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2, 2006

後山

村落

媽媽過世後,我自己一個人生活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我和住在附近的村民們不是很熟,也不常交談,他們的生活我也懶得去理會。事實上,我想我有後天的溝通障礙。每當我開口講話,他們總是刻意遠離我,好像我和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那是在媽媽過世之後才開始的,這點我很清楚,但我始終搞不懂為什麼。

有時候我會想:是否該離開這個村落,搬到其他地方去住?離這裡不遠處有條河,那裡的村落據說比這裡大上好幾倍。甚至還有很多年輕女孩。不只是本地的女孩,還有來自其他地區的妙齡美女,想到這裡我的心就癢癢的,有股熱流往下衝。這種感覺是最近才有的,還沒有其他人知道。或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想不到,要離開家鄉的日子,來得比我想像中還快。

不久前的某個早晨,隔壁大嬸(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她,姑且先這麼說吧)跑來找我,示意要我去找長老們。該不會是因為我沒去例行的晚禱吧?那時我心想。可是我已經好些日子沒參加集體聚會了,怎麼現在才要找我過去談?另外,我還沒有被長老們召見過,甚至連他們的長相也不大熟悉。

不過既然是長老的指示,也只有服從的份。

「我們要給你一個任務,」我還沒坐定,其中一位坐在右邊長老就開口了。他的聲音低沉而溫和,「讓你到後山走走。」

「後山?走走?」我的腦子還沒轉過來,坐在我對面的長老又說:「年輕人,你聽過山上的事情吧?我們曾經一再提醒的…」喔,是啊,我當然知道。

從來沒有人敢到山上。從村落裡看不清楚後山的情形,即使是在天氣好的情況下。對村民而言,那裡是絕對的禁區。

村落裡的長老們總是告誡我們:「山上的空氣會致命,千萬不能到山上去。」不只是空氣,據說在山上活動的生物會用各種殘忍的方式掠殺上山的人,折磨他們到心跳停止還不肯罷休;有人曾說,那裡是神明居住的地方,所以有各種毒蛇猛獸守衛著,不讓凡人接近。不過我不大相信。我記得小時候媽媽曾講過各式各樣關於山上的傳說,不過詳細內容早忘記了,只剩下模糊的印象。或許這些傳說只是為了讓我們對後山產生恐懼吧。至少,我只相信長老們的說法。

為什麼要派我去?這不是等於叫我去送死嗎?我心跳加速,直冒冷汗。過了一會兒我才回過神來,發現長老們個個面無表情。我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多胞胎,否則怎麼長得那麼像?

「山上的空氣不是有毒嗎?」連我自己都聽不到我的問題。我耳中全是心臟的砰砰聲。「為什麼要派我去?山上發生什麼事了嗎?如果這是我沒來參加晚禱的懲罰的話…」我可以感覺到滾燙的眼淚從眼眶一湧而出,在臉頰上灼燒著。

「年輕人,別問這麼多問題。真正的疑惑要等你上山之後才會發現。就像沒有人願意主動跟你交談一樣,你難道不曾想過為什麼嗎?我想你是曾經想過的…呵呵。於是我們給你這個機會,讓你去尋找答案。」

「在山上會有答案?」

「如果你幸運的話。」

「那我會不會死…?山上的空氣到底…」

「你可以開始準備東西了。回去吧。」

於是,現在我站在往山上的小徑入口前,眼前所見似乎是一條石板舖成的道路,不知道這是誰在什麼時候為什麼舖的?我不斷地想起當時長老們和藹而慈祥的笑容。那代表著什麼?我不會死嗎?這裡雖然離村落很近,但我從沒來過。不想,不敢。這邊沒有圍牆、柵欄,但是沒有村民會靠近。恐懼?敬畏?是什麼力量讓村民這麼怕這座山,以致於從來沒有人敢上去?還是以前長老們也曾派過其他人上去,只是他們沒有回來?等等,如果沒有人上過山的話,這條路是誰闢出來的?

在想到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已經踏上了第一個石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