密碼

十一月(8)
四眼天雞
毀滅戰士
NANA
驅魔
色計
哈利波特2
40處男
選擇(今年佳片之一, 李英愛演技驚人)

十二月(8)
迷走星球
出竅情人
最後一次心動
深入絕地(有噁心到)
金剛
婆家就是你家(今年最差劇本)
無極
如果愛

平均每個月進電影院6次, 預算1200圓

Life



Friday, December 30, 2005

夜遊台北

前幾天到光點看電影, 德國片"最後一次心動"(Off Beat). 片中除了嗑藥的男配角有印象(演過再見列寧)之外, 其他的都是沒見過的新面孔. 雖然我不會德語, 但像是 Scheiße 這些日常粗話倒是很耳熟, 看了兩三部德語片之後這種粗話也就琅琅上口了.... 片子花了很長的時間在描寫男主角的日常生活, 他和同事之間的互動, 以及他的詭異夢境. 這部作品的鋪陳對我來說有點太長了, 我對藝術片沒有什麼特別意見, 但這部片的敘述方式少了點起伏, 感覺太 monotone. 最棒的大概是結局--最後一個畫面:男主角滿頭是血, 大雨不斷地打在他身上, 血如同從耶穌基督的荊棘王冠上流下...然後最後的心跳, period. 我想這大概是我今年看到第二震撼的電影畫面. (第一是衝擊效應裡爸爸抱著小女孩大叫的畫面)

看完之後因為沒車(半夜一點)我只好走回台大... 一個人在冷冷的夜中行走, 看著夜晚的空盪街頭, 有種來到異世界的感覺. 新光三越頂樓仍打著高強度的探照燈, 映在低空雲上, 猶如夜晚遊蕩的鬼魅. 台北車站外面仍舊排了幾十輛的計程車... 這大概是我永遠沒辦法踏進去的世界, 再這個時刻, 有多少人仍在為生活煩惱, 而我卻悠閒地漫步在城市中.

走到館前路附近, 想起以前在這邊補習的日子. 很久沒回來了, 也很慶幸不用再回到這個地方. 但是我仍舊懷念跟高中同學一起到邱媽媽, 金客多, 還有那條髒亂街裡狼吞虎嚥填飽肚子的時光. 一次就夠了, 我想這種經驗一生一次已經太多了. 越過總統府, 來到北一女... 重慶南路上的點點滴滴太過感傷, 我想我才是真正有資格寫傷心北一女的人吧? (傷心三部曲)

南海路, 牯嶺街, 這段路已經走過不少次, 但在半夜....感覺是非常不同的. 原本預計在這附近的便利商店休息一下再繼續走, 但是越走越有力氣所以就不想停下來了. 接下來沿著羅斯福路往台大前進, 古亭, 台電大樓, 然後終於來到大學口. 沒想到兩點了這邊還有兩個路邊攤還在營業, 於是我點了一盤臭豆腐, 和計程車司機們小聊了一下(其實非常言不及義...orz). 稍微讓腿休息一下後才到二活去牽車.

總共走了一個小時四十分. 有點慢.

但是很痛快. 真的, 很痛快!!

Saturday, December 10, 2005

建中校慶

昨天乾妹問我會不會去...我才知道這回事.

今天到K書中心, 在建中附近, 中午就順便去看看. 人還是一樣多, 很多可愛的高中小妹妹們來捧場, 不過我已經脫離那種世界了... 原本想找林伯, 但是我想他應該也很忙吧, 以後有時間再回去跟他聊 (反正我還滿常到那附近). 碰到了沈容伊組長(竟然邊走邊吃東西...), 還有一些隔壁班的. 326ers 不知道有哪些人有回去? 沒遇到....

原本要答應幫乾妹買徽章的, 結果竟然賣完了....還真搶手啊, 不過我不知道有什麼收藏價值就是了(還大排長龍). 恩...走到這種人群眾多的地方, 不時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我想就好像你為自己選擇走進另一個世界的時候, 別人對你當然就會視而不見吧.

這時我想起了 Neil Gaiman 的 Neverwhere 最後一段: Richard Mayhew 回到了倫敦地面, 但卻發現這並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痛恨自己為什麼會想離開那充滿著刺激的地底世界... 那個黑暗, 但卻帶有魔力的地方. 他知道一旦再進入之後, 地面上的人再也不會認出他, 但當 marquis de Carabas 出現的時候, 他決定再度回到那超越現實的世界裡.

最近

這段日子常和別人聊起學校生活這方面的問題, 我想大概是距離研究所越來越近了吧... 到底是要出國還是留在台灣? 連我自己都還沒決定. 每次提到要延畢, 家裡就會覺得我很浪費時間. 老媽也一直問能不能只拿一個學位就好.... 但是都已經修了那麼多課了才說要放棄, 真的很難. 要學的東西真的太多了, 如果要在短時間內硬塞我會受不了.

