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8, 2006

Uh...

To be honest, I wanna lay down with them... to enjoy the suntan.
(And in fact there were six of them on the grass. I only captured three of them.)

Monday, December 25, 2006

This semester is almost over !!

My biggest thanks still goes to my sweet heart ^^.

The picture here is irrelevant to the title...

Thursday, November 30, 2006

The Fountain


Definitley the most creative and obscure movie this year.

Different from his previous hallucinatory works ("pi" and "Requiem for a Dream"), this time Darren Aronofsky tried to tell a vivid story with three parallel structures. Time settings are said to be AD 1500, AD 2000 and AD 2500. However, the precise time points aren't necessary since the actual relationship among these three spacetimes are also untold.

The most outstanding part of this movie is its original sound track, which was also used to decorate the official trailer. The CGIs are full of originality but lack of shock, I guess it was the result of the budget shortage.

Still a fable that worth watching.

Tuesday, November 28, 2006

Accelerando [by Charles Stross]

Charles Stross' Accelerando is a terrific post-cyberpunk SF novel. Mainly telling the story about one family(If there's still that kind of social micro-structure) and how the technology (including alien life forms) reforms the entire solar system, Stross leads readers to the most fascinating and intricate future world.

I read the novel during the summer vacation and found it very profound. How deeply will the Internet change our world? Is there a limit of computer and A.I. development? Will the first encounter with alien intelligence (or other form of "incarnation"...whatever) ameliorate our civilization or the opposite? What is humanity if all of us can live forever?

A "must-read" in my list!

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Really busy

Tomorrow is the midterm of electromagnetics, and applied electronics for the day after. Actually I've already taken these two courses before, but the second time always sheds some new light in different aspect, as well as on different level.

Image potential, that's what I've astonded by this time.
Bravo there's such a elegant method. Bravo!!

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歸途

  這是我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投倪匡科幻文學獎的作品. 入圍復審是意料中的事, 被刷下來也是意料中的事. 因為看了幾屆的評審結果, 大概可以知道主辦單位的level到底在哪裡. 參賽的確是一興起, 腦中隨時都有點子可以寫科幻小說, 所以也不用花太多時間構思. 這篇作品是我兩天左右完成的, 現在終於可以放上來給大家看看.

===========================================================

歸途

  「『嗡』一聲,能量的規律震動從闃寂的宇宙中乍現:從一個點開始,向其他時空傳播出去,溫柔地撫慰著所有即將誕生的星系,彷彿向她們宣告:『繁星,妳們將孕育我的骨肉,繼承我那最孤寂的回憶……』雖然只是能量傳遞的形式,這份最原始的慾望卻在億萬年後被賦予了千萬種名稱;週期性演化加上不可預測的本質,使混沌成為歷史途徑的主宰。由於尺度大小的懸殊、溝通模式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太多繁瑣的稱謂,使我們早已遺忘了最初的靈魂…」

  長老低沉的聲音回盪在聖堂中,他抿了抿嘴,望向我這邊,「……而此人的逝去,正是他前往下一站的起點。毋須多念,諸位!他將奔向時間起點的懷抱,再次體會真正的生命!」長老雙手合十,向我和家人深深一鞠躬。

  凝視著躺在台前的父親遺體,我流下核戰後的第一滴眼淚。

-----------------------------------------------------------------------------------------------


  從逐漸清晰的心跳聲,我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漫長的冬眠期使我的眼皮異常沉重,先闔著眼好了。神經網路的結點興奮地迸出火花,電子在神經元間飛快地穿梭著,波動的同步化於剎那間完成。我,若無意外的話,已經在這狹小的空間中沉睡了兩萬五千年。而我的甦醒,意味著這艘行過無數星系的太空艙已經接近「最終」的目的地。

  是的,兩萬五千年只是我從上一站到這裡的時間。若把全部的旅程加起來,或許有上千萬年?如果時間還有意義的話,此時此刻,我的故鄉應已消失無蹤。

  從母星出發,經過四個月的人工休眠,我先到了沒有陸地的喀斯馬鉈星。躲在太空艙中觀察長達數百公里的巨型蠕蟲,利用百萬隻側毛的擺動在濃稠的大氣中悠哉地遊蕩著。

  我努力地回想起那是我生態調查的第一站。

  接著,在從未有人抵達的崑氏星,與狀似蝙蝠和猴子混血的原住民共同生活了一年多。那裡的生活非常悠閒,除了最後的離別:為了留住我──原住民眼中的神,那些陰險的生物暗地破壞了太空艙。

  雖然仍順利升空,但導航系統在返回母星的途中出了差錯,太空艙嚴重偏離了正確的軌道;燃料耗盡後,我被吸進一個時空重力異常的區域,太空艙受到猛烈的衝擊與壓縮,我的身軀被撞得血肉糢糊,雙臂被扯斷,只剩下頭顱和上半身仍勉強維持生理機能。

  在濃厚的煙硝味中,我失去了知覺。

  恢復意識時,眼前的景象嚇了我一跳:四週的環境一片空白,但有另一個「我」正仔細地端詳著我,「你是誰……?」我的聲音顫抖著。

  「我是『造樹者』。我正準備開始治療你,沒想到你居然醒了,」天啊,連聲音都一模一樣,我想他大概是種會模仿他人的外星生物吧。造樹者?什麼怪名稱?「別緊張,這只是種表現的形式罷了,」他指了指「我」的臉。

  「我的身體……」

  「你的身體很精緻,有著兩種完全不同的構造系統,組成的物質很不一樣。」

  「那應該是……太空艙,」他應該是把我和太空艙的機械系統混為一談了,「等等,你該不會以為交通工具是我身體構造的一部份吧?」

  「交通工具?那是什麼?我不懂,」他睜大了眼瞪著我。我從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可以看起來這麼蠢。這時我才發現他的下半身被一層泛著淡綠色光芒的膠質覆蓋著,膠質中伸出無數金色細線,正慢慢地攀附在「他的駕駛座上」。趕緊低頭一看,原來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你……你做什麼?」

  「修復你的軀殼,好讓你的靈魂有所安居。」

  「但,太空艙不是我的身體!」我大聲驚呼。

  「安靜點,你需要讓自己平靜下來。太過浮躁的靈魂會無法和軀體契合的,」就這樣,我又昏了過去。

  待我再度睜開雙眼時,原本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離之處已長滿千百條粗細不同的金線,向下蔓延到太空艙駕駛座外,盤根錯節,彷彿是新生的血管網路與肌肉纖維。另外,兩隻斷臂已被重新接上。我訝異地舉起手臂──一點外科手術的痕跡都沒有,可見這星球的生物具有極先進的醫療技術。看著自己的手指靈活地活動,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在作夢?

  「很美吧?」這次我沒看到任何「人」,四周環繞的是溫暖的……陽光?聲音似乎是直接浮現腦中,而非以聲波的方式傳遞。但,是的,仍是我自己的聲音。「你的復原花上我不少時間呢!」

  「你是?你們是……?這裡是什麼地方?」我想起他曾稱自己為「造樹者」。

  「我,這裡只有我一個『人』陪著你、照料你。我是另一種形式的存在,另一種能量的表現,另一種……啊,不要覺得我是在故弄玄虛,因為我和你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生命形式。生命!這稱呼真是太美妙了。這裡是我居住的世界、我照料的花園。」

  「所以你是……外星生物?」

  「不,你才是……外星生物。」我甚至可以聽到微微的竊笑聲。

  「為什麼之前要裝成我的模樣呢?」

  「怕嚇到你啊!」笑聲更大了。第一次發現自己的笑聲如此討厭。

  沉默了許久,在陽光的持續照射下,我體力逐漸恢復。雖然下半身已完全消失,但總算是撿回了一條命,「你為什麼要救我?」

  「為了研究你、為了瞭解你來的原因、為了得知你將往哪裡去。」他回答似乎都不用時間思考的。

  「我的迫降純粹是個意外。這裡並不是我原先預計的目的地。」

  「那,你的目的地是哪裡呢?」他輕輕地問。沒想到自己的聲音竟變得如此溫柔輕暖、富吸引力。果然,一個人的聲音特質還是和說話的內容有關。

  「我是個生物學家,嗯……因為我來自的星球上的生物幾乎全部滅絕了,我只能前往其他星球作生態調查。為了完成我的任務,我決定前往一些尚未有人去過,也沒有人敢去的地方。只可惜,我的太空艙在途中被其他生物破壞……」

