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2, 2007

我與科幻 (2)


高三那年依舊持續看小說,把去美國時朋友送的Ender’s Game看完(那時還不知道Orsan Scott Card這個人。後來這本也出中文版了)。指定科目考試(聯考)前看的最後一本則是張草的「明日滅亡」。大概是那時的考試壓力影響,幾個小時躲在地下室看完的時候竟有種解脫的感覺;雖然衝擊性和收尾不如諸神滅亡來得震撼、巧妙,但還是很喜歡。可能是因為我自己也很有佛緣吧?

指定科目考試過後就是漫長的暑假了。天下文化在這期間又辦了一次演講(印象中是關於機器人),地點依舊是松江路上的九十三巷人文空間,由葉李華和鄭運鴻對談。前者我已經知道,但後者卻是第一次耳聞,一兩年後才知道他是立委鄭運鵬的哥哥。其實演講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那次演講後有Maxwell科幻板的板聚。貓昌當時要準備去英國唸科幻碩士,應該是出國前的同好聚會吧?原本據說葉李華有要參加的,但是後來並沒有與會(這點可能要請貓昌說明了,我並不清楚當時的狀況)。板聚的地點是在御書園牛排,是個看起來有點歷史的餐廳。參加的大概有八人。我已經記不清楚當時在小包廂裡面到底談論了什麼,大概我也插不上話?只記得獲贈貓昌精心整理的「台灣科幻全書目」和他的論文「The Long and Winding Road to Science FictionA Brief Overview of SF Development in Taiwan」,開心得不得了(每個人都有)。離開的時候聽到灰鷹在禮筑工作,那裡設有科奇幻專櫃(現已收攤)。剛好台大離禮筑所在的金華街很近,於是後來我常常騎腳踏車從學校到那裡去買書。

簡單來講,那次板聚讓我了解到,在台灣的科幻讀者所能接觸到的作品實在很少,如果不是直接讀原文,可能永遠等不到譯本(台灣的譯本怎麼看來看去就是那幾個系列?)。剛好那時候101Page One正要開始營業,所以我購書的地方主要就是從禮筑和Page One,有時候則從Amazon訂購,誠品也會有進些不錯的原文作品。後來大三時博客來提供外文書籍訂購,而且送到7-11,可用現金付款,對國內讀者來說簡直是一大福音啊!目前博客來已經是我買書的主要來源了。

至於如何選書?我是從各科幻獎項挑。Hugo AwardPhilip K. Dick Award入圍者是我優先考量的作品,前者的指標性不用說,後者則是有平裝本的保證。先看看這幾年入圍的有哪些,查查普遍評價如何(不要太差就好),接著再了解大致內容。另外,科幻經典作品也要兼顧,這部分國內出版社也開始陸續出版較多譯本了。我不否認自己的英文閱讀能力不錯,但我覺得閱讀原文小說這點是可以慢慢克服的,有興趣者可以參考Krantas的「普通讀者之於原文科幻」一文。作為一個業餘科幻讀者,我則是到了最近才發現自己喜歡的類型。雖然各大獎的作品當然要列為必讀,但post cyberpunk作品最吸引我。Charles Stross則是目前我最喜歡的科幻作家。我開始迷上他的作品則是從Accelerando開始,這部作品甚至讓我打消延畢的念頭,讓自己「加速」達成雙主修目標。

台灣的科幻界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科幻「推廣」。我想,在台灣剛開始接觸科幻的人很難不知道葉李華,因為他算是台灣科幻推廣的帶頭者,除了譯有多本科幻、科普作品,甚至在各大學院校開設科幻課程。關於這點貓昌已有專文(The Gernsback Continuum in Taiwan)準備深入探討,在此就不多提了。我只是想以一個業餘科幻讀者的角度提出幾個問題:第一,在葉李華推廣科幻的這幾年,國內讀者是否對國外,甚至國內科幻作品與作者有更「廣」的了解?第二、科幻課程的內容是否應該只著重在特定幾個作家的作品上?第三、葉李華是倪匡的頭號粉絲(甚至是fan writer),在課堂上也大力推崇倪匡作品;倪匡作品是不是科幻都還有待商榷,是否違背了科幻課程的基本精神?

所以台灣科幻界到底是怎樣呢?我認知中的台灣的科幻界就是壁壘分明的兩派:一、葉李華為主的交大科幻研究中心,相關人物則有:蘇逸平、鄭運鴻(難攻博士)、張草(現在已經回馬來西亞執業)等。相關社團包含:台大星艦學院、交大科科社(據說還沒倒)等。二、貓昌為主的「科幻讀者」群(抱歉,這我自己亂創的詞)。我想剛開始接觸科幻的讀者可能最好可以先了解一下這環境。至於本土的科幻創作,我個人主觀覺得還不成氣候,暫時還沒有必要寫心得。我自己雖然閒來無事時也寫點短篇,但比起許多前輩們(林燿德、黃海、許順鏜、賀景濱等)當然還是不足掛齒。

這次零零散散寫了一堆,暫時告一段落囉。

同步收錄在: 我的個人網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