前幾天巧遇升大二暑假在中研院認識的智豪學長(數學雙主修機械), 原來他已經大五了. 跟他在計中從五點聊到七點, 感觸良多... 或許在台灣當研究生真的是浪費時間... 所以他還是建議我趕快出國, 至少他認為我比較適合國外研究環境. 尤其從學長那邊聽了那麼多關於舒署淑的故事後, 深深感到在台灣不論做什麼都綁手綁腳....也難怪舒署淑三不五時就要飛到美國.

目前的計畫, 延畢是勢在必行, 然後當兵出國吧... 過了兵役這個階段或許又會有不同的看法. 誰知道呢?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What is eduaction, anyway ?

一旦你開始想,就會有越來越多的疑惑。為什麼我們要受教育?為什麼我們要讀「別人」給我們的知識?如果先拋開這些「為什麼」的問題不談,那我還想問個問題:是誰決定了我們受教育的時間?這裡並不是要 argue 受教育的早晚,而是學習知識的時間長短。小學六年,國中三年,義務教育 done。這是個非常嚴峻的制度,你必須去follow整個步驟,一旦走錯一步就會造成連鎖反應。對於那些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完成任務的,只有淘汰一途。或是,走入一般人所說的歧途。

教育的遊戲規則很弔詭,祂只允許人遙遙領先,提早抵達終點(這種人被視為天才,可能在16歲就發表了粒子物理的論文),但卻不允許人慢慢地跑完全程(如果有所謂的全程的話)。時間一到,碰,遊戲結束,出局!如果這個規則變了,會怎樣呢?如果一個人可以依照自己的意願改變學習(受教育)的時間,不是很好嗎?如果可以先就業再受教育呢?

活在這個制度下這麼多年,大家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Sunday, November 20, 2005

night

夜深了,我仍舊沒有睡著。就像之前的幾個學期一樣,期待著期中考的結束,然後呢?在這樣反覆的週期模式下生活,真的是唯一的選擇嗎?當然不,只是我選擇了這條路。

昨天才剛看完既晴的新書「超能殺人基因」。雖然書名取得聳動,但我一看就知道,這大概又是既晴的把戲了。他可是本格派的推理作家呢。最後的兇手非常出乎意料之外,整個故事架構雖然簡單但卻比上一本「網路凶鄰」精采許多。

然後今天又買了「波上的魔術師」,這禮拜把他看完吧。

Saturday, November 19, 2005

疑惑

昨天打電話給中央大學的伊林教授, 主要是因為前幾天發信詢問他關於實驗室的問題, 他叫我直接打電話跟他談. 晚上六點, 我剛從電影院轉移陣地準備要唸書, 但心想, 還是早點解決這個問題比較好. 沒想到打過去之後, 更多疑問又冒出來了.

伊教授一接電話後我就先表明身分, 告知我對於該實驗室的興趣, 和我本身的了解. 講了一番之後他問我 "你是不是從以前就一直在弄這個(study nonlinear science)?你的生活只有一直唸書嗎? 還是你有在搞什麼東西?" 說實在,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渾身不自在, 學生不就是"該好好唸書"嗎? 但是我知道, 教授這樣問是為了了解我的生活模式, 但那種被"盤問"的感覺令我詭異. 我先是說了我的一般休閒, 還有曾經加入嘻哈研究社(這邊我跟他講了一些曾幹過的事, 但我可以確定這對我人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充其量拓展了我的視野罷了.), 我原本想講大一溜冰社的事, 但是作罷. 倒不如跟他說我是PTT科幻板板主還比較有趣(當然我覺得沒必要).

之後他又問我從以前到現在除了唸書有沒有作過其他重要的事情? 若是說競賽得獎的話, 我可能比其他人少很多; 但是要問學術外的事情, 我還搞了不少. 太多了, 我反而不知道該講些什麼... 於是只講了以前拉小提琴的事. 之後他又問我一些關於我人格特質的問題, 嗯, 至少我都能夠有明確的答案. 他還問了我高中有沒有補習之類的, 天啊,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當然, 據實以報.

之間也聊了不少關於台大物理的事情, 有點私人所以不提了. 伊教授的風格我大致上可以了解了, 其實從他實驗室網頁上的問題和他的問題方式, 我已經有了譜. 但是為什麼這樣問問題還是令我困惑, 是怕學生進去後不能適應? 抑或是有特殊的實驗室傳統(至少他說他的實驗室是不作overnight 的, 喔, 這點我不予置評, 因為我本來就不會熬夜搞東西)? 或是...?

有些想法是我後來才生出來的(大概掛電話後兩三分鐘). 是否這個世界總有著多重標準? 要學生會唸書也要會玩; 希望將來有成就又要有輕狂的少年時期(ok, fine, 我承認這兩者並非只能擇一, 但人有權利選擇他要走哪條路); 要遵循這個制度又要突破傳統(這就是所謂的創意?)... 我們對事情下太多定義, 反而失焦了. 成功人士演講總提到自己年少多麼不一樣, 卻不肯承認自己就是書呆子, 對於以往的努力總是輕描淡寫, 好像就是這麼理所當然... 這就是我為什麼對一些傳記興趣缺缺(當然, 我心目中好的科學家傳記還是有個 list). 定義, 讓事情變得死板. 從前人們認為學習過程死板, 於是現在定義"不死板"來重新改造, 到底能有多少成效?