  「你是指你軀體的一部分被他們傷害了。」他已經把我和太空艙誤認為一體,再多作解釋也是白費力氣。

  「嗯,算是。」

  「你說到你是生物學家,那你研究的是萬物生命神秘的起源、循環不息的靈魂紊流、宇宙中最詭譎的繼承模式?太好了,我們有著相同的使命!雖然我是『造樹者』、『生根者』,但是我比較喜歡『園丁』這個稱呼。你居住的世界有『園丁』一詞嗎?」

  「有,可是……第一,我的研究並不是在探討生命的『起源』,那太困難了。我的研究是像:器官形態學、族群動態學、量子生物技術、腦神經控制理論……等等;」我把曾經在學院裡聽過的課程全搬了出來,才想到有很多內容早已忘得一乾二淨,「第二,在我的母星上其實已經不需要園丁了。最後一株植物在我還未出生前就已經消失。」

  「真是可惜啊,原本想說終於找到知音了呢,」他,姑且稱之園丁好了,長嘆一聲,「我最擅長的就是替樹木生肌長肉,看,我把你修復得多完美!我喜歡看樹木們交配時歡愉的律動、開花結果時痛苦但感動地落下滴滴血淚,還有,凋零時化作晶粉魂塵飄向時間的終點……」園丁語氣略帶興奮地說著。

  「在他的世界裡,植物都是會動的吧?」我想。但最後一句話挑起了我的好奇心,「你說,樹木會化成粉塵飄向時間的終點?」事實上,我不期待園丁能給我滿意的答案。

  「生命週期告一段落,靈魂總要前往時間的終點,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啊!」果然。

  「我不懂,你提到了時間,卻又提到了靈魂?難道生物死去之後……靈魂這種『物質』真的存在嗎?『物質』又怎麼會通往一個形而上的終點呢?」

  「我不懂你的疑惑。我的使命之一就是為即將離去的靈魂指引方向啊!終點當然存在。」

  「所以你知道怎麼去……『時間的終點』?」

  「是的。」

  「告訴我吧,那將是我要去的地方,」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心跳逐漸加速,不知為什麼這句話就這樣脫口而出了。我不是應該要想辦法回母星的嗎?故鄉不是有我最期盼的家人嗎?或許是冒險精神使然吧?我決定一探「時間終點」的真面目。

  「這麼一來,三個問題都獲得解答了!」他得意地說,「有個小要求,在我告訴你該怎麼去之前,可以和我多聊一點關於你的世界的事物嗎?」

  「嗯,」我笑了,我想,園丁也同樣用我的臉笑著,「當然沒問題。」

  或許我們聊了幾個小時?幾天?幾年?時間長短對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來說並無太大意義,溝通時的喜悅早已把長時間的孤寂給屏除了。一開始,我向園丁描述母星上的社會結構與個體間的互動,他聽得津津有味。他不知道什麼是族群,不知道什麼是城市,更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他是唯一的、孤獨的園丁。

  對於我的研究他則是始終嗤之以鼻。他堅信著生命的研究是要探討最初的起源。

  而我也漸漸了解到,這個世界除了他之外,都是無法溝通的巨樹。園丁悉心照顧巨樹,看巨樹從果實中「破殼而出」,如母親般撫養他們長大。經過幾個世紀,巨樹開花,耗盡他們所有的體力交纏、交配,產下果實……

  「然後,航向時間的終點,」園丁再度以我的形象浮現眼前。他終究沒有讓我親眼目睹這個世界,我想他有他的原則,就如同他不求巨樹的回報一樣,「也是你的終點。」

  「你真的從未去過那裡嗎?」

  「沒有,那裡不是我應該去的地方。別再多問了,到終點的途中你還得經過許多地方呢!」

  「所以,是我該離開的時候了?」

  「嗯,我已經將前往終點的所有知識傳送到你的思考中樞,這軀殼會舒適地載著你的靈魂的,」原本的金線已長成粗大的根莖,爬滿了整個駕駛艙。最細微的根毛則深入太空艙的機電系統,將我的神經網路和太空艙的光元處理器緊密地串接起來。應該說,我很佩服園丁的「嫁接技術」吧?「這裡只是第一站,你要經過好多站……」他再次強調。

  「謝謝你。」這句話我一直忘了說。

  「再見,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罷了。」他舉起手向我揮了揮。

  一陣強光。

  當視覺恢復時,我已身在熟悉的太空。從上一站航向下一站,輾轉行過多少星系?數不清了。每到一適合之處,我這嵌合的身軀便會漸漸適應當地的環境,如同一棵樹般,一點一滴地從土壤、大氣、恆星的輻射能中吸收養分,補充前往下一站的能源。園丁給予我的知識,即是如何不在宇宙中喪失能源的航線。而飄流的途中,我則像植物般睡上幾萬年……。

  然後就是現在了。

  我奮力睜開雙眼。開眼、闔眼、開眼,幾千萬次的週期動作要告一個段落了!到達終點之後,我還能活下去嗎?我……還會再見到母星上的家人嗎?怎麼突然在這個時候想起了故鄉?明知道已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看見那麼多星系的誕生與死亡……。

  忽然,一團柔和的光芒從我右側滑過。定神一看,光芒的形狀猶如一隻火鳥,優雅地在星雲間滑翔,拖曳著一條長達數光年的尾巴,畫出鑽石般閃耀的軌跡。不,不是火鳥,她是隻以放出紅、藍、白色光芒的恆星為斑點的魟魚,每次振翅都拍出足以毀滅一顆星球的粒子風暴。我可以感受到她所產生的時空漣漪,一陣陣地打在我身體──太空艙壁上,拂出清脆的弦音。我全身震動著,有股強烈的燒灼感。

  巨魟游向的前方,是一顆巨型的光球,其閃亮的程度比我所見過最亮的恆星強好幾倍;其大小更非能以其他星體來形容,只能說,比我所見過的任何星系還要大!「沒錯,這就是終點了,」我心想,尾隨著巨魟朝光球飛去。等到巨魟接近光球之後,我才恍然大悟:那耀眼浮動的光芒並非球體本身發出的,而是兆萬隻巨魟環繞在其四周!她們的尾巴劇烈擺動著,彼此之間碰撞摩擦,激發出更刺眼的光芒!

  「終於到了,」我的身軀燃燒起來,沒有痛苦。我看到自己逐漸幻化成和她們一樣的形體,身上冒出恆星斑點,張出超越空間的鰭……翅……尾……「我要進去!」我奮力地擠著,剛形成的尾巴開始以螺旋推進的方式扭曲時空,接下來只聽到「嗡」的一聲……

  「我知道了!原來我已經……」我是……

-----------------------------------------------------------------------------------------------

  我從後方輕輕地摟住妻,雙手來回撫摸著她平坦的小腹,「真的嗎?妳真的懷孕了?」

  「嗯,你就要當爸爸了呢,」妻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微笑,「怎麼,高興得說不出話來啦?」真是太驚喜了,昨天剛升上銀行經理的我,居然又收到這個好消息。大戰過後和妻來到這個新天地,每次上教堂做彌撒時所祈禱的事終於實現了。

  我把妻緊緊抱住。因為新生命,我流下了八年前逃出集中營後的第一滴眼淚。

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我目前在做的專題



昨天中秋烤肉, 去捷運站接女朋友的時候邊走邊想著一段程式要怎麼寫. 是的, 我現在已經不是在弄材料模擬軟體了. 暑假快結束時, 陳老師和我聊天後, 覺得我可以自己寫點 matlab; 剛好學弟妹們有幾個人也是要到我們這邊, 摸軟體的事情就交給他們玩.

