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4, 2012

那個存在於另一個平行宇宙的希特勒

我對網路上流傳的東西一向抱持懷疑的態度。比方說前些日子常在臉書上看到『孫運璿送給兒子的備忘錄』,其實是抄襲自香港 DJ 梁繼章的一段話,再冠上孫運璿的名字,接下來的瘋狂轉錄就不用多提了 (到現在可能還是有一堆網友相信那真的是孫老給兒子的備忘錄)。

這種造假的名言錦句在臉書上大行其道,乃至於到最後有人看不下去,做了一張諷刺的圖:


接著華文圈也有人響應 (原創為臉書上的 Kris Chu):


我始終不懂創作這些名言錦句圖片的人的用意何在,大概只是好玩吧 (上面兩幅除外)。事實上,這些「訊息」好比新一類的網路病毒 (meme, viral message... whatever) ,把不帶有任何意義的遺傳因子快速地複製、變形、感染。一般來講這些病毒 (垃圾) 訊息對人體並無太大害處,但是下面這隻病毒實在太特別了,我決定特別拿出來討論一下。

我把它叫做『中文平行宇宙希特勒病毒』(Chinese Parallel Universe Hitler Virus, CPU-HV)

它的 DNA 長怎樣呢?讓我寫出來:

「不需要讓青少年有判斷力和批判力。只要給他們汽車、摩托車、美麗的明星、刺激的音樂、流行的服飾,以及對同伴的競爭意識就行了。剝奪青少年的思考力,根植他們服從指導者命令的服從心才是上策。讓他們對批判國家、社會和指導者保持著一種動物般原始的憎惡。讓他們深信那是少數派和異端者的罪惡。讓他們都有同樣的想法。讓他們認為想法和大家不同的人就是國家的敵人……」-阿道夫·希特勒

似曾相識嗎?那你可能也中毒了。

我花了幾天空閒的時間在網路上搜尋英文和德文的相關字句,但一無所獲,幾乎沒有資料能夠佐證希特勒曾經說過這句話。這段文字也被放到中文的 wikiquote 裡面,但沒有註明來源,下面引用討論區塊裡的記錄 (至少還有一個地方有人是清醒的!)


這句話在英文和德文wikiquote都找不到類似的表述,僅在日文的wikiquote中找到相似描述,亦未給出來源。真實性值得商榷。DouO 22:02 2011年9月30日 (UTC)
DouO所說,因為來源不明,將這句話刪除了。96.50.76.20 2012年7月25日 (三) 03:55 (UTC)
這個頁面沒有註明任何來源,而且有極大的誤導性(作者有明顯的醜化希特勒的意圖),應當將整個頁面刪除。
如果要在這個頁面上加任何的內容,一定要寫出來源,最好從英文的Wikiquote頁面直接翻譯,而且不能有偏向性地刻意只翻譯一部份放到這裡來。96.50.76.20 2012年7月29日 (日) 22:51 (UTC)

其實看到這邊,大概就可以確定這是某個中文世界的人在 2011 年前後創造出來的 fake quote了。可怕的是,這個 quote 感染到 PTT,就這樣被無止境的轉載、引用... 例如這篇,對照原作者所想表達的,真是格外諷刺。沒有判斷、查證的能力,人的腦袋真的是很容易中毒啊!看到這段病毒在華文網路圈大肆感染,那個來自平行世界、躲在暗處、說著中文的希特勒,應該樂得不可開支吧!

A Canticle for Leibowitz (by Walter M. Miller, Jr.)


這幾年下來有幾本科幻作品對我來講可以算是 mind-opener,例如 2006 年讀 Charles Stross 的 Accelerando、2007 年讀 Dan Simmons 的 Hyperion,都讓我對科幻作品有新的感受;但是這本 Walter M. Miller 的 A Canticle for Leibowitz 卻給我完全不同的震撼:人、神、科學、原罪... 等,這些原本離我很遠的一神教元素,搭配典型的科幻題材 post-apocalyptic 背景,竟也可以讓一個無神論者讀得津津有味。

簡單來講這是一個對人類未來抱持悲觀看法的預言。核子浩劫後,地面一片荒蕪,經過幾百年的混沌,人類終於開始重建一些社會活動;一個位在 Utah 修道院的初修道者 Francis,意外地發現一個浩劫前遺址,裡面藏有傳說中以保存知識為職志的 Leibowitz 的相關遺物,但他並沒有因為發現聖人的遺跡而受益,反被方丈阻止入道。在歷經多年的波折,Francis 發現的物品才被新羅馬鑑定為真跡,他也因此而被升等...(這段真像苦情博士生的寫照)。接著故事跳到 Francis 發現遺物的一千多年後,修道院的修士們仍不斷地抄寫 Leibowitz 保留下來的知識,但一場新的科學文藝復興正要席捲而來,以往的科學理論被重新建立、驗證,而大陸上的統一之戰也開始醞釀;最後一段則是人類再度進入太空時代,但卻重蹈第一次核災的歷史,終究逃不出自我滅亡的命運。整本書分成三段,標題分別是:Fiat Homo (Let there be man)、Fiat Lux (Let there be light)、Fiat Voluntas Tua (Let thy will be done),和故事內容完美契合。