以前我總會覺得一些瘋狂的在自己的領域鑽研的人, 非常狹隘. 但後來我想想, 自己快樂不就好了嗎? 是否我們都訂了太多標準來衡量事情? 一心想要當個全能的人, 終究會如同巴別塔毀於一旦. 其實講了這麼多, 我只是不知道, 為什麼伊教授會想要知道這麼多關於私人生活的事情. 或許他急於想了解一個人的特質, 但我覺得這種溝通應該發生在一個微風輕拂的黃昏, 伴隨著淡淡的咖啡香, 用細細品嚐的方式, 將生命浪費在如此美好的事情上.

Sunday, November 06, 2005

實驗室裡的對話

「聽說你去了一個有趣的地方觀光,說來聽聽。」阿嘉,我實驗室的同事,好奇地問。靈性研究院中就屬她最可愛了。

「喔,是個幾光年外的小星球,上面有一些初等的非平衡態自我組織結構物。」其實這趟行程不算是真正的旅遊,我拿了靈性研究院的補助去作星野調查。相信我,實驗室待久了你就會感到麻木,想要到外面去看看。作為一個好的靈性學者,必須在冥想和親身體驗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否則只會淪於虛靈。

「初級靈性結構?你有沒有採樣回來?」

「沒有採集的必要性。那些結構物根本不具什麼靈性。喔,對了,但他們卻擁有基本的複製能力,還有一些簡單的行為模式,如:準週期行為,極少數具有諧振行為、同步化行為等;比較意外的是,根據靈96探測儀的數據分析,再更早些時候,那星球似乎仍有點靈的殘留。」

「嗯,那些極少數的諧振行為和同步化行為是怎樣呢?以你的個性,應該有進行全盤的研究吧?」阿嘉眨了下她那大眼睛,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我雖然在那環境惡劣的星球上獨自待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仍舊無法將那些結構物的行為模式理解得很透徹。我想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用譬喻的方式來講。

「其實那些結構物的

「別再那邊結構物來結構物去的,你乾脆用它們來稱呼還比較平易近人。」

「好吧『它們』的行為雖然有點複雜,但是應該不完全是隨機的變化。也就是說,那些看似混沌無序的行為其實有規則可循。根據我當時的觀察,有種比較靈的結構物,它們同時形成三大行為模式,當然,如果更細分還有許多不同的微觀模式。這就像是我們具有不同的宗教,宗教中又有不同的教派一樣!」

「喔?有分類聚集的能力?」

「沒錯,而且這些分類的行為模式應該是時間和空間的函數。其中一大行為模式具有非常明顯的週期同步化現象,每隔一段極短的時間就會朝向某個方向偏轉;另一行為模式的週期性和同步性比較沒有那麼強,但還是有明顯的規律出現,運動的週期間隔比前一個行為模式長些;最後一種則沒有明顯的週期,但演化出現的時間最早。」

「你連模式演化出來的時間都作了分析啊!真是太認真囉!有沒有更特別的行為模式呢?這些基本結構現象好像有點無聊。」

「嗯讓我想想。有了,我還觀察到一種新的行為模式正在快速增長。並不是說具有前面幾種行為模式的結構物會變成這種模式,而是它們可能同時具有這種新行為模式和前三大的其中一種。當然,也有不少的結構物僅具有這種行為模式,而且比例還在增加當中!」

「這麼重要的觀察你竟然忘記告訴我,真是」阿嘉嘟著嘴,裝作生氣的樣子。我就是喜歡她這種逗趣的表情。

這類新行為模式的結構物,似乎擁有更高程度的宗教性。如果說剛剛前面幾種模式的週期運動是定期的膜拜儀式,這類新行為的膜拜頻率高出前者太多;而且這類行為模式的同步化程度在某種觀點來看,極為驚人,但是其集體產生的資訊亂度又趨向極大,真是令人費解。」

「果然是沒有靈性的結構物,還是不要稱之為它們好了。對了,等一下你要去哪裡進食?我們一道去吧。我先把手邊的工作做完,到時候你再跟我說一些關於那星球上的事情,好嗎?」

我望著阿嘉那水汪汪的六雙大眼,和她那光滑的青翠皮膚,心想,誰能抵抗眼前這美女的邀請?事實上,我早就把那顆藍色的虛靈星球拋諸腦後了。

Sunday, October 30, 2005

Jarhead

電影預告:
http://www.apple.com/trailers/universal/jarhead/

光是看預告片就已經夠享受了,配上Kanye West 的 Jesus Walk 更是一絕。
希望到時候台灣能夠同步上映。(有 Jake Gyllenhaal 啊!!)