目前我的研究方向是 charge density wave (CDW), 探討這種波的...同步化現象(在低維材料上的不同domains). 化簡到最後, Kuramoto type 的模型又出現了. 所以簡單來講我現在在寫的東西就是 Kuramoto model. 只是到時候我必須把 CDW 和我寫的東西做結合. CDW 算是固態物理裡面比較近代發現的現象, 算是種相變, 因此用 Kuramoto model 來模擬並不是沒有原因的.

希望學期末不要被老師釘死 XD

Friday, September 22, 2006

Netherlands is really an international country XD

Recently I was searching the information about graduate studies at Netherlands, I found out so many interesting and cute details. Here's one of them (from Dutch immigration authority, FAQ):
Do I need to be married to be able to bring my partner, or can I get a visa for my boyfriend or girlfriend as well? What if I have a partner of the same sex?
You can get a visa/residence permit for your partner even if you are not married. The partner can be of the same sex as yourself. The main criterion is that your relationship needs to be "durable and exclusive" and you must be living together.
That's really outstanding. What an open country...XD

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好多事情呀!!

The situation now is intricatingly exciting.

There are so many issues about credits, courses, and graduate studies that I must contemplate on. And the preparation of GRE and TOEFL is a winding road.

Though, I won't fall.
Because of you.

Saturday, September 02, 2006

開學

應該我第三次在這板上用這個標題吧, 很高興能夠繼續用下去.

再兩個禮拜就開學了, 感覺這暑假過得很快(比以往啦). 有些號稱要生的東西還是沒法生出來, 不過想想, 其實也早知道最後結果吧. 自己的本性就是這樣, 隨隨便便的, 就是懶.... 要不是有學點法文, 還真是腦袋空空啊.

大四, 在我們系上大部分的人都跟教授好一陣子了, 只有少數人, 像我, 現在才開始起步. 老實說我並不怎麼期待實驗室生活. 有時候坐在實驗室裡, 腦袋一直在想著怪點子, 但是眼前的工作離那卻好遠. 我很期待開學的原因, 就是可以上社課, 稍微脫離僵化的教育體系...就算只有一下下, 也很讓人滿足.

或許我還是比較喜歡當(ㄤ/ㄤˋ)學生 XD

Tuesday, August 29, 2006

總是一次想做太多事

要唸數學, 要寫小說, 要運動, 要看電影, 要準備英文... 喔, 還有社團, 家教和專題.
到了大四還是不得閒啊, 是說, 閒的話又會有種罪惡感 (嘖).

少說多做還是不變的原則.

反正...到開學自然就會變乖了.

Monday, August 21, 2006

劇本(下)

written by Shummy

  這話所影射的人們又是哪群?想必不是出自我的自言自語,但我竟憶不起關於說出這句讓我心有戚戚的話的人的一分一毫。和這話比起來,要怎麼擺脫這腐敗的地方似乎比較切身。我用手指猛力地按壓了幾下眼前液晶表面的報紙徵才版,才把應徵要求送出,老實說,那顯示感應幕早就遲鈍到就算大象一腳踩到上面它也不會有反應的地步了,但是我那窮酸的每天都得固定早餐型式的補助也只配的上用這種二手貨。

  說實在我並不覺得這是我該出現的地方,但誰叫我在去年栽了那麼個跟斗,要不也用不著生活在垃圾住的地方,最沒用的是,我竟忘了那讓我龜到這鳥行政區的人的名字。不過就算記得,我也不能做什麼。所有的事都是預先安排好的,我就是該花個把年的時間待在這只有食人編輻肯飛越的地方,也許那天我又可以回到中央圓環去了。

  我不相信宿命論,從以前到現在。是而與其說我是命中注定要不得志一段時間,我倒寧可相信這只是政府計畫的一部份。這麼想至少好過一點,雖然是為了這個沒用的鬼政府。但我還是愛這個國家,願意為它犧牲一切。像小王這樣的死法是不錯的,死前還為國家出了一份力。最近能源短缺。

「小王。嗯,這綽號,越唸越覺得熟悉……。」冷氣機猛然發出一聲砰響,打斷我的思路。我看向那台狀態臨近報廢的機器,不以為意地吐了句髒話,盤算著我到底是要花上幾十點把那台報廢的玩意修到可以承受下一次的開機然後再燒壞一次,附加捱餓一星期,還是要熱死在這鬼地方隨後發臭像隔壁老頭養的那盆騰格氏食人花,不過好處是可以再吃上幾餐像樣的。

  正當我走冷氣(吧)前,要檢查它損壞的程度時,嵌冷氣的那整面牆嘩然往外傾倒,惡臭像爪藤向我侵襲而來,我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把我往牆洞外吸。一時間我身邊所有的事物都像風扇上的油垢一般扭曲旋轉在一起分不出界線和顏色。我說不出「頭暈」一詞來形容我的感覺,只覺得腦袋裡像是突然被塞了很多東西一樣犯疼,有液體從額上流下臉,一會又停止流動,終於我看清四周,鎢金屬光澤帶毛的大片膜翅煽動空氣,使我身側處於半真空的狀態,一些血霧飄在眼前彷彿絳紗凌空垂掛。

  是蝙蝠攻擊。而我開始墜落。

  我知道生化爐裡的細菌來自崑氏蝙蝠腸內的共生菌,它能分解所有有機物質,包括保麗龍塑和膠纜繩。我知道那些蝙蝠金屬色的翅是用什麼金屬纖維織成,用什麼編法好讓它能承受飛彈的攻擊。我知道政府計劃把過剩的人口──那些不事生產的人──當作燃料來支持正在發展的國家建設計畫,反正他們也不能為這國家做什麼。

  生化反應爐離我越來越近,我感到臉部發腫,呼吸道癢得讓我不得不一直咳嗽,每次大口吸進的氣體都含有腐敗的惡臭和大塊到可以感知到的菌落,它們一接觸到有機物就開始分解,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臉部和氣管表皮的碳原子正在遠離我。不想看到自己被分解的樣子,於是閉上眼睛,而闔眼前的最後一幕卻成了後像在我腦中停駐──一張臉,即便腐爛得差不多了,我還是認得出來,身為同事的他曾對我說:「你這下知道政府為何大力支持我們純化那種細菌並准我們進行基因改造了吧……」小王穿著白袍的身體在青白色日光燈的照射下顯得恍惚,「窮人沒有力量,於是他們都照著政府給的劇本演出。」

(完)

Friday, August 18, 2006

Saturday, July 29, 2006

科幻獎的迷思

其實原本在上一屆(2005)就想參加了, 但看到上上屆的獲獎作品之後, 實在對評審的素質不敢恭維. 我想, 有很多具有真科幻風骨的作品或許在初選的時候就被淘汰掉了. 那你會問, 什麼是真科幻風骨呢? 我的想法是, 當一部科幻作品能夠脫離科技的束縛, 脫離批判的桎梏, 以"科學想像陪襯"的方式來表達人類最神秘的靈魂....就是一部上乘之作. 所以, 從我的原則來看, 自己以前寫過的兩三篇極短篇都是不合格的.

倪匡科幻文學獎網站的留言板上, 有人問起了科幻小說是否要講求合理性? 我認為不用. 對於一個正開始走向科學研究道路的人來說, 會這樣回答似乎很奇怪. 起因是, 高中畢業時遇到了貓昌等人, 打破了我對科幻的傳統想法: "科幻裡的科技一定要是可能實現的." 為什麼科幻要為科學服務? 為什麼科幻一定要背負著合理性的包袱? 把這些枝微末節通通捨棄吧! 那時, 我開始閱讀一些歐美作家的科幻作品, 讓我對這些作家本身的人文素養以及知識淵博感到讚嘆! 原來, 中文科幻在某種程度上仍維持在 techo-thriller 上打轉. 要往科幻發展仍有很長的一段路.

在科幻小說裡,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情感. 若要寫出真正有情感的科幻作品, 還是得先從充實自己做起.

我讀的作品並不多, 一個學期能K掉一兩本英文小說就滿足了, 大部分的時候是同時間兩三本一起閱讀. 中文的速度就快多了, 通常會趁著學期初有空時掃掉幾本. 事實上, 從電影裡能獲得的靈感並不多, 現在的科幻片已經動作化了. 只有少數別出心裁的小電影仍有一看的價值. 而台灣觀眾能夠接觸到這些小電影的機會卻少之又少...(sigh)

一些想法, 還請各位多指教.