人類對於知識的二次追求、應用,最後導致自我毀滅,從以生命保護 (抄寫、保存) 知識的修士的眼中看來真是諷刺無比。但抄寫在紙上的知識如果無法應用、無法理解,也不過只是一張張鬼畫符罷了。或許這就是人類的原罪。「知識」終究得離開地球、離開她誕生的地方。讓我引用本書中我最喜歡的一段:

"... Some of you, or those to come after you, will be mendicants and wanderers, teaching the chronicles of Earth and the canticles of the Crucified to the peoples and the cultures that may grow out of the colony groups. For some may forget. Some may be lost for a time from the Faith. Teach them, and receive into the Order those among them who are called. Pass on to them the continuity. Be for Man the memory of Earth and Origin. Remember this Earth. Never forget her, but — never come back."

p.s. 這是作者 Walter M. Miller, Jr. 生前唯一一部長篇小說;雖然 Miller 在 1994 年自殺身亡後,出版社請另一位作家把 Miller 遺留下來,長達六百頁的續作稿補完,但普遍評價還是比不上 Canticle (應該說差多了)。

p.s.2 同時這是 NES 3555 第一本指定閱讀,所以這週的心得就讓我用這篇頂上吧。

補充資料:
[1] Study Guide for Walter M. Miller, Jr.: A Canticle for Leibowitz (1959)
[2] Spencer, Susan. “The Post-Apocalyptic Library: Oral and Literate Culture in Fahrenheit 451 and A Canticle for Leibowitz.” Extrapolation 32, No. 4 (Winter, 1991), 331-342
[3] Herbert, Gary B. “The Hegelian ‘Bad Infinite’ in Walter Miller’s A Canticle for   Leibowitz.” Extrapolation: 31 No.2 (Summer 1990), 160-169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2

笑面男 (The Laughing Man by J. D. Salinger)

看過攻殼機動隊 (Ghost In the Shell) TV 動畫版的人,大多知道片中『笑面男』標誌上外圍的句子 :


「I thought what I'd do was, I'd pretend I was one of those deaf-mutes」 

出自 J. D. Salinger 的經典作品【麥田捕手】 (The Catcher In the Rye)。而笑面男,The Laughing Man,這個稱號其實也來自 Salinger 短篇集 【九個故事】(Nine Stories) 中的同名作品。只要用心找,還是可以查到一些簡述【The Laughing Man】這則短篇故事的中文網頁,不過既然前幾天讀了之後有些新的收穫,那麼就來分享一下吧。

Salinger 的【The Laughing Man】其實是則後設作品 (Metafiction),典型的故事中的故事。主要由敘事者描述他在 1920 年代的紐約市,當他還是個九歲大的孩子時,參加一個類似男童軍組織的經歷;開巴士負責接送、並且帶領這群小朋友打棒球的頭兒 (The Chief),是一個就讀紐約大學法學院的年輕人;每次活動結束,開車送小朋友們回家前,他都會講一段「笑面男」故事的最新發展...

『笑面男的生父母是遠渡到中國傳教的有錢人,在一次綁架案中,還是小孩子的他被中國綁匪用變態的方式毀容,從此被迫戴著面罩;但他也因此得到異常的力量,甚至可以和動物溝通。他習得了各種犯罪手法,漸漸闖蕩出自己的一片天,技術甚至超越了那些收養他的綁匪們,成為受當地百姓崇拜的俠盜。笑面男後來獨立門戶,穿梭於中國和法國巴黎之間,並在西藏某浪花洶湧的岸邊建立藏身處;雖然盜取了極大的財富,但笑面男幾乎是沒有私慾的,甚至僅以米飯和鷹血維生。他還有四個忠心耿耿的同夥:大灰狼「黑翼」、侏儒「歐巴」、蒙古巨人「洪」(舌頭被白人燒了) 和一個義無反顧地愛著他的歐亞裔女孩。笑面男的宿敵則是巴黎的杜法胥探長,以及探長那偏好男性打扮的女兒。』

回到敘事者的現實生活,頭兒的一個女性朋友 (敘事者的一生中只看過三個真正漂亮女人,她是其中之一) 也加入了小朋友打球的行列,直到有次她和頭兒的關係似乎出了點問題... 頭兒宣布笑面男的故事也終於來到了尾聲...