Saturday, October 29, 2005

思索

其實用思索作標題似乎有點太正式, 其實就只是胡亂想些東西罷了.

今天到二活待了一整天, 在社辦跟幾個熱力學的題目溫存, 一直達不到高潮, 有點失望. 再一個多禮拜就要期中考了, 很多課程內容還沒進入狀況, 看來大三真的不會好過.... 中午過後, 社辦801竟來了一群咖啡社的人來煮咖啡, 吵得我無法專心, 躲到九樓的角落去耍自閉. 週末到社辦讀書有弊有利, 雖然有時會有不速之客(人, 螞蟻, 鼠), 但社櫃藏書和大桌子很適合我. 這種接近與世隔絕的感覺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不過今天不很愉快就是了....

剛剛又在想, 社課要講的同步化現象要講到什麼程度? 這門研究可以說是充滿著驚奇(喔, 如果你入門時看的是 Strogatz 的書的話), 討論範圍從螢火蟲的閃爍, 女性月經週期到Landau damping, 無奇不有! 整個宇宙的運作其實就是一種最和諧的同步化. 星體的運行, 人類的生理時鐘亦如是. 我自己比較有興趣的則是在 Kuramoto model, 雖然很多地方已經被研究得很透徹了, 但是未知領域仍舊深深地吸引我.... 社課大概點到為止吧. 最近和葉董討論關於細菌演化的模型(其實大專生建模大賽有出過類似題目), 想把同步化的理論用來解釋古菌和細菌演化分歧的原因. 日前寄信給 Strogatz 大師, 據他所知還沒有人作過這方面的研究, 或許真的有發展的空間吧?

這幾天在社辦唸書也常和一玄聊起關於大學的一些想法(節錄): 如果一個禮拜要修個四五門主科,再加上其他課程(這裡指的是所謂的通識課),一個學生每天能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有多少?想要把每門課程都仔細地咀嚼過就更困難了。這裡所謂的咀嚼,是指能把專業科目融會貫通,並且和其他相關的科目聯想在一起。學校把大量零碎的專業知識塞給學生,冀望學生能夠把課程內容自我組織起來,簡直是天方夜譚。另, 學了太多沒用的知識也是個大問題。所學的知識如同磚塊,若不知如何蓋成房子(蓋成爛房子至少還有得住),等於是一堆廢物。很多學生把大學階段當成學習的必經之路,忽略了其中許多應該自己去發掘的想法,如此一來,與中學教育何異? 或許這些事情也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不過我已經盡量去避免了. 恩, hope so.

有點晚了, 下次再繼續談...(請原諒我拼貼式的敘述)

Thursday, October 27, 2005

My Palylist

之前其實放了一些流行音樂, 但後來覺得還是放點輕柔的音樂比較好,
這樣應該比較符合這個網頁的特質吧(謎~~)

播放清單:
(1) [Redmoon] 很美的鋼琴獨奏, 舊網頁 Anubis Gate 的背景音樂
(2) [Blade Runner Blues] 銀翼殺手藍調, 出自配樂大師 Vangelis 之手, 電影銀翼殺手原聲帶
(3) [呼吸] 蔡健雅的歌, 某天晚上睡覺前在 FM98.9 聽到的. 很美的女聲(生).
(4) [牡丹江] 出自南拳媽媽二號餐, 有失意, 有詩意 (偷偷說...我最喜歡那個"嗚~~")
(5) [Follow Me] 伊藤君子演唱, Ghost In the Shell 2 主題曲.
(6) [Contact] 出自電影接觸未來(Contact, 改編自 Carl Sagan 的小說)原聲帶, 組曲
(7) [A Kaleidoscope of Mathematics] 出自美麗境界原聲帶, James Horner譜

宵夜一下















前天晚上和 一玄, 葉董一起去小吃攤.
記得以前大一好像還滿常和高中同學這樣去聊天...
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Tuesday, October 25, 2005

Google Earth














看了別人極高的評價之後, 我也去下載來玩玩看...
我只能說這真是太神奇了!! 雖然是三四年前的地圖, 但清晰度真是太高了
連我家都可以看得到(還有我家附近的小池塘)

附上昨天去騎車的一小塊區域, 看到我說的那段下坡路了吧!
很長的一段呢!

整合式個人網頁

http://homepage.ntu.edu.tw/~b92507008/

這是把我以前的網頁和現在的一些cyberspce作連結.
包含了現在這個 blog, 個人資料, 相簿, 以及之前寫的一些東西.

沒事可以晃晃, 聽聽音樂也可以

Sunday, October 23, 2005

放逐之二


先貢獻今日路線圖,照片晚點放上來。原來政大附中這麼高...。

生活

只能在作業堆中殘存的空間裡面思考了

Tuesday, October 18, 2005

動物們


小蛇(我不知道品種...) 自來水博物館附近人行道


松鼠吃果實 台大工綜前

放逐






















每個禮拜一早上是我的 totally free time.
前幾個禮拜都是去游泳, 刻意把課排開的原因就是要讓自己放鬆...

