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3, 2006

牯嶺街

上一次帶著這種感覺走過這條街, 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四年前嗎? 三年前? 或許時間不重要, 重要的是從高中到現在, 我仍舊沒有長大. 學了更多東西, 當然, 更了解到自己的無知 (熱力學教授的箴言); 但是無知是可以忍受的, 不能忍受的是那種歷史不斷上演的感覺.

更糟的是, 呵, 連從前引以為傲稜角都被磨掉了. 剩下的, 只有那甜中帶點苦澀的回憶.

或許是跟天氣有關, 這身黑色外套更顯得笨拙; 抑或是那一字一句, 讓我的存在變得累贅. 走在悶熱的盆地裡, 彷彿一切不愉快都可以加溫到沸騰, 耳邊環繞的盡是逼逼響蒸氣鳴聲. 從昨晚累積到今晨的滿腹苦水, 在肚裡不斷翻騰, 偶爾從口中吐出幾句, 但馬上又緊閉壺口.

從地下室踏出來前, 滿心期待夜晚的空氣會沁涼些. 但牯嶺街的地面仍舊微溫, 黏膩的風迎面吹來, 連小劇場都緊閉門扉開起了空調. 嘆了一口氣, 人生啊, 不是這樣搖搖頭念這三個字就可以浪漫地過的.

不想得到? 想得到? 別人會跟你說..."沒差"; 只是想要有所得, 就會多了些波折, 多了點辛酸, 當然相對的, 也多了點甜蜜.

在往南海路的轉角, 我選擇了後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