『笑面男終究得和杜法胥父女一決死戰。因為知道笑面男對朋友的忠誠,杜法胥綁走了笑面男的好夥伴黑翼,要求笑面男用自己來交換黑翼的生命。笑面男無畏地赴約,卻發現前來交換的狼只是個替身 (笑面男用狼語和他對話而得之)。在憤怒之下,笑面男把自己的面罩用舌頭推掉:胡桃狀而光禿禿的頭、橢圓狀的大嘴、被肉封住的鼻孔,把杜法胥的女兒嚇到暈倒在地;杜法胥則用手遮住視線,朝著笑面男的方向開槍,兩顆子彈貫穿笑面男的心臟。杜法胥父女以為笑面男已死,便走近觀察。沒想到笑面男並沒有死,他還利用腹部的力量,把深埋在體內的其餘四顆子彈反射回去,杜法胥父女當場斃命。不斷失血的笑面男,利用動物傳聲召喚歐巴前來,但歐巴帶來的除了鷹血之外,還有黑翼已被杜法胥父女殺死的消息;絕望下,笑面男決定以真面目死去...』

不得不佩服 Salinger 的功力,短短的一篇故事就把兩個不同世界寫得栩栩如生。故事中二十世紀初紐約市的場景,加上笑面男的漫畫英雄世界觀,更讓我聯想到 Michael Chabon 的【卡瓦利與克雷的神奇冒險】(The Amazing Adventures of Kavalier and Clay)。故事中笑面男和夥伴們的中國背景,加上不斷提起的 Paris-Chinese border,也讓這故事充滿著濃濃的 Chinapunk 風格。回到攻殼機動隊,那就更不用說了,杜法胥父女就好比九課的荒卷大輔和草薙素子,雖然劇情上沒有明顯的對映關係,但角色的設定 (追緝笑面男) 絕對足以讓讀過這則短篇的人會心一笑。


Nine Stories by J. D. Salinger

Thursday, September 13, 2012

美國科幻課程初體驗 Week 2+3

在簡單討論科幻的概論之後,第二周、第三周主要是課堂上觀看【華氏 451 度 】(改編自 Ray Bradbury 同名小說,楚浮執導) ,加上指定閱讀的討論。指定閱讀的材料 (請參考補充閱讀清單) 除了 Suvin 的文章之外,其他十三篇短篇故事都是出自 The Year's Best Science Fiction: Sixth Annual Collection (1988)

很有梗的 Fahrenheit 451


課堂上的討論很多時候還是回到「什麼是科幻的範疇」這類問題,像是十三篇故事當中的 The Scalehunter's Beautiful Daughter 和 The Dragon Line,就帶出不少爭論;另外像 Schrodinger's Kitten 個人認為是教授挑的幾篇中故事性最弱 (幾乎完全沒有劇情) 的,除了把量子物理的各種詮釋拿來玩一遍,實在了無新意;Kirinyaga 還沒討論到,但是是我滿喜歡的一篇,不時讓我想起賽德克巴萊 (aboriginal vs. civilized) 的幾個橋段。

本周也要開始閱讀這學期的第一本指定長篇 【A Canticle For Leibowitz】了。

課外電影欣賞:Georges Méliès' 【A Trip to the Moon】(Event at Cornell Cinema)

Sunday, September 09, 2012

The Hand That Takes [造化之手] by Paul Harland


好幾年前就聽貓昌提起這本祖國荷蘭作家 Paul Harland 所寫的「真台灣」科幻作品,可惜一直沒機會入手;甚至 2007 年到荷蘭問遍了各大、小、二手書店,提起 Paul Harland 每個店員都是霧煞煞、查了電腦資料庫之後也說沒有 (畢竟是一本愛爾蘭出版的小說吧)。直到去年底在因緣際會下逛到該出版社的網路書店,寄信過去問,結果不到一個禮拜就拿到書了。

故事場景設定在未來的台灣 (那時已併吞中國,成為 United Chinese Republic,台北為首府),穿插著少許發生在日本的橋段;至於歐美其他國家則是幾乎完全未提及。台灣的部分也幾乎全部以台北為中心。主角 Jeremy Rose 是愛爾蘭-台灣混血,因藝術家愛人 Shigeki (茂樹) 不告而別,來到台灣找尋他的下落。Harland 把故事分成三段:Shigeki、 Pittaya  和 Rose。第一段帶出 Rose 和 Shigeki 的關係,還有神祕的藝術家「改造手」(prosthetic hand) 事件,讀者也可以一窺外國作者對龍山寺和華西街 (Snake Alley, 蛇街) 的觀點;第二段以 Rose 和調查前愛人時在 bar 遇見的 Pittaya 的新生活為出發點,帶出造化之手背後更大的陰謀;在第二個戀人 Pittaya 也「離」他而去後,第三段則再度回到 Rose 和 Shigeki 的「孽緣」,最後, Rose 才發現原來 Shigeki 一直沒有離開他...。