昨天心血來潮, 想說趁著天氣涼爽騎河濱到社子看看, 於是就這麼從台大出發了
(真的是很隨性, 連水都忘了裝...哈)

藍天白雲, 這才是我嚮往的自由
不在校園裡面穿梭, 自行車才有了她的生命
只有當一群燕子優雅地滑過你的頭頂, 在河面上旋出一片完美的曲面,
你才能體會到這個城市的可愛, 和自己存在的意義

我花了一小時騎到社子島的頂端(楚曄比較 prefer 稱延平北路七段)
這裡雖然是延平北路的延伸, 卻絲毫嗅不到城市的氣息
隔著新店溪, 對面是二重疏洪道; 另一面則是關渡大橋和關渡宮...
再轉個向, 觀音山就近在眼前

何不給自己一個空檔, 去河濱晃晃?
(要去, 找我吧!)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05

社辦整理



昨天去了之前都沒用的社辦. 自從興盛時期(我還沒進台大前)之後這個地方算是荒廢已久... 舊電腦報廢, 灰塵滿佈, 連社團專用的櫃子都打不開(鑰匙早已失傳). 想想該是重新整理的時候了, 於是把物品重新整理了一下, 桌面清出空間來.

今天帶了抹布, 把社辦四周擦了好幾次. 再把地面掃乾淨, 拖地, 看起來煥然一新(大概只有我能夠想像原本的髒亂程度). 接著一玄也來了, 找了鐵絲試圖開櫃子, 結果我們搞一搞竟然開了!! 裡面有從前的珍貴資料(當然是我入社之前的事情), 都是我之前從未接觸的事務.... 翻開那些紀錄的那瞬間, 我有種"挖到寶"的感動!!

希望社辦能成為社團的新據點!!

Friday, September 23, 2005

社團迎新


感覺還不錯, 只是女巫店真的很吵, 講話都要用喊的... 希望之後社課一切順利!!

Tuesday, September 20, 2005

今日選課


把應電實驗退掉了, 到大四再一起解決吧
伍次寅的混沌力學導論第一堂課聽起來還不錯, 投影片也做得很棒.
更重要的是, 推薦了很多書 (雖然大部分我都有了), 很用心的教授

先去睡了, 晚安

Friday, September 16, 2005

社團聯展

攤位擺設 (竟然忘記帶桌布來舖)
AD 在弄電腦軟體展示, 學姊在後面看書

葉大律師的叮嚀
AD 在講解給資工三的同學聽

Thursday, September 15, 2005

社團聯展前一天


明天就要社團聯展了, 這決定了我們社團之後的命運

如果有興趣的人多, 或許我可以找到接班人; 沒有的話, 那我可能就要當社長到大四了()…

這次印了兩張精美海報, 也做了傳單, 希望能夠多拉點新生吧

學術性社團一直是弱勢團體, 不過一定得辦下去!!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05

Nonlinear Science and Science Fiction

Nonlinear Science and Science Fiction
          --- A look at the “chaotic” messages hidden in Jurassic Park

By NTUNL Anubis Pai 2004/9/28
                                                                                
   In 1990, science-fiction writer Michael Crichton wrote a fascinating novel, which was later adapted to a well-known blockbuster, Jurassic Park. Steven Spielberg, an outstanding director, along with his CGI team, decorated the original storyline with amazing computer animations, bringing extinct creatures back to life. The story caught many dinosaur fans' eyes, as well as two types of scientists, genetic engineers and nonlinear scientists.                                                                                

   The original novel was actually elaborately based on Chaos theory (a major subset of nonlinear science), which was also the hottest subject during the time of the movie. A mathematician in the story predicted that a tiny error in Jurassic Park (such as a computer program defect) would lead to mass destruction. This kind of scenario is known as “The Butterfly Effect”, named by Ed N. Lorenz. A nonlinear system has an important characteristic: it is highly sensitive to initial conditions. Hearing this, one might ask, isn't a classical dynamical system supposed to be (such as the variance of weather) deterministic, depending on initial conditions? Well, nonlinear systems are sometimes said to be “unpredictable determinism” because we can't control all the variables that affect the system, and this factor leads to surprising results.
                                                                                
   The systems which scientists often study are “closed systems”. Jurassic Park, as you know, is an isolated island, a perfectly closed dynamical system. It is known that the effects in a closed nonlinear system are more likely to show chaos compared to an open system.
                                                                                
   Five years after Jurassic Park was published, Michael Crichton came up with another idea to continue his never-ending dinosaur adventure. The Lost World (novel) introduced not only a better dinosaur wild ride, but also an overview of a prospering science: Complexity Science. This is a new branch of science born only 20 years ago. Scientists coming from fields including biology, physics, economics, and computer science discovered (realized) that the world is a huge complex system, which behaves “between order and chaos” or, “on the edge of chaos”. Well-known experimental examples of this area areArtificial Life”, “Cellular Automata”, “Life Game”, and “Neural Networks”. Scientists discuss these systems qualitatively, in order to find the trend of evolution (of systems). Though it's a brand new blooming science, remarkable research results are few. Complex systems are too difficult to study in all aspects.