Wednesday, July 05, 2006

我和同步化

  我開始接觸同步化現象和Kuramoto model是在大二下學期。那時候原本預計要修物理系龐寧寧老師開的非線性動力學(事實上也旁聽了半學期),因此讀了Steven Strogatz的書,Nonlinear Dynamical System and Chaos,深覺Strogatz是個很傑出的學者(不管在教育或研究方面)。某一天心血來潮,上SDOS查了一下Strogatz的publications,發現剛好有篇新的review,講的是同步化領域中很有名的「Kuramoto model」的發展(當然,那時候是我第一次聽到Yoshiki Kuramoto的大名)。剛開始讀的時候雖然覺得有趣,但很多地方讀不通,尤其是一些數學的部分卡了很久;加上大二下的課程較重(我修了27學分,包含三門基礎數學課、兩門物理課),閱讀的工作在學期中時便停了下來。一直到學期末,我才又重回Kuramoto model的懷抱。

  升大三的暑假,再次閱讀該篇review,能懂的部分已經達90%了,但有些細節像是spectrum的分析仍一知半解。於是,我又去找了另一位對於Kuramoto model 同步化穩定性理論分析有不少貢獻的John Crawford的文章來讀。他的數學推導對像我這樣沒有很深厚數學基礎的人來說,讀起來非常吃力。在經過兩三天的掙扎之後,我還是決定放棄。八月底,我決定直接寄信問Strogatz要從哪方面下手,沒想到他真的回信了!他告訴我去讀另外一篇他和Mirollo合作的論文,算是比較簡單的。開學前到日本遊玩的幾天,有空的時候我就翻翻這篇論文,也開始自己整理出一篇Kuramoto model的簡介。



simulation of Kuramoto model


  大三開學的前幾個禮拜,我還是回到spectrum的問題上,不過解決管道換成直接和田光復討論。大三上學期,很幸運地簽到了機械系伍次寅老師開的混沌力學導論。這門課上得很扎實,尤其是在「數據處理」和「還原相空間」等方面講得很仔細,有別於以往數學系和物理系的相關課程。期末還有team project,我們這組作的就是Kuramoto model的模擬。這是我第一次接觸Matlab(以往都只有用Mathematica);事實上,到後來我比較習慣用Matlab,Mathematica反而少用到。

  現在,我比較感興趣的是mapping形式的Kuramoto model。這方面主要是在討論chaotic systems彼此之間的同步化效果和網路的關係。例如:很多個logistic systems耦合在一起的行為是否只和各自的特性有關?網路的連結形式(scale-free、small world…etc.)對於同步化的影響?Noise對同步化的影響?…等等。


coupled logistic systems with Kuramoto model structure



  是個很有趣的領域就是了。

Saturday, June 24, 2006

劇本(上)

  遠方的太陽像是即將熄滅的燈泡,泛著紅光,是為日出。浮霧環繞,從這裡看不到地平線,只聽得到遠方傳來的警笛聲。

  清晨,我才敢踏出戶外:根據新聞報導,崑氏蝙蝠在夜晚抓走的人於這幾個月間突增,國防處正想盡辦法對付這些突變種。所以即使氣溫高達攝氏45度,日出之前待在室內才是最佳選擇。

  陽台上的冷氣有氣無力地運轉著,把屋內的熱氣一喘一噓地咳出;嬌喘呻吟,我期待的高潮始終沒有來到。它就這樣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毫無間斷。多麼期待他就那樣燒掉,而不是在這苟延殘喘地震動著。鏽了大半的風扇葉片,黏上了一層乳黃色的污漬... 隨著馬達的週期,污漬旋出了一座扭曲的銀河系。

  我啜了口冰奶茶,酸甜的流體滑進食道,稍稍降低了點體溫。「奶精太多了,」我想,「早知道應該點冰豆漿的。」只是,每次走到早餐店和老闆講「一杯中冰奶,一份蛋餅」的反射動作似乎無法抵抗。

  朝隔壁望去,相同的陽台結構,相同的破爛冷氣,但那邊住的是個公務員退休的老頭:比我好多了,至少每個月有一百單位的補助點數。「還不是我們這些納稅人…」這時我才想到我已經被炒魷魚兩年了,也是靠著補助過活,「嘖!」

  不過,好幾個月沒看到那老廢物了,不知道是不是已經睡死在浴室裡?反正這附近的空氣很臭,就算腐爛了也沒人會發覺。下方兩百公尺處,正是這個Reborn City最大的生化資源回收廠;小王上次還跟我說,自殺時直接跳下去剛剛好,將自己化作再生能源的一部分。「如果你想和全身潰爛的病死豬一起飛向天堂的話…」我回他,這叫做「反激將法」。

  隔幾天他真的跳下去了。這樣掉下去大概要一段時間吧,不知道他有沒有大叫?可能臭氣熏得他連嘴都張不開。
 
  「科技越來越發達,智能不足的人卻越來越多」不知道在哪裡曾看過(或聽過?)這段話?真是小王的最佳寫照。在這偏僻的貧民區,和我一樣曾到過中央圓環受高等教育的人屈指可數,隔壁的老廢物大概只有幼稚所畢業吧。這些人只要訓練到一定程度,植入個適合他的模組就算是結束義務教育了,往後幾十年就做著同樣的工作。沒錯,從小到老。

  「於是他們都照著政府給的劇本演出。」這句話一直在我腦中盤旋著。

Tuesday, June 06, 2006

將來想去的學校或Lab

無按照喜好順序:

1. 加州理工學院應用物理:基本上這比較不像是一個 Institute,而像是一個 Group,裡面的成員有光子晶體界赫赫有名的 Yariv;新加入的則有上次來台大申請教職失敗的郭青齡

2. 康乃爾大學理論與應用數學所:非線性動力學大師 Steven Strogatz 任教之處。
(另外,Cornell NSF-IGERT 是個不錯的計畫。)

3. 法國巴黎第六大學(皮耶與瑪莉大學):以居禮夫婦為名的大學啦,有 Henri Poincare Institute ,法國最棒的理工學院。

4. 渾沌在馬里蘭大學:當然是必須要選擇唸物理所或是其他所囉,然後再加入這邊指導教授的團隊。這裡的教授都很威,有Yorke、E. Ott,都是渾沌發展史上留名的學者。

還有喔 待續

Monday, June 05, 2006

Singin' in the Rain

今晚,今晨,whatever... 講了很多,有種解脫的感覺。

那就來首歌吧。電影 Singin' in the rain 中 Gene Kelly 這首影史經典名曲,是在劇中角色歷經挫折,和愛人、老友討論了一整晚,心情舒坦後的寫照。音樂後段的純配樂,是 Gene Kelly 在大雨中表演踢躂舞技的片段。

Sung by Gene Kelly/From the movie "Singin' in the rain"

I'm singing in the rain
Just singin' in the rain
What a glorious feeling
I'm happy again
I'm laughing at clouds
So dark up above
The sun's in my heart
And I'm ready for love
Let the stormy clouds chase
Everyone from the place
Come on with the rain
I've a smile on my face
I walk down the lane
With a happy refrain
Singin', just singin' in the rain
dancing in the rain
ohh ia ohh ia ia
I'am happy again
I'am singing and dancing'in the rain
...dancing and singin'in the rain

把不好的情緒刪掉,看到的又會是不一樣的世界。
To be with u, that is the choice with no regret.
歌放上來了 (找好久才找到 Gene Kelly 的原唱版本呢),聽聽吧。

Friday, June 02, 2006

蘭花賊 (Adaptaion, 2002)

  一直聽人家說這部電影很好看, 影評也是好得沒話說, imdb上的rating更是高達7.8, 於是上週末心血來潮便到了總圖多媒體中心欣賞此片(好幾次在百事達要租下去都反悔). 該怎麼說呢, 大概這部片有趣的地方不是在他的故事本身, 而是整個拍攝電影的意念吧. 導演Spike Jonze和編劇Charlie Kauffman繼變腦(Being John Malkovich)之後再度出擊, 挑戰電影/現實/改編/角色/舞台的銀幕遊戲. 卡司陣容無可挑剔, 演技派梅麗史翠普飾演採訪並寫出蘭花賊一書的記者; 近年來轉型成功的Nicholas Cage, 則一人分飾編劇Kauffman雙胞胎兄弟; Chris Cooper更因演出蘭花賊John一角讓他獲得小金人一座(最佳男配角).

