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8, 2006

金屬 nanowire



金屬nanowire最近被發現具有shape memory (形狀記憶)和 pseudoelastic 的性質。因為nanowire 的表面效應比一般合金大,所具有的特性和bulk相當不同;類似martensitic transformation和雙晶的變化會產生。在進行拉伸試驗的過程中,原本穩定的<110>/{111}nanowire受到應力影響而重新排列成<100>狀態,在溫度低於臨界溫度(400K)的情況下,此<100>狀態會維持固定,但當加溫至臨界溫度上時,nanowire會因為晶格重新排列而回到<110>/{111}狀態,故具有形狀記憶的效果。跟一般的形狀記憶合金相比,此nanowire可達到的應變量為40%,遠高於合金的10%。(參考Harold S. Park等人的論文)

Saturday, May 27, 2006

改版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比較喜歡這個版本呢? 弄了 exobud 的小面板放音樂~~ 接下來就剩下招牌的圖片還沒完成而已!!

Mind

這世界,的確是由自己的心智建構而成的。
念頭一轉,整個世界又重新洗牌。

呵,這瘋狂的世界。

或許因為瘋狂吧,我愛死這天殺的世界了。

Saturday, May 20, 2006

血如噴泉

誰說一齣劇一定要有劇本?劇本在哪?就算跌入亞陶那扭曲變態血腥殘酷的腦中,也找不到劇本。第一次踏入劇場的我,深深感受到那種臨場的震撼:幼稚華麗優雅錯置的人偶,在另一群自以為旁觀者的人偶監視下,以機械式的動作探索著(做)愛、上帝、火山、完美的世界。

三階段的幻覺緩慢地侵蝕著大腦,直到腦殼中空無一物。空間從近到遠,切割成三層:外表、夢境、地獄。靈魂從地獄躍升,浸淫在生命的夢境裡,最後從母體竄出,來到這充滿綠意與陽光的童話世界。但是,現在我們倒帶來看。

所有關於感情的對話,毫無意義但流利地重複著,偉大的愛情終究淪於交纏的軀體。男與女(或是,外表化為女性的男;以及外表化為男性的女) 在真善美的表世界中不斷地翻滾、愛撫、深入,但卻毫無交集。但至少,在這裡,最後的遺言不會跳針。

深入大腦皮質,介於地獄和人間的夢境浮現:潮濕、溫暖的水池,是女性最私密的神聖的部位。揉合性感與敏感,這裡是孕育萬物的溫床。「一、二、三、四」,上發條,生命開始!男與女仍難以判斷,破碎的軀體漂浮在羊水中,啊,失敗的作品!所有原始的生命在子宮內逐漸成形,意識逐漸清晰,人格二分裂。所有的對話在這黑體空腔內迴盪著,共振、發紅發燙… 成對染色體間彼此長達數分鐘的謾罵,遂成為整個惡夢最甜蜜的回憶。

整個夢境裡只剩下優雅的法語和童謠仍有分析價值,姑且讓醫生們用麥克風刺進肚皮裡看看是誰在說話吧!啊,我從旁聽到了原始的慾望:生命需要不斷地吃,需要奶子,需要不斷地填飽肚子。需要性。

於是,地獄降臨。在這裡,語言尚未形成,連原始都稱不上。意識樂音,在太虛幻境中不斷升騰;此時,碩大的第二性徵粉墨登場,只有在成雙成對的情況下,他們才能投胎到另一個世界。混沌、純意識。沒有肉體。

最後,血由四處落下,是極度冷凝的玻色子;敲擊在地面上的,卻是旁觀者的憤怒、困惑,以及無知。不難想像這個劇場,或是,這個宇宙,已經中毒太深,把現實與夢境合而為一。還好,我沒有摀住耳朵。狠狠的刺吧!血如噴泉!

