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2, 2007

我與科幻 (1)

首先必須先說明的是,我並不自認為是個專致科幻讀者(dedicated SF reader),頂多只能算是個業餘的愛好者。寫這篇的目標主要有三:紀錄自己如何接觸科幻、表示自己對目前台灣科幻界的想法、對剛開始接觸科幻的讀者提出一些建議與方向。

我小學的時候就對外星人、飛碟、神秘事件等有興趣,再加上經典影集X檔案推波助瀾,買了許多這方面的書「研究」。九零年代是台灣飛碟狂潮的全盛時期,當時的領導人物江晃榮、呂應鐘等也享有相當的名氣。其中江還曾經從美國「獨家」引進著名的羅斯威爾事件外星人解剖影片,在某家無線電視台首播;呂則和「新客星站」有關,也和中國大陸的吳岩教授合著過科幻相關書籍。在我印象中飛碟學(現在看來稱之為偽科學一點也不為過)熱浪在我進入國中階段前就已經退去,但最令我意外的是好幾年後,我居然看到江晃榮以生物科技專家(不過他本身的確是學農的)的身分又成為媒體焦點。以上雖然和科幻無直接關聯,但我想對我之後會喜歡上科幻有決定性的影響。

科幻影集也是小學時代的重要回憶。霹靂遊俠李麥克(霹靂車夥計)、銀河飛龍(星艦迷航記)X檔案是印象比較深刻的幾部,其中X檔案裡科學(史卡莉)與神秘學(穆德)的對辯是我的最愛。現在回想起來,再比較一下最近的科幻影集,如:HeroesBSG等,深深感覺到這十幾年來科幻影集其實並沒有太大的進步,甚至很難找到突破X檔案全盛時期的好劇本。科幻電影的部分當然也看了不少,有機會可以另外寫篇文章談。

真正開始接觸「科幻」小說大概還是從倪匡(雖然我現在不覺得是科幻,但我盡量以當時的想法來寫),這點我不太敢確定,因為在小學時代看了很多雜七雜八的小說,裡面或許有些科幻作品。我唯一還有印象的倪匡作品是「天書」,國中時在學校圖書館借的。記得那時候又繼續看了幾部倪匡作品,但沒有給我太大衝擊。幾年之後又看了天外金球和老貓,但還是興趣缺缺。大概只有「標本」這個短篇曾經讓我有大吃一驚的感覺。

國中那時候也常到家裡附近的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閒晃(現在已搬到永和的四號公園),廖大魚的「虹彩妹妹」、張草的「北京滅亡」和文旦的「二四俱樂部」等皇冠出版的作品都是那時候看的。另外還有宇無名的「無名咒」,可能是大家比較少聽過,但我還滿喜歡的作品。在國二那年學校有書商來賣書,我訂了天下文化科幻專櫃出的那幾本作品,也開始知道有葉李華這號人物。同時間有某位同學知道我看科幻之後推薦蘇逸平的「穿梭時空三千年」,我看完了,不喜歡,主要的原因是古裝和牛頓(有興趣的人就去找來看吧)

上了高中之後,學校圖書館彷彿寶庫般。我先吃下了林燿德的「時間龍」、Ray Bradbury的「華氏451度」,還有張系國的作品;不過漢聲的那套基地系列始終沒有看完過(原因:不對味)。比較重要的轉捩點是開始接觸Blade Runner (銀翼殺手)。某次聖誕節鄰居送了我那時Westwood Studio (已經不存在囉)新出的電腦遊戲 Blade Runner,在過關斬將之後閒來無事便開始翻閱起遊戲說明書,才發現這是由一部科幻電影改編而來,而且好像還很有名!(是真的很有名!)我趕緊到百視達租來看,那時候百視達還有錄影帶呢!那時看完感覺非常震撼,於是又在網路上狂蒐資料,才知道電影改編自Philip K. Dick 的「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國內買不到,只好求助於那時剛起來的Amazon。那本現在已經泛黃的小書在四個禮拜後,幾經波折才到達我手中。所以我對Blade Runner的了解完全是反方向過來的。

高二時張草的滅亡第二部曲「諸神滅亡」出版,而我也開始參加天下文化辦的一系列科幻演講,地點就在九十三巷人文空間。其中一次是由台大物理高涌泉教授和張草對談,由葉李華主持。那時我對廣義相對論、時光旅行等很有興趣,也讀了加來道雄的穿梭超時空(這本的確是科普經典之作,連我去荷蘭的時候當地學生也很推崇這本),於是演講過後和高、張談得很開心。前幾天趁入伍前去找高涌泉簽他的「另一種鼓聲」時還聊到那次演講。那時和葉李華並沒有太多互動,去的主要目的也只是為了要拿到張草的簽名(那次也有看到蘇逸平)

踏進科幻的另一個轉捩點則是開始用BBS。高中母校的BBS「烏魯木齊」在當時是個規模不小的站,雖然和PTT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但每天晚上仍有兩三千人同時在站上(此景在331大地震後已不復見,現在高中生也很少用BBS)。台大電機的Maxwell站是除了烏魯木齊之外我比較常去的地方,後來發現裡面的科幻板有許多科幻愛好者;而我對貓昌(林翰昌)、灰鷹(譚光磊)等人的了解即是從那時候開始。

同步收錄在: 我的個人網頁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