  故事開始於拍攝變腦的片場(這裡算是紀錄片), John Malkvich(在變腦中飾演自己, 你可以看出編導兩人超喜歡玩角色/演員錯置的遊戲了吧) 正在為大家信心喊話, 這是變腦裡面最重要的一場戲. 而我們偉大的電影編劇Charlie Kauffman(凱吉飾演), 正在一旁窮緊張, 不知道自己應該站在哪裡.... 讓觀眾了解Charlie是怎樣的一個人(懦弱, 面臨中年危機)之後, 隨即切到這部電影的重點: Charlie 接下了改編蘭花賊一書的任務. 劇情也由此分成兩條: Charile痛苦地想著如何改編一本沒有劇情的書, 時時被雙胞胎弟弟騷擾; 女記者採訪蘭花賊, 兩人之間萌發出曖昧的感情. 電影最後兩條線合而為一, 還添加了一些動作片元素(呵).

 論演技, 100分(我尤其喜歡凱吉飾演的編劇兄弟); 劇情, 75; 創意, 90. 雖然最後的震撼並不如變腦般後座力十足, 但也算是個不錯的小品了.

Sunday, May 28, 2006

金屬 nanowire



金屬nanowire最近被發現具有shape memory (形狀記憶)和 pseudoelastic 的性質。因為nanowire 的表面效應比一般合金大,所具有的特性和bulk相當不同;類似martensitic transformation和雙晶的變化會產生。在進行拉伸試驗的過程中,原本穩定的<110>/{111}nanowire受到應力影響而重新排列成<100>狀態,在溫度低於臨界溫度(400K)的情況下,此<100>狀態會維持固定,但當加溫至臨界溫度上時,nanowire會因為晶格重新排列而回到<110>/{111}狀態,故具有形狀記憶的效果。跟一般的形狀記憶合金相比,此nanowire可達到的應變量為40%,遠高於合金的10%。(參考Harold S. Park等人的論文)

Saturday, May 27, 2006

改版囉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比較喜歡這個版本呢? 弄了 exobud 的小面板放音樂~~ 接下來就剩下招牌的圖片還沒完成而已!!

Mind

這世界,的確是由自己的心智建構而成的。
念頭一轉,整個世界又重新洗牌。

呵,這瘋狂的世界。

或許因為瘋狂吧,我愛死這天殺的世界了。

Saturday, May 20, 2006

血如噴泉

誰說一齣劇一定要有劇本?劇本在哪?就算跌入亞陶那扭曲變態血腥殘酷的腦中,也找不到劇本。第一次踏入劇場的我,深深感受到那種臨場的震撼:幼稚華麗優雅錯置的人偶,在另一群自以為旁觀者的人偶監視下,以機械式的動作探索著(做)愛、上帝、火山、完美的世界。

三階段的幻覺緩慢地侵蝕著大腦,直到腦殼中空無一物。空間從近到遠,切割成三層:外表、夢境、地獄。靈魂從地獄躍升,浸淫在生命的夢境裡,最後從母體竄出,來到這充滿綠意與陽光的童話世界。但是,現在我們倒帶來看。

所有關於感情的對話,毫無意義但流利地重複著,偉大的愛情終究淪於交纏的軀體。男與女(或是,外表化為女性的男;以及外表化為男性的女) 在真善美的表世界中不斷地翻滾、愛撫、深入,但卻毫無交集。但至少,在這裡,最後的遺言不會跳針。

深入大腦皮質,介於地獄和人間的夢境浮現:潮濕、溫暖的水池,是女性最私密的神聖的部位。揉合性感與敏感,這裡是孕育萬物的溫床。「一、二、三、四」,上發條,生命開始!男與女仍難以判斷,破碎的軀體漂浮在羊水中,啊,失敗的作品!所有原始的生命在子宮內逐漸成形,意識逐漸清晰,人格二分裂。所有的對話在這黑體空腔內迴盪著,共振、發紅發燙… 成對染色體間彼此長達數分鐘的謾罵,遂成為整個惡夢最甜蜜的回憶。

整個夢境裡只剩下優雅的法語和童謠仍有分析價值,姑且讓醫生們用麥克風刺進肚皮裡看看是誰在說話吧!啊,我從旁聽到了原始的慾望:生命需要不斷地吃,需要奶子,需要不斷地填飽肚子。需要性。

於是,地獄降臨。在這裡,語言尚未形成,連原始都稱不上。意識樂音,在太虛幻境中不斷升騰;此時,碩大的第二性徵粉墨登場,只有在成雙成對的情況下,他們才能投胎到另一個世界。混沌、純意識。沒有肉體。

最後,血由四處落下,是極度冷凝的玻色子;敲擊在地面上的,卻是旁觀者的憤怒、困惑,以及無知。不難想像這個劇場,或是,這個宇宙,已經中毒太深,把現實與夢境合而為一。還好,我沒有摀住耳朵。狠狠的刺吧!血如噴泉!

以上,是受到重度傷害的病患對於染病過程的描述。

以一個醫師的觀點來看,病患中毒已深。這類疾病的症狀類似 PKD (Philip K. Dick) 徵候群。從對於幻境的描述,可以了解到藥物對於想像力的強化程度,超呼預期;只是之後呢,「永久的腦部傷害」...。這讓我想起 Darren Aronofsky 的 Requiem for a Dream,在極具壓迫感、緊揪著耳朵不放的背景音樂下,將病患們帶到最高潮:毒癮發作、群交、電擊、電鋸、噴血;亦如同 Terry Gilliam 的 Brazil:在夢境中,Sam的唯一救星變成一團報紙;夢中情人和拉皮過度的母親,人格重疊,頭上頂著高跟鞋帽;一翻身,粉碎的器官從棺材中流出。無處可逃,只能摔進萬丈深淵。你不得不佩服這些病患們的偶像,他們創造出來的幻覺如同乾冰般刺痛著你的舌尖,然後狠狠地扒下一層組織。過度強調的象徵與符號,並不是這些瘋子的目的。他們只是要讓病患迷上癮,一遍又一遍地施打他們提供的瘋狂藥物,直到你搞不清楚手中拿的是球、番茄,還是仍舊跳動火熱的心臟。

Saturday, May 13, 2006

關於電影

昨天和映儒吃午餐的時候, 談了一些電影的事. 其實本來沒什麼特別的感想, 只是剛剛洗澡時想起我說了:"我不喜歡藝術片"這句話. 其實我覺得這樣形容應該不能算很精準. 應該說, 我只是不喜歡當一個 hard-core 的藝術電影愛好者. 我想, 就連對於"藝術電影"的定義, 應該都是很模糊的. 有時候很普通的外語片就可以稱作藝術片; 而像 Donnie Darko 這種富有哲思的美國電影卻會被歸類在單純的科幻片中.

昨晚點到的一個blog中, 我看到了裡面有提到系上同學的名字, 電影社的(近期看到的所有文宣都是他一個人弄的, 真的是很拼, 就看 relaxation time 能不能跟我一樣長了). 其實我也不大清楚為什麼, 他們對於好萊塢的電影並不怎麼感興趣. 就好像是玩嘻哈的就不能喜歡 Eminem(我喜歡 E 遠大過 2pac等已作古的); 真正愛科幻的就不能喜歡倪匡之類的(我是恰好不喜歡倪匡). 而出沒的地點大部分是長春光點真善美(啊, 應該倒了)等以藝術電影為號昭的戲院. 台大電影節, 也不知道為什麼, 感覺想看的東西不多. (除了選了 Dr. Strangelove 令我很驚奇)

所以, 是的, 我是喜歡好萊塢的.

