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4, 2006

劇本(上)

  遠方的太陽像是即將熄滅的燈泡,泛著紅光,是為日出。浮霧環繞,從這裡看不到地平線,只聽得到遠方傳來的警笛聲。

  清晨,我才敢踏出戶外:根據新聞報導,崑氏蝙蝠在夜晚抓走的人於這幾個月間突增,國防處正想盡辦法對付這些突變種。所以即使氣溫高達攝氏45度,日出之前待在室內才是最佳選擇。

  陽台上的冷氣有氣無力地運轉著,把屋內的熱氣一喘一噓地咳出;嬌喘呻吟,我期待的高潮始終沒有來到。它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毫無間斷。多麼期待他就那樣燒掉,而不是在這苟延殘喘地震動著。鏽了大半的風扇葉片,黏上了一層乳黃色的污漬... 隨著馬達的週期,污漬旋出了一座扭曲的銀河系。

  我啜了口冰奶茶,酸甜的流體滑進食道,稍稍降低了點體溫。「奶精太多了,」我想,「早知道應該點冰豆漿的。」只是,每次走到早餐店和老闆講「一杯中冰奶,一份蛋餅」的反射動作似乎無法抵抗。

  朝隔壁望去,相同的陽台結構,相同的破爛冷氣,但那邊住的是個公務員退休的老頭:比我好多了,至少每個月有一百單位的補助點數。「還不是我們這些納稅人…」這時我才想到我已經被炒魷魚兩年了,也是靠著補助過活,「嘖!」

  不過,好幾個月沒看到那老廢物了,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睡死在浴室裡?反正這附近的空氣很臭,就算腐爛了也沒人會發覺。下方兩百公尺處,正是這個Reborn City最大的生化資源回收廠;小王上次還跟我說,自殺時直接跳下去剛剛好,將自己化作再生能源的一部分。「如果你想和全身潰爛的病死豬一起飛向天堂的話…」我回他,這叫做「反激將法」。

  隔幾天他真的跳下去了。這樣掉下去大概要一段時間吧,不知道他有沒有大叫?可能臭氣熏得他連嘴都張不開。
 
  「科技越來越發達,智能不足的人卻越來越多」不知道在哪裡曾看過(或聽過?)這段話?真是小王的最佳寫照。在這偏僻的貧民區,和我一樣曾到過中央圓環受高等教育的人屈指可數,隔壁的老廢物大概只有幼稚所畢業吧。這些人只要訓練到一定程度,植入個適合他的模組就算是結束義務教育了,往後幾十年就做著同樣的工作。沒錯,從小到老。

  「於是他們都照著政府給的劇本演出。」這句話一直在我腦中盤旋著。

Tuesday, June 06, 2006

將來想去的學校或Lab

無按照喜好順序:

1. 加州理工學院應用物理:基本上這比較不像是一個 Institute,而像是一個 Group,裡面的成員有光子晶體界赫赫有名的 Yariv;新加入的則有上次來台大申請教職失敗的郭青齡

2. 康乃爾大學理論與應用數學所:非線性動力學大師 Steven Strogatz 任教之處。
(另外,Cornell NSF-IGERT 是個不錯的計畫。)

3. 法國巴黎第六大學(皮耶與瑪莉大學):以居禮夫婦為名的大學啦,有 Henri Poincare Institute ,法國最棒的理工學院。

4. 渾沌在馬里蘭大學:當然是必須要選擇唸物理所或是其他所囉,然後再加入這邊指導教授的團隊。這裡的教授都很威,有Yorke、E. Ott,都是渾沌發展史上留名的學者。

還有喔 待續

Monday, June 05, 2006

Singin' in the Rain

今晚,今晨,whatever... 講了很多,有種解脫的感覺。

那就來首歌吧。電影 Singin' in the rain 中 Gene Kelly 這首影史經典名曲,是在劇中角色歷經挫折,和愛人、老友討論了一整晚,心情舒坦後的寫照。音樂後段的純配樂,是 Gene Kelly 在大雨中表演踢躂舞技的片段。

Sung by Gene Kelly/From the movie "Singin' in the rain"

I'm singing in the rain
Just singin' in the rain
What a glorious feeling
I'm happy again
I'm laughing at clouds
So dark up above
The sun's in my heart
And I'm ready for love
Let the stormy clouds chase
Everyone from the place
Come on with the rain
I've a smile on my face
I walk down the lane
With a happy refrain
Singin', just singin' in the rain
dancing in the rain
ohh ia ohh ia ia
I'am happy again
I'am singing and dancing'in the rain
...dancing and singin'in the rain

把不好的情緒刪掉,看到的又會是不一樣的世界。
To be with u, that is the choice with no regret.
歌放上來了 (找好久才找到 Gene Kelly 的原唱版本呢),聽聽吧。

Friday, June 02, 2006

蘭花賊 (Adaptaion, 2002)

  一直聽人家說這部電影很好看, 影評也是好得沒話說, imdb上的rating更是高達7.8, 於是上週末心血來潮便到了總圖多媒體中心欣賞此片(好幾次在百事達要租下去都反悔). 該怎麼說呢, 大概這部片有趣的地方不是在他的故事本身, 而是整個拍攝電影的意念吧. 導演Spike Jonze和編劇Charlie Kauffman繼變腦(Being John Malkovich)之後再度出擊, 挑戰電影/現實/改編/角色/舞台的銀幕遊戲. 卡司陣容無可挑剔, 演技派梅麗史翠普飾演採訪並寫出蘭花賊一書的記者; 近年來轉型成功的Nicholas Cage, 則一人分飾編劇Kauffman雙胞胎兄弟; Chris Cooper更因演出蘭花賊John一角讓他獲得小金人一座(最佳男配角).

  故事開始於拍攝變腦的片場(這裡算是紀錄片), John Malkvich(在變腦中飾演自己, 你可以看出編導兩人超喜歡玩角色/演員錯置的遊戲了吧) 正在為大家信心喊話, 這是變腦裡面最重要的一場戲. 而我們偉大的電影編劇Charlie Kauffman(凱吉飾演), 正在一旁窮緊張, 不知道自己應該站在哪裡.... 讓觀眾了解Charlie是怎樣的一個人(懦弱, 面臨中年危機)之後, 隨即切到這部電影的重點: Charlie 接下了改編蘭花賊一書的任務. 劇情也由此分成兩條: Charile痛苦地想著如何改編一本沒有劇情的書, 時時被雙胞胎弟弟騷擾; 女記者採訪蘭花賊, 兩人之間萌發出曖昧的感情. 電影最後兩條線合而為一, 還添加了一些動作片元素(呵).

 論演技, 100分(我尤其喜歡凱吉飾演的編劇兄弟); 劇情, 75; 創意, 90. 雖然最後的震撼並不如變腦般後座力十足, 但也算是個不錯的小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