以上,是受到重度傷害的病患對於染病過程的描述。

以一個醫師的觀點來看,病患中毒已深。這類疾病的症狀類似 PKD (Philip K. Dick) 徵候群。從對於幻境的描述,可以了解到藥物對於想像力的強化程度,超呼預期;只是之後呢,「永久的腦部傷害」...。這讓我想起 Darren Aronofsky 的 Requiem for a Dream,在極具壓迫感、緊揪著耳朵不放的背景音樂下,將病患們帶到最高潮:毒癮發作、群交、電擊、電鋸、噴血;亦如同 Terry Gilliam 的 Brazil:在夢境中,Sam的唯一救星變成一團報紙;夢中情人和拉皮過度的母親,人格重疊,頭上頂著高跟鞋帽;一翻身,粉碎的器官從棺材中流出。無處可逃,只能摔進萬丈深淵。你不得不佩服這些病患們的偶像,他們創造出來的幻覺如同乾冰般刺痛著你的舌尖,然後狠狠地扒下一層組織。過度強調的象徵與符號,並不是這些瘋子的目的。他們只是要讓病患迷上癮,一遍又一遍地施打他們提供的瘋狂藥物,直到你搞不清楚手中拿的是球、番茄,還是仍舊跳動火熱的心臟。

Saturday, May 13, 2006

關於電影

昨天和映儒吃午餐的時候, 談了一些電影的事. 其實本來沒什麼特別的感想, 只是剛剛洗澡時想起我說了:"我不喜歡藝術片"這句話. 其實我覺得這樣形容應該不能算很精準. 應該說, 我只是不喜歡當一個 hard-core 的藝術電影愛好者. 我想, 就連對於"藝術電影"的定義, 應該都是很模糊的. 有時候很普通的外語片就可以稱作藝術片; 而像 Donnie Darko 這種富有哲思的美國電影卻會被歸類在單純的科幻片中.

昨晚點到的一個blog中, 我看到了裡面有提到系上同學的名字, 電影社的(近期看到的所有文宣都是他一個人弄的, 真的是很拼, 就看 relaxation time 能不能跟我一樣長了). 其實我也不大清楚為什麼, 他們對於好萊塢的電影並不怎麼感興趣. 就好像是玩嘻哈的就不能喜歡 Eminem(我喜歡 E 遠大過 2pac等已作古的); 真正愛科幻的就不能喜歡倪匡之類的(我是恰好不喜歡倪匡). 而出沒的地點大部分是長春光點真善美(啊, 應該倒了)等以藝術電影為號昭的戲院. 台大電影節, 也不知道為什麼, 感覺想看的東西不多. (除了選了 Dr. Strangelove 令我很驚奇)

所以, 是的, 我是喜歡好萊塢的.

其實要說看藝術電影的話, 我覺得那些科幻經典每部都是藝術片. 而這些片通常都是台灣市面上無法購得, 只能經由網路... (嗯). 看看大都會(Metrpolis, 德國黑白片, 不是手塚治虫的) 那批判資本主義的力道, 和 Brazil 諷刺極權政府的黑色幽默. 要是以後能有個科幻影展, 那該有多好!!

這讓我想起了大一下時的"科幻電影"這門課. 每個禮拜五晚上打完球後總會去上這門進修推廣部的課, 不知道隔了兩年會不會再開? (上這門課的最大收穫就是會知道很多科幻電影中的隱喻)

對我而言科幻電影的確才是王道啊!!

Wednesday, May 10, 2006

永恆的陽光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台灣的片商很糟糕的將這部片翻成了"王牌冤家." 事實上這裡面沒有王牌(不要是金凱瑞演的就是王牌嘛, 沒創意), 若要硬說, 好吧, 可能是有冤家吧. 片名出自英國詩人 Alexander Pope 的一首長詩, 至於原本的意義是如何, 暫且擱著他不管吧.

這部片雖然可以被歸類在科幻, 但事實上主軸是愛情, 只是探討的方式是用"記憶"這個非常具有神秘色彩的人性特質. 關於"記憶", 許多科幻作品都可以被稱作經典, 諸如 "銀翼殺手", "極光追殺令"等, 但這部片的敘述方式很明顯地和以前的經典作品都不同. 整部片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記憶的空間裡面, 也就是主角的內心世界中瀏覽, 逃亡, 冒險, 回味....

詳細的劇情說了大概就沒意思了, 只能說這片的後座力非常強. 當初看完時沒有什麼感覺, 過了幾天後想到一些場景和對話, 居然有想流淚的衝動. 那種甜甜的感動.

就算再重來一次, 還是會愛上同樣的人, 我想是這片所想要表達的吧.

http://www.imdb.com/title/tt0338013/ (imdb, 影史排名36)

另外大推這部片的音樂, 光是第一段的音樂我就重複聽了好幾遍 (重複播那段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