其實要說看藝術電影的話, 我覺得那些科幻經典每部都是藝術片. 而這些片通常都是台灣市面上無法購得, 只能經由網路... (嗯). 看看大都會(Metrpolis, 德國黑白片, 不是手塚治虫的) 那批判資本主義的力道, 和 Brazil 諷刺極權政府的黑色幽默. 要是以後能有個科幻影展, 那該有多好!!

這讓我想起了大一下時的"科幻電影"這門課. 每個禮拜五晚上打完球後總會去上這門進修推廣部的課, 不知道隔了兩年會不會再開? (上這門課的最大收穫就是會知道很多科幻電影中的隱喻)

對我而言科幻電影的確才是王道啊!!

Wednesday, May 10, 2006

永恆的陽光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台灣的片商很糟糕的將這部片翻成了"王牌冤家." 事實上這裡面沒有王牌(不要是金凱瑞演的就是王牌嘛, 沒創意), 若要硬說, 好吧, 可能是有冤家吧. 片名出自英國詩人 Alexander Pope 的一首長詩, 至於原本的意義是如何, 暫且擱著他不管吧.

這部片雖然可以被歸類在科幻, 但事實上主軸是愛情, 只是探討的方式是用"記憶"這個非常具有神秘色彩的人性特質. 關於"記憶", 許多科幻作品都可以被稱作經典, 諸如 "銀翼殺手", "極光追殺令"等, 但這部片的敘述方式很明顯地和以前的經典作品都不同. 整部片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記憶的空間裡面, 也就是主角的內心世界中瀏覽, 逃亡, 冒險, 回味....

詳細的劇情說了大概就沒意思了, 只能說這片的後座力非常強. 當初看完時沒有什麼感覺, 過了幾天後想到一些場景和對話, 居然有想流淚的衝動. 那種甜甜的感動.

就算再重來一次, 還是會愛上同樣的人, 我想是這片所想要表達的吧.

http://www.imdb.com/title/tt0338013/ (imdb, 影史排名36)

另外大推這部片的音樂, 光是第一段的音樂我就重複聽了好幾遍 (重複播那段影片).

Sunday, April 30, 2006

灰色城市

今天從台大一路騎到淡水, 沒有休息. 整個盆地好似被灑了農藥般, 充滿著致命的顆粒. 若不是在靠近馬場町運動公園時有位老太太(還是什麼東西的)對我說"加油喔!" 我大概到華江的時候就會回頭了吧.

一路騎到社子島的起點, 想試試看直接切過社子島的路線(省得繞一大圈), 於是往寫著"社子花市"的那邊騎去. 原來這邊穿過去就直接切到百齡那附近了. 社子島這段接近30min的路程可以用3min完成.... 算是今天最大的發現. 這小段路所經過的一些建築物很有六七零年代的感覺, 有些已經廢棄了, 仍掛著當初的招牌. 以後拍片的話, 這裡一定要入鏡.

跨過橋(上次幫映儒搬車那邊), 來到關渡附近, 此時已下起毛毛細雨. 到淡水後折回到關渡宮時, 雨勢漸大, 於是在關渡宮吃了一碗冰, 是為午餐. 回程, 到竹圍站搭乘捷運返回公館.

沒有什麼陽光, 沒有什麼風, 單純是個沉默的城市.

沒照片, 抱歉. 今天家人和另外兩家鄰居去新埔玩, 相機帶出去了. 其實, 今天這樣的天氣也沒什麼好看的啦. (除了奇怪的鳥很多)

Sunday, April 16, 2006

我也被轉問卷了

映儒轉給我玩的, 不過我不是很清楚要怎麼寫...XD "網路的問卷那麼多怎麼寫? 亂寫嘛!"

1.喜歡的漢字?
龜 玄 光 幻 奇 羽 處 雖

2.對上一棒所回答的漢字抱持的印象?(這是啥?)
霈:暖暖軟軟香香柔柔
斌:不文不武一事無成
峰:追求完美近乎苛求
遠:袁世凱愛騎滑板車
香:陰陽倒置萬里無雲
曩:孑孓變態成鬼孑孓
悉:佛祖降臨足生蓮花
囧:僧多粥少血肉糢糊

3.三個給下一棒的漢字。
鱟 楔 微

4.想好好珍惜的漢字?
弦 氣 虛

5.對漢字的想法?
對漢字還有想法的人,代表還沒完全中文化,可喜可賀。

6.最後舉出你喜歡的三個四字成語。(要硬寫很難…XD)
非戰之罪
白駒過隙
篳路藍縷

7.交給七個人還有代表他們的漢字。
七個人:化! (…是藏鏡人是吧)

Monday, April 03, 2006

牯嶺街

上一次帶著這種感覺走過這條街, 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四年前嗎? 三年前? 或許時間不重要, 重要的是從高中到現在, 我仍舊沒有長大. 學了更多東西, 當然, 更了解到自己的無知 (熱力學教授的箴言); 但是無知是可以忍受的, 不能忍受的是那種歷史不斷上演的感覺.

更糟的是, 呵, 連從前引以為傲稜角都被磨掉了. 剩下的, 只有那甜中帶點苦澀的回憶.

或許是跟天氣有關, 這身黑色外套更顯得笨拙; 抑或是那一字一句, 讓我的存在變得累贅. 走在悶熱的盆地裡, 彷彿一切不愉快都可以加溫到沸騰, 耳邊環繞的盡是逼逼響蒸氣鳴聲. 從昨晚累積到今晨的滿腹苦水, 在肚裡不斷翻騰, 偶爾從口中吐出幾句, 但馬上又緊閉壺口.

從地下室踏出來前, 滿心期待夜晚的空氣會沁涼些. 但牯嶺街的地面仍舊微溫, 黏膩的風迎面吹來, 連小劇場都緊閉門扉開起了空調. 嘆了一口氣, 人生啊, 不是這樣搖搖頭念這三個字就可以浪漫地過的.

不想得到? 想得到? 別人會跟你說..."沒差"; 只是想要有所得, 就會多了些波折, 多了點辛酸, 當然相對的, 也多了點甜蜜.

在往南海路的轉角, 我選擇了後者.

Sunday, March 26, 2006

讀書地點效率分析

其實我大一的時候很常到學校圖書館, 但是後來因為找位置麻煩, 越來越少去. 而且我是個很愛睡覺的人, 太過悶或太不自由都會讓我感到睏. 大二之後我有時會到永安的麥當勞唸書, 寫作業. 通常是下課後就到那邊去, 然後念個一兩小時, 再去看場電影. 麥當勞的冷氣還算強, 因此不會太悶; 大二那時候有很多工數習題都是在那邊想出來的.

不過比較固定會去的還是K書中心. 以前我都會懷疑在那邊的效率是否真的很高? 但我沒有比較的依據, 直到最近. 我一直認為在速食店唸書的效率會比較低, 因為會有外界聲音的干擾, 但事實證明我在速食店或咖啡店的唸書效率比在K書中心高很多.

到學園K書的時候通常頭腦會昏昏沉沉, 而且早上那邊的空調很弱(通常那邊會很悶), 因此想睡覺在所難免; 中午吃過飯之後的專注力也會下降... 通常要到下午四五點的時候整個才會進入狀況, 那時都已經要吃晚餐了. 這樣的唸書模式, 我居然維持了這麼長一段日子! 難怪我需要的唸書時間這麼多!

最近到過Mos(永安, 南昌), Starbucks(辛亥, 羅斯福) 等地方唸書, 感覺上效率都還不錯. 雖然 Mos 不像麥當勞的空調那麼強(我比較喜歡在唸書的時候空氣是冷的), 但感覺上比較cozy, 比較安靜; Starbucks 則要看運氣, 有可能會吵, 但是都還 ok. 其實太安靜也不太適合我.

說那麼多, 還是來列出我個人的讀書地點效率分析吧!

