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4, 2006

劇本(上)

  遠方的太陽像是即將熄滅的燈泡,泛著紅光,是為日出。浮霧環繞,從這裡看不到地平線,只聽得到遠方傳來的警笛聲。

  清晨,我才敢踏出戶外:根據新聞報導,崑氏蝙蝠在夜晚抓走的人於這幾個月間突增,國防處正想盡辦法對付這些突變種。所以即使氣溫高達攝氏45度,日出之前待在室內才是最佳選擇。

  陽台上的冷氣有氣無力地運轉著,把屋內的熱氣一喘一噓地咳出;嬌喘呻吟,我期待的高潮始終沒有來到。它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毫無間斷。多麼期待他就那樣燒掉,而不是在這苟延殘喘地震動著。鏽了大半的風扇葉片,黏上了一層乳黃色的污漬... 隨著馬達的週期,污漬旋出了一座扭曲的銀河系。

  我啜了口冰奶茶,酸甜的流體滑進食道,稍稍降低了點體溫。「奶精太多了,」我想,「早知道應該點冰豆漿的。」只是,每次走到早餐店和老闆講「一杯中冰奶,一份蛋餅」的反射動作似乎無法抵抗。

  朝隔壁望去,相同的陽台結構,相同的破爛冷氣,但那邊住的是個公務員退休的老頭:比我好多了,至少每個月有一百單位的補助點數。「還不是我們這些納稅人…」這時我才想到我已經被炒魷魚兩年了,也是靠著補助過活,「嘖!」

  不過,好幾個月沒看到那老廢物了,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睡死在浴室裡?反正這附近的空氣很臭,就算腐爛了也沒人會發覺。下方兩百公尺處,正是這個Reborn City最大的生化資源回收廠;小王上次還跟我說,自殺時直接跳下去剛剛好,將自己化作再生能源的一部分。「如果你想和全身潰爛的病死豬一起飛向天堂的話…」我回他,這叫做「反激將法」。

  隔幾天他真的跳下去了。這樣掉下去大概要一段時間吧,不知道他有沒有大叫?可能臭氣熏得他連嘴都張不開。
 
  「科技越來越發達,智能不足的人卻越來越多」不知道在哪裡曾看過(或聽過?)這段話?真是小王的最佳寫照。在這偏僻的貧民區,和我一樣曾到過中央圓環受高等教育的人屈指可數,隔壁的老廢物大概只有幼稚所畢業吧。這些人只要訓練到一定程度,植入個適合他的模組就算是結束義務教育了,往後幾十年就做著同樣的工作。沒錯,從小到老。

  「於是他們都照著政府給的劇本演出。」這句話一直在我腦中盤旋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