   Just like some artificial experiments, The Lost World first described a self-organized system with its own evolution rules. Then the system showed some obscure phenomena as time went by. It was a miniature of a social structure, an ecological system, and a biological sphere. Though Michael Crichton may not be the most creative SF writer, he is indeed a skillful storyteller with enthusiasm for modern science. And his books really tell us about the frontier of science, including Chaos theory, Complex system, and nonlinear science.

Ring三部曲 (by 鈴木光司) 書評





該怎麼形容這部小說呢?正如你所知,日本片七夜怪談改編自鈴木光司 Ring 三部曲的第一部 Ring (Ringu) (1991年作品)。這本小說從頭到尾敘述的是一個靈異事件。電影版比較像原著的只有第一集,之後忠於原著的「復活之路」不賣座,後來的電影版Ring 2 Ring 0 也都漸漸荒腔走板...

不過如果只看小說,鈴木光司的三部曲編排地相當巧妙,從三個不同的世界去完成同一條故事線.... 光是這點就值得讚賞。第二部曲 Rasen (螺旋,Spiral) 從法醫的角度切入,整個故事扭轉成生物驚悚小說,風格和前作宛然不同,讓讀者在陰曹地府和雙螺旋間徘徊,並適當地將靈異的成分降低,增加推理鬥智的份量....

第三部曲 LOOP,嗯,整個變成了科幻小說 (而且還坳得很妙)。劇情...透露就不好玩了,若有興趣看的人千萬不要看封皮介紹,那會降低讀下去的慾望。整個故事背景設定在近未來,一個癌症蔓延全球的年代,當人們找不到解藥時,有一個人發現了神奇的事件。故事更牽扯到了人工生命(artificial life)的話題,該領域大師 Christopher Langton 的觀點也被納入小說當中,非常精采!!

看完 LOOP 會發現改編的電影根本是個渣啊....!!

另外,鈴木光司還以三部曲中的三位女主角,寫了一本外傳「誕生」,這本補足了三部曲的過去和未來發展,但是好看度不如前三作。

(寫於2004/12/3)

The Dispossessed (by Ursula LeGuin) 書評


兩個世界, 一個天才物理學家

兩個主義, 一個超時空的理論

Anarres Urras 兩顆星球, 前者放眼望去是荒蕪大地, 除了人以外只有蟲和魚, 星球上的人是無政府主義的 Odo 教派信徒 (由偉大的女性思想家 Odo 創立), 過著墾荒, 彼此友愛, 和平相處的生活, 是一個看似 Utopia 的完美社會; 後者則是個像地球般的世界, Urras 上有很多國家: 有資本主義國家 A-Io, 也有類似社會主義的國家 Thu...等。

除了在雙星上生存的人類之外, 還有帶給人類星際間旅行技術的"外星"種族, 甚至還"證明"了人類是他們的 offspring. 人類彼此之間要團結一致和"外星"種族對立? 還是連本身間的隔閡都無法弭平? Urras Anarres 之間是否會因為 Shevek 這個 Anarres 上的天才物理學家打破那道看不見的牆? (外星種族是以恆星所屬來分辨,像是我們太陽系的對Urass Anarres 的人都算是外星種族,叫做 Terran)

Shevek, 時間物理學翹楚, 常常感覺到自己的孤獨。在 Anarres, 他感覺到他無法和其他人融洽相處, 似乎是個 egoist; 但在 Urras, 他被稱作 First Man From Moon, 雖然感覺到 Urras 的美麗, 但此處終究不是他的家... 一個人孤獨地在兩個世界尋找他心中的烏托邦... 各個種族都想要取得他的同時性理論,這個理論將突破訊息在星際間交流的時間隔閡(這跟相對論有關,書中有提到愛因斯坦,不過故意用了不一樣的拼音法),若是掌握了這個理論,就等於控制了制()空權。然而,生在 Anaares Shevek,希望能把這個禮物無私的分享給每個人。

經由 Ursula K. Le Guin 生動的描述, 兩個世界躍然紙面。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衝突, 女性主義的實質性, 人性的光明面和黑暗面...等等, 在本書中都可以看見。雖然個人覺得結局有點收得太過倉促,但不減其在科幻小說中的地位。

本書中文版似乎快出版了,大家請期待。

(不知道愛因斯坦會被翻成什麼?)