(1) 二活社辦: **** (如果手語社不那麼吵的話, 其實是還好. 而且, 夠冷, 一個人的時候我都會聽廣播...但是董仔好像不怎麼習慣讀書的時候聽音樂; 這學期手語社變得更囂張了)
(2) 數圖: ***** (如果不悶, 人不多的話, 這裡當然是好地方; 我大學前兩年最常到的地方, 缺點是我會常常去找些書和雜誌來翻, 還有, 下雨的話不方便去且只開到晚上七點)
(3) 星巴克: *** (缺點: 空間小, 燈光較暗; 優點: 氣氛佳...唸書當然也要氣氛啊)
(4) MOS: ***** (每家的空調強弱不一, 但重點是環境單純, 適合情侶出沒也不會閃到其他人; 食物最棒的速食店)
(5) 這不是肯德基: *** (台大對面的, 在那邊準備過兩三次期中考; 南勢角站的去唸過一次書, 那邊通常人都非常少, 不過環境沒有說特別乾淨)
(6) 麥當勞: ****
(7) 學園K書中心: *** (現在要我寫優點...我還真的寫不出來, 大概就是很適合以前耍自閉的我吧; 可是現在我是個幸福的人呢~! 說實在我也搞不大懂為什麼我會喜歡跑到那麼遠的地方, 而且還頗花錢... 呵, 效率啊, 嘖嘖.)

大致上就報告到這邊吧!

Tuesday, March 14, 2006

Brain damage

"It just like doing drugs, you know.... well, I mean being addicted to music. Especially if you always listen to them through the fucking headphone.... causing mother fucking brain damage after all. God damn it, Perminant Head Damage, as they would say."

"PhD, huh?"

"Fucking right."

最近食用完的小說


地底三萬呎

巧妙的架構和文字功力, 在這本小說中展露無疑. 沒有特定的時空, 單純, 就是故事. 從四個人的觀點出發, 讀者逐漸了解各個人物的內心世界. 其實一開始看到關於河城的描述, 還有帽男, 讓我想到的是: 這是本科幻小說啊! 而我的確是以讀科幻小說的心情看完這本書的. 雖然我最喜歡的是第一段(帽男), 但最後一段場景跳躍也很有特色. 總之, 這本是我最近看的中文創作裡面最出色的.


星塵(Stardust)

Neil Gaiman 描寫的奇幻故事, 一向帶有很強烈的個人風格. 這本也不例外. 翻過每一頁都彷彿可以嗅到和 Neverwhere 類似的氣息. 但是, 這本的故事情節卻比 Neverwhere 還要吸引我 (當然, 和 American Gods 還有段距離). 主角登斯坦為了搏取愛人的芳心, 踏上了往奇幻國度的道路, 誓言尋回那珍貴的星塵(結果是個仙子呢~). 當然, 想奪取星塵的還有各方人馬... 很值得一讀的奇幻小品.


憂鬱塔國

一點也不憂鬱, 單純就是藍色之塔, 卻硬要翻成憂鬱塔國...搞不懂. 石田衣良的池袋西口公園我還沒讀過, 之前讀他的小說是波上的魔術師. 而這本是他寫的第一本SF, 他也表明自己從小就是個科幻迷, 一直很想寫科幻. 個人認為這本小說的設定很棒, 癌症末期病人的精神可以飛躍200年, 寄生在自己的後代身上; 並且在現代和未來之間來回穿梭, 試圖解決未來病毒之謎. 不過有些橋段有蠢到就是了.


台北人

感覺就是很多小故事... 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想, 每個短篇的結構都還頗相似.


心機掃描 (A Scanner Darkly)

描寫一個臥底緝毒警員如何慢慢被毒品控制, 導致人格分裂的悲慘科幻故事. PKD會寫關於毒品的小說很容易理解, 他對這方面很有(親身)研究. 在這本書的後面他也列出因吸毒而去世或受重傷的好友名單, 還有他對於吸毒的一些看法. 只能說, 看到這本書的結局再加上後話, 會有相當無奈的感覺. 好像70年代就是那樣的充滿無力感, 人們對於未來沒有任何期待...

Sunday, March 05, 2006

開學 (這個標題很久以前用過)

很久沒發表文章了, 開學嘛, 大概就是這樣.

這週末之前的天氣出奇的冷, 還不時飄著雨, 但學校課業方面的事情似乎還滿快就上軌道了. 大概是本系的科目已經習慣它的吸收方式了, 所以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物理系的理論課程剩下的就是量子物理(下), 搭配著一點量子力學的資料讀起來還頗有收穫. 以前慢慢累積的知識現在也逐漸派上用場, 這個現象在物理化學(基本上根本就是量子化學)和熱力學(熱物理學過)兩門課中最顯著. 但是高分子方面的課程, 我就可能要小心一點了.

兩個禮拜間, 也看了幾本小說: 地底三萬呎, 星塵, 憂鬱塔國, 還有台北人. 之後還要再接下去的是Philip K Dick 的心機掃描(A Scanner Darkly)和李昂的自傳的小說. 如果能繼續維持這樣的生活步調其實是不錯的, 課內課外的都同時在吸收. 另外, 我也在上禮拜騎腳踏車到深坑老街, 算是又開發了另一條新路線. 汀州路的寶藏巖和水源市場裡的小攤販也是我以往沒注意到的地方, 嗯, 原來在我週遭有這麼多神奇的地方.

總之, 預計這學期會"感覺"過得比上學期還快. (上大學之後就會感覺到每個學期是用"飛"的過去)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Difference Engine 簡介

(還沒讀完,但是忍不住上來報告一下內容。)

時間是十九世紀末,William Gibson 和 Bruce Sterlin 營造出了一個想像的歷史環境。那時的英國發展出了Engine,也就是Charles Babbage 所設計的 difference engine 的加強版,使得英國提前進入了計算機的時代:所有的戶籍資料、印刷品等,都是經由 Engine 處理,並且由統計部執行資料庫的建立、維護、利用等相關事宜。當時還有另外一項技術叫做 kinotropic,類似火車站那種時刻表翻轉的螢幕,藉此產生影像效果,通常用在演講輔助上。其餘的部份就和十九世紀的倫敦一樣。

故事開始於一個墮落(這是故事裡設定的)女性Sybil,捲入不知名的陰謀中。隨即讀者被帶到另一個主角Dr. Mallory身上,一個在懷俄明挖雷龍骨頭的古生物學家,並企圖從研究翼手龍的結構建構出飛行機器的理論。他回到倫敦,在一次情況意外地解救了Ada Byron(拜倫的女兒,故事裡被設定成Queen of Engine,也是個強大的學者),Ada Byron要求他保管一個物品,但從那之後他就被人追殺監視著。他的名譽也危在旦夕,流言指稱他殺害了在學術上和他意見相左的敵人...。在故事進行中,讀者也會一一見到那些歷史書上提到的人物:老Huxley、達爾文、拜倫(故事中是首相)...等,基本上除了主角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是真實的歷史人物。

參考資料:Difference Engine 字典 (小說中的名詞解釋,極品。)

Tuesday, February 14, 2006

呼~~~!!


補上圖片: 清晨的步道(旁邊是操場) 和下午的海(邊跑邊照)


奇怪, 今天精神特別好. 早上六點十五就很突然地醒來了. 坐在床上到七點... 感覺有點冷, 到操場跑了五圈走五圈, 此時老人們的太極拳(還是外丹功? 已經好幾年了, 以前早上打球時都會看到)已經要結束了. 跑到早餐店幫家裡買了食物, 就留張字條上山了, 八點二十五, 工地開始施工, 我趕快往山上衝, 這次沒在圓通寺逗留, 半小時多就到了玉皇宮和墳墓區.

完全是用跑的.

途中根本沒有多想什麼, 也沒看什麼時間. 累了就坐在石頭上休息一下. 十點多抵達新店彩蝶社區. 便利商店買水. 繼續跑. 快下午一點才到烘爐地, 到後來都越走越慢了. 只是這次沒有一堆香客, 終於可以買點東西吃了. 一碗貢丸湯, 好像沒喝過這麼棒的湯一樣.

下山的時候已經開始下起毛毛細雨了. 希望之後幾天不要在這樣...拜託, 老天爺, 拜託. (想起之前去福州山, 碰到大雨... 完全是個糟, 連101都看不清楚) 到了南勢角站, 心想, 今天看到山了, 好吧, 那再去看海吧!! psycho!!!!

