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9, 2013

老千騙局 (Liar's Poker by Michael Lewis)




相較於 Michael Lewis 筆下被改編成電影的作品,例如 The Blind Side 【攻其不備】和 Money Ball 【魔球】,我還是比較喜歡他描寫華爾街的半自傳出道作 Liar's Poker 【老千騙局】,和近期的 The Big Short 【大賣空】。尤其是 Liar's Poker,雖然有種醒世的味道,但反而讓很多年輕人更嚮往華爾街那種爾虞我詐的刺激生活,前仆後繼地投入相關產業。Michael Lewis 以自己在 80 年代於所羅門兄弟投資公司的見聞,寫下美國抵押債券 (mortgage bond) 的市場沉浮錄,也間接了點出人性的貪婪與險惡。但似乎逞凶好鬥本來就是 (男) 人的本性,這樣血淋淋地記載反而激起了年輕一代的好奇心...。

雖然這本書的章節前引言並不多,但每句幾乎都是一針見血。這幾天咀嚼了幾次之後,發現套到自己的經驗裡,還真是巧合到不行,例如下面兩個:

『能夠發揮獸性,就能擺脫做人的痛苦。』(Samuel Johnson)
He who makes a beast of himself gets rid of the pain of being a man.


一般人大多憑表面判斷事物,而非根據體驗,因為大家都看得到,只有少數人有機會體驗。每個人都以表面評斷你,很少人真正了解你,真正了解你的少數人,也不敢公然與眾為敵』(君主論,馬基維利)
Every one sees what you appear to be, few really know what you are, and those few dare not oppose themselves to the opinion of the many, who have the majesty of the state to defend them. (The Prince, Nicolo Machiavelli) 

當然,書的最後,是 Lewis 離開了所羅門兄弟;但他在尾聲中提到的這段話,想必能讓人感到共鳴:『我學到人會因為組織而腐化,但我還是願意加入組織,甚至某種程度上也願意跟著他們稍稍腐化。我不知道能從這些經驗獲得什麼實質啟示,總之,我似乎沒學到多少實用的價值觀。

我想,我們不能一直為自己的惡行找藉口,但至少要知道該在什麼時候停止傷害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