雖然從一開始本書就充滿了許多不合理之處,例如:台灣警察把案件調查內容分享給才第一次見面的 Rose、甚至給他資訊要他幫忙調查;取得跟調查相關的關鍵字之後沒有先「上網」查,反而是找人問、找紙本雜誌 (post-cyberpunk....回歸原始?LMGTFY!) 等等,但絲毫不減閱讀的樂趣。再來就是貓昌提到的對台灣宗教的解讀錯誤,的確使得最後謎底揭曉時說服力大減。不過或許是很早就猜到 (應該是完全不難猜,因為故事中段提到社會結構的 stress point 時,最後主使者是誰就很明顯了) 結局,我反而比較注意在 Rose 這個人的刻畫上。從他描寫 Rose/Shigeki 的感情,可以想見 Harland 應該是個非常 passionate 又糾結的同志戀人。

這本 Paul Harland 的遺作,其中的台灣背景、和現實生活中 Harland 在 2003 年被親夫謀殺的事件,更讓它增添了點傳奇性的色彩。R.I.P., Paul Harland。

外部連結:
貓昌的評論
Andy Sawyer 的評論

Friday, September 07, 2012

Rule 34 (by Charles Stross)

Rule 34, 完全和劇情無關的封面

Rule 34 是 Charles Stross 延續 Halting State 世界觀的第二人稱 (second person narrative) 近未來科幻作品。這次故事以發生在蘇格蘭的一起離奇死亡案件為起點,從三條主線帶出一場跨國界、跨人機介面的大陰謀 (?)。

Rule 34 其實是著名的 Rules of the Internet 中很重要的一條:只要任何你能想到的東西,在網路上一定有它的色情版本,絕無例外 (There's porn for it. No exceptions)。而本故事的主角之一,Liz Kavanaugh 警探則是警署 Rule 34 Squad 的頭頭 (其實是被貶到一個沒人想去的爛單位)。Rule 34 Squad 的業務範疇也不僅止於網路色情;舉凡和網路相關的犯罪行為,包含垃圾郵件攻擊、藉由網路散佈非法 protocol 給 fabber (Fab@Home!) 等等 (鳥案件),都得接受處理。另一個主角 Anwar 則是剛假釋出獄的前駭客 (既然被抓到那就不能算是一流駭客啦~),因為有中亞裔的背景,在一個電腦科學教授的中介下,接下了某個新興中亞國家「駐蘇大使」一職,但他沒想到大使一職最重要的任務居然是... 販毒 (謎樣白粉?)。第三條主線則是描繪 "The Toymaker",一個遊走於蘇格蘭各處的孤狼,執行秘密組織 "Operation" 賦予他的任務。

故事的前半段大多在讓讀者熟悉整個世界觀,所以即使沒讀過 Halting State 也是可以很快上手的 (我是已經幾乎完全忘記 Halting State 的內容了)。三條主線要到整本小說的一半才開始有交集;讀到這邊其實是滿興奮的,它揭露了一些新奇的經濟戰和 spam 手法,把「詐騙」、「反詐騙」提升到國與國、跨國組織與組織之間作戰的等級;背後的主使者之一,甚至是個(前)經濟學教授... 可惜這些有趣的設定,到最後被簡單地用 Deus ex machina 草草收拾掉了,而且還是已經老梗的****。

Charles Stross 虎頭蛇尾的趨勢好像越來越明顯了。

Thursday, September 06, 2012

美國科幻課程初體驗 補充閱讀清單 (持續更新)

Articles:

On the Poetics of the Science Fiction Genre by Darko Suvin
Introduction: Reading Science Fiction by Farah Mendlesohn (Cambridge Companion)
The Icons of Science Fiction by Gwyneth Jones (Cambridge Companion)

Short Stories:

Kirinyaga (1988) by Mike Resnick
The Last Article (1988) by Harry Turtledove
Peaches for Mad Molly (1988) by Steven Gould
Schrodinger's Kitten (1988) by George Alec Effinger
Stable Strategies for Middle Management (1988) by Eileen Gunn
Surfacing by (1988) by Walter Jon Williams
The Dragon Line (1988) by Michael Swanwick
The Scalehunter's Beautiful Daughter (1988) by Lucius Shep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