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9, 2006

科幻獎的迷思

其實原本在上一屆(2005)就想參加了, 但看到上上屆的獲獎作品之後, 實在對評審的素質不敢恭維. 我想, 有很多具有真科幻風骨的作品或許在初選的時候就被淘汰掉了. 那你會問, 什麼是真科幻風骨呢? 我的想法是, 當一部科幻作品能夠脫離科技的束縛, 脫離批判的桎梏, 以"科學想像陪襯"的方式來表達人類最神秘的靈魂....就是一部上乘之作. 所以, 從我的原則來看, 自己以前寫過的兩三篇極短篇都是不合格的.

倪匡科幻文學獎網站的留言板上, 有人問起了科幻小說是否要講求合理性? 我認為不用. 對於一個正開始走向科學研究道路的人來說, 會這樣回答似乎很奇怪. 起因是, 高中畢業時遇到了貓昌等人, 打破了我對科幻的傳統想法: "科幻裡的科技一定要是可能實現的." 為什麼科幻要為科學服務? 為什麼科幻一定要背負著合理性的包袱? 把這些枝微末節通通捨棄吧! 那時, 我開始閱讀一些歐美作家的科幻作品, 讓我對這些作家本身的人文素養以及知識淵博感到讚嘆! 原來, 中文科幻在某種程度上仍維持在 techo-thriller 上打轉. 要往科幻發展仍有很長的一段路.

在科幻小說裡,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情感. 若要寫出真正有情感的科幻作品, 還是得先從充實自己做起.

我讀的作品並不多, 一個學期能K掉一兩本英文小說就滿足了, 大部分的時候是同時間兩三本一起閱讀. 中文的速度就快多了, 通常會趁著學期初有空時掃掉幾本. 事實上, 從電影裡能獲得的靈感並不多, 現在的科幻片已經動作化了. 只有少數別出心裁的小電影仍有一看的價值. 而台灣觀眾能夠接觸到這些小電影的機會卻少之又少...(sigh)

一些想法, 還請各位多指教.

Wednesday, July 05, 2006

我和同步化

  我開始接觸同步化現象和Kuramoto model是在大二下學期。那時候原本預計要修物理系龐寧寧老師開的非線性動力學(事實上也旁聽了半學期),因此讀了Steven Strogatz的書,Nonlinear Dynamical System and Chaos,深覺Strogatz是個很傑出的學者(不管在教育或研究方面)。某一天心血來潮,上SDOS查了一下Strogatz的publications,發現剛好有篇新的review,講的是同步化領域中很有名的「Kuramoto model」的發展(當然,那時候是我第一次聽到Yoshiki Kuramoto的大名)。剛開始讀的時候雖然覺得有趣,但很多地方讀不通,尤其是一些數學的部分卡了很久;加上大二下的課程較重(我修了27學分,包含三門基礎數學課、兩門物理課),閱讀的工作在學期中時便停了下來。一直到學期末,我才又重回Kuramoto model的懷抱。

  升大三的暑假,再次閱讀該篇review,能懂的部分已經達90%了,但有些細節像是spectrum的分析仍一知半解。於是,我又去找了另一位對於Kuramoto model 同步化穩定性理論分析有不少貢獻的John Crawford的文章來讀。他的數學推導對像我這樣沒有很深厚數學基礎的人來說,讀起來非常吃力。在經過兩三天的掙扎之後,我還是決定放棄。八月底,我決定直接寄信問Strogatz要從哪方面下手,沒想到他真的回信了!他告訴我去讀另外一篇他和Mirollo合作的論文,算是比較簡單的。開學前到日本遊玩的幾天,有空的時候我就翻翻這篇論文,也開始自己整理出一篇Kuramoto model的簡介。



simulation of Kuramoto model


  大三開學的前幾個禮拜,我還是回到spectrum的問題上,不過解決管道換成直接和田光復討論。大三上學期,很幸運地簽到了機械系伍次寅老師開的混沌力學導論。這門課上得很扎實,尤其是在「數據處理」和「還原相空間」等方面講得很仔細,有別於以往數學系和物理系的相關課程。期末還有team project,我們這組作的就是Kuramoto model的模擬。這是我第一次接觸Matlab(以往都只有用Mathematica);事實上,到後來我比較習慣用Matlab,Mathematica反而少用到。

  現在,我比較感興趣的是mapping形式的Kuramoto model。這方面主要是在討論chaotic systems彼此之間的同步化效果和網路的關係。例如:很多個logistic systems耦合在一起的行為是否只和各自的特性有關?網路的連結形式(scale-free、small world…etc.)對於同步化的影響?Noise對同步化的影響?…等等。


coupled logistic systems with Kuramoto model structure



  是個很有趣的領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