(寫於2005/3/6)

State of Fear (by Michael Crichton) 書評



(由於看的是英文版, 若有和中文翻譯有出入之處請見諒)

這本極具爭議性的小說 (看看書評的兩極化) 如同 Crichton 以往的作品, 屬於刺激的page turner (burner), 甚至比之前的任何一部作品都還要簡潔有力, 刪去了很多描述場景的段落, 大幅增加對話的篇幅, 把作者的說教穿插在許多精采的對話當中. 當然,這本書也不是沒有缺點, 說教越到後面越會感覺到繁瑣, 但這不影響故事的發展, 看你個人能不能忍受長篇大論

小說的場景從巴黎開始, 延伸到馬來西亞, 英國倫敦, 冰島, 接下來的重點描寫洛杉磯的環保團體和一位神秘富翁 George Morton 之間的微妙互動. 富翁的代理人 Peter Evans和助理 Sarah 隨著富翁的失蹤被捲入一個遍及全球的陰謀. 在故事進行中, Crichton試圖在不同的情境下給予讀者大量真實的研究數據 (並提供 references), 說明 global warming 單純是一個理論, 而非事實 (theory but not fact). 海平面的觀測也沒有如預期的會上升, 甚至還有下降的情形; 冰島的冰河也沒有逐漸消失, 反而正在成長; 全球正進入小冰河時期..., 與我們一般認為(以為)的情形不同. 那麼, 在我們的錯誤認知下, 誰能夠從中獲得利益呢? 答案很明顯的是環保團體. 雖然 Crichton 可能是 rightwing 份子, 但我儘量不這樣想, 或許他提供給我們的是比較真實的一面: 某些環保團體藉由人們對於環境保護的無知誤解與恐懼, 獲得大量不義之財

書名 State of Fear 則是另一個面向的討論. Crichton 經常在書中引用混沌, 複雜, 非線性動態系統...等等名詞, 這本也不例外, 他指出社會是一種不穩定的系統, 經由恐懼這種動力來推動社會進步, 演變, 進化 (隨他怎麼說). 政府需要人民的內在恐懼來方便統治領導, 媒體需要社會大種的恐懼來快速散播訊息. 以美國人民為例, 冷戰結束前, 人民恐懼的對象是共產主義; 鐵幕崩垮了之後, 人民需要新的恐懼來填補心理的真空, 於是轉向對於世界滅亡的恐懼. 書中特別提到 1989 年是個比較特別的年代, 該年柏林圍牆倒塌, 至此時間點之後, 媒體報紙經常出現 crisis, catastrophe, disaster...等等誇示的詞, 也就是我們目前所見的媒體常用字眼. 這是否意味著製造恐懼, 甚至是無謂的恐懼, 具有一定的必要性呢?

當然, M.C 探討的不只是美國社會, 他也想到了第三世界以及其他工業化國家. 他提醒,沒有親身去體驗, 我們是很難(甚至無法)"想像" 難民的生活的. 當大家一窩蜂的嚮往鄉村生活, 是否能了解鄉村的人民更渴望的是都市化, 現代化? 崇尚自然難道就是環保嗎? 在開發中國家提倡環保有意義嗎? 人民的需求是豐衣足食還是環境清潔? 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以台灣社會來說, 經濟起飛後才開始逐漸有環保的概念產生. 資源回收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使用環保袋的習慣也逐漸培養, 但是一般大眾對於科技帶給環境的影響並不清楚, 因此我們常常在新聞上看到某處要建設焚化爐時, 當地居民會群起抗議, 加上新聞報導的渲染, 形成焚化爐帶來環境災害 (或是垃圾掩埋場帶來嚴重污染) 的負面形象. 但是令我比較好奇的是, 台灣人民對於環境災害的新聞似乎沒有感覺: 土石流造成嚴重傷亡, 山坡地開發依舊氾濫; 政府眼看原住民居住地每年遭颱風襲擊, 而不設法想出解決辦法, 每年同樣的新聞報導, 我們就當作 routine 一樣無關痛癢...

對於真實科學研究的不了解, 在台灣社會也是經常發生的, 通常經由對科學不甚了解的議員 (或其他非專業人士提供資料), 指出哪些產品有什麼瑕疵, 哪些食品很危險,卻沒有經過仔細的科學檢驗; 接著, 召開記者會經由媒體報導, 最後通常受害的都是辛苦的農民或無罪的製造商. 在本書中 Crichton 提出了一個令我訝異的例子: DDT 禁用案. 當時一本有名的著作 (知道的就是知道, 不知道的我也不想提) 使得大家重視 DDT 對於生態系以及人體的影響, 在禁用了 DDT 之後, 我們真的改善了農業品質嗎? 答案是否定的.第一, 農產量下降, 使得飢餓的人更多; 第二, 替代品巴拉松及其他農藥對生態系的破壞更鉅! 在我看來, 台灣社會最著名的案例大概就是核四吧, 建不建是一回事, 了不了解核能電廠運作的安全性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 無謂的抗議以及宣導無核家園 (風力, 地熱發電? 廣告文宣乾脆說核融合好了...不行, 提到核又有人會心生恐懼) 倒不如來個台灣核能研討 conference 來得有意義, 不過... 我想大概媒體不會有興趣吧...

回到小說本身吧 (抱歉扯遠了), 有看過 Timeline 的大概很容易發現這次的人物跟 Timeline 有極大相同性: Dr.Kenner = Andrew Marek (一個萬能強者, 第二男主角); Sarah= Kate (風情萬種的女強人, 第一女主角) ; Peter = Chris (一開始很懦弱最後變成硬漢, 並贏得女主角歡心的第一男主角). 是有點老套沒錯啦, 典型的俊男美女秀, 好人活跳跳, 壞人死光光... 不過讀者愛看, 作者愛寫, 就這樣吧... 還有還有, 這本書最後(小說正文後) 列舉了一大串他個人的觀點, 並以一篇 "Why Politicized Science Is Dangerous" 進一步探討現代科學研究的本質作結, 我覺得很有見地, 有興趣可以翻翻.

(寫於2005/2/7)

American Gods (by Neil Gaiman) 故事大綱



Shadow,成長於單親家庭,每當他問媽媽,「父親」是誰、在哪裡時,媽媽總是不答。三十幾年後,他因為一起不可避免的犯罪啷噹入獄,服刑三年。在獄中,他遇到了Low Key,一個可以談心的好友,一個來自明尼蘇達的騙徒;這個不起眼的腳色在這本書中竟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腳色…。(嗯,到最後我都忘了他的存在)

Shadow出獄時,唯一的念頭是和妻子Laura過著平靜的生活,但當他抵達家鄉時,卻發現Laura已經死於車禍。更令他痛心的是,妻子竟然死在他摯友Robbie的車上,死時口中含著的是Robbie的陽具。

絕望的Shadow決定遠離家鄉。他訂了機票,準備浪跡天涯。對他來說,雖然沒死,卻也不算真正活著(not dead, not alive, either)。在飛機上,他遇到了一個自稱Wednesday的男人,將近五十歲卻充滿著生氣。Wednesday神奇地說出了Shadow的現況,彷彿具有神力;他要Shadow當他的手下、保鑣、司機…。Shadow在不可抗力的情況下接受了這份差事。

Shadow的一生即將改變。

Wednesday帶領Shadow到美國各地去「探訪」一些「老朋友」。在遇到一連串奇幻的事件後,Shadow開始領略到Wednesday和他的朋友或許是人們口中所謂的「神」!例如Wednesday本身是挪威神話中的戰神OdinMr. Ibis是埃及神話中的智慧之神Thoth…等。而神就跟平常人一樣,過著平凡的生活。這些古代神話中的神,隨著移民族群的信仰,來到美國定居。被崇拜,被遺忘…。他們逐逐漸失去從前的力量,逐漸凋零。

取而代之的是代表現代社會的神:Mrs. MediaMr. WoodMr. TownMr. World、網路神、汽車神、飛機神…等,擁有強大的力量和眾多的信徒。Wednesday到處招募人手的原因就是希望來個最後的攤牌,打算在眾神的聖地Lookout Mountain一決死戰。

伴隨著Shadow的,還有他那已死去的妻子Laura。她經常在Shadow遇上困難時出其不意地伸出援手,令人懷疑她是否仍愛著Shadow?這個問題在最後有了答案。

中間有一段時間Shadow被安排易名成Mike Ainsel且住在Lakeside這個小鎮。這部分應該算是劇情的一個支線,在此不多加敘述。主線,隨著Wednesday在談判桌上被爆頭,Queen of Sheba被輾死進入最後的高潮:諸神之戰。

在諸神從各地聚集到Lookout Mountain山腳下的同時,Shadow因為自願把自己奉獻給Odin戰神,而必須被吊在樹上九天。最後,他甚至進入了彌留狀態,並接受了埃及諸神對他靈魂的審判。Shadow在他的夢境中,終於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是Wednesday,戰神Odin的兒子!也終於知道為什麼Wednesday那麼需要戰爭,因為只有戰爭、大屠殺、神的鮮血,才能給予他力量!

這根本不是現代神與古代神的戰爭,而是一個圈套!於是Shadow想到,還有另一個神也會從中得到力量,那就是LokiLow Key),假扮成現代神的領袖Mr. World間接挑起新舊兩族群的戰爭。

Loki會從戰爭的混沌中得到力量;Odin從戰爭的鮮血中得到力量。早從在監獄中LokiOdin就已經串通好了…。最後,Laura殺了Loki,但自己也不幸身亡(雖然她早已是一具屍體);ShadowLookout山頂成功地阻止了諸神自相殘殺,結束這個由自己父親主導的陰謀。

至於Odin有沒有死?這就要讀者自己去想像了。Shadow最後到了冰島首都雷客雅未客,他的「祖籍」所在。他遇到了Odin,嗯,或許是那個Wednesday,或許不是…。

他只知道他會繼續往前走…。

(寫於2004/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