在捷運上小盹, 從淡水站出來的時候三點出頭, 跑到出海口的地方時才三點四十!! 海!! 再往前, 就是沙崙了!! 總之回家的路更累, 到家的時候整個攤... 不過我還是超快的, 17:35(這個我看得很清楚)就躺在床上了. 沒仔細看淡水那邊是不是真的有去死去死團聚集...XD 等著看新聞(煙).

(補記)
還沒結束, 剛剛我又跑去理頭髮, 新氣象!! 現在在聽好久沒拿出來的一些 jazz (還是艾靈頓公爵的好~)和 musical(可是找不到 superstar...超不爽), 配上魔偶第四十集, 超級正點啊!!! 藤田老師的硬凹和前後對應功夫終於又出來了, 幾個橋段還真是催淚~~(T.T) 傀儡可羅碧的願望終於達成了!! 還有超級經典的台詞:"他把白銀分解了!" 一整個帥.

終於可以吃飯啦. 喔耶~~

Monday, February 13, 2006

開學前要入手的

把金石堂禮券花光吧.

獵命者系列 九把刀
憂鬱塔國 石田衣良
大崩壞 某強者
傷心咖啡店之歌 朱少麟
上海王 虹影

這樣大概差不多了.

Friend Test Solution

1. 小白的出生年月日
73/10/20 9
73/11/05 1
74/05/20 0
74/05/11 1
73/06/06 0
考題解析: 此題屬於記憶題,背起來。

2. 小白"上學期"最常出沒的地方
數學系圖書館 0
總圖 0
學園K書中心 0
計中 1
二活社辦 10
考題解析: 大部分的人都做對啦,因為答題的大部分都是社團朋友。上學期以前我最常到的地方是數學系圖書館,總圖也滿常去(看電視、電影)的;這學期我沒到過總圖看書,數學系則是有過幾次,但和之前比起來就差多了。大部分時間都是去翻一些資料、借書,或是讀點以前看過但忘記的東西。二活是我的大學新生活地,可以享受比較多的自由。總圖真的太悶了。

3. 小白上大學以來最喜歡的科目是?
普通物理學 0
微積分 1
動態系統與混沌 2
量子物理 8
材料科學導論 0
考題解析: 其實我的配分應該要普物和微積分給4分,渾沌給3分,但是量子物理的確是我最喜歡的科目。老師實在太強了,種種原因我都寫在PTT Course板上,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總之陳義裕完全是個神就對了。

4. 小白最近在讀的數學模型是?
Keroro Model 0
Kolmogorov Model 3
Kuramoto Model 7
KKK Model 0
Kauffman Model 1
考題解析: Keroro 和 Ku Klux Klan 都是來鬧的,Kolmogorov是推出KAM理論的大師;Kauffman則是研究Knot theory的大師之一,也是生物強者(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原本是念醫的,詳見「複雜」一書)。Kuramoto(藏本)模型才是正解,有聽社課的大概都會對吧,哈。

5. 小白"不"喜歡的類型小說
SF 0
推理 1
驚悚恐怖 0
愛情 7
暴力 3
考題解析: 愛情小說是正解。暴力的不要太噁爛就可以接受。推理則是有在定期收看喔,科幻和恐怖就不用講了吧 XD 其實我還有另外一個不喜歡的,那就是武俠。因為太多招術名稱都記不起來而且跟真實歷史中的中國人逗不上。

6. 小白騎腳踏車沒到過的地方
碧潭 1
淡水 0
八里 1
鶯歌 1
三峽 8
考題解析: 此題為記憶題。碧潭我去過三四次,從我家到那邊大概1hr;淡水去過很多次;八里去過很多次,要去淡水就會經過;鶯歌去過一次;三峽只有經過沒有進去過,事實上那邊是比鶯歌近啦。

7. 下列何者是小白沒用過的 ptt/ptt2 ID?
Neuromancer 1
Lyapunov 1
Sharkovsky 1
Anubisankh 0
AnubisPai 8
考題解析: Neuromancer,William Gibson 所寫的 Cyberpunk SF 經典,辜狗保證你會看到一堆資料。不過好笑的是,這本小說我看了兩次還沒看懂。Gibson的字實在有夠...。Lyapunov,俄國數學家,動態系統裡面的李亞普諾夫指數,以它命名。沙可夫斯基,烏克蘭人,週期排序的沙可夫斯基序列由此而來。我沒用過 AnubisPai,因為透露了我的姓,很怪。

8. 下列何者是小白沒看過的三部曲
螞蟻三部曲 2
RING三部曲 4
滅亡三部曲 2
火星三部曲 3
考題解析: 很奇怪,這題答對率不高喔。螞蟻三部曲,大二下看的,作者喜歡用雙線進行的方式描寫故事,個人認為讀完第一部和第二部就好了,第三部有點在拖戲;Ring三部曲(俗稱七夜怪談)是我非常推的系列,詳見blog的介紹文;滅亡,指的是張草的科幻小說,我最喜歡的中文三部曲科幻小說(第二則是張系國的「城」三部曲:五玉碟,龍城飛將,一羽毛);火星,我從來沒力氣把他們這幾本磚頭一唸完過。早放棄囉。

9. 小白認為最值得收藏的電影系列DVD是?
攻殼機動隊1,2 0
侏儸紀公園三部曲 3
星際大戰六部曲 1
駭客任務三部曲+AniMatrix 3
異形四部曲 4
考題解析: 應該有的配分是,攻殼和駭客4分,Alien系列5分,其餘零分。星際大戰是我絕對不會想買的。侏儸紀公園的話只有第一集和第二集比較正常,第三集有點無聊。異形系列的價值不只是電影本身,還代表了近年來電影工業的轉變,以及市場的變化,更何況這套DVD還附有許多電影製作特輯和導演解說,絕對是收藏的首選。

10. 下列何者不是小白生活的必需品
電影 1
SF 0
課業 4
自行車 0
鬧鐘 6
考題解析: 應該有人看錯題目了,我應該把"不"這個字標清楚。怎麼可以猜課業呢,我這個人沒有這麼豪邁,OK?課業對一個學生來說,就像工作一樣重要。如果是高中的話我大概會很自以為的把課業除外,但是我已經是個大學生了,課業本來就是重點。鬧鐘雖然我有,但我很少用。因為我媽會叫我。報告完畢。

Friday, February 10, 2006

就這樣吧

再一個禮拜就開學了, 有些事情在開車, 爬山, (大部分是)騎腳踏車的時候想了很久. 有些時候想打出來卻又覺得麻煩, 念頭不斷地在改變. 先跟葉董說聲抱歉, 答應要在你那邊回覆的問題到現在還是沒有回覆. 每次想了想, 又會回到原點. 我的生活似乎也差不多這樣, 好像就是這堆routines. 所以有時候我必須跑到很遠的地方, 很遠並不是說離台北很遠, 而是遠離這個充斥著噪音和網路的城市.
有遇到的時候我再說說我的看法吧.

還記得上次從中壢坐火車回台北吧? 在快到板橋站的時候從樹林跨過大漢溪, 經過兩邊河濱腳踏車道. 那時候我很想大叫 "這裡我以前騎來過!" 呵, 可惜你們都睡著了. 不過你們醒著的話, 我大概也不敢用大叫的方式吧. 人就是這樣, 總是想做些事情但卻沒有勇氣. 後來騎去鶯歌的那次, 風雨很大, 但我做到了, 很滿足, 但也僅止於滿足而已. 台北對於自行車的時空, 我已經大致上清楚了; 下學期要達到的, 是了解台北相對於步行的時空. 時間就是距離.

然後, 謝謝葉董你的一些建議, 我想我是該積極點. 但是這和我之前又有什麼不同? 最後的結果可能是失去了一個很要好的朋友, 這是不可逆的, 我想你知道.

就這樣吧, 不管怎樣.

p.s. 不過葉董, 你媽可能又要問我還要拖多久了...XD
代我向她回答 "並不是每個人都像董仔一樣發的啦~~"

Monday, February 06, 2006

Friend Test 2006

其實一直認為這個測驗很沒指標性... 不過看 AD 弄了個 '06 年版的, 我也來放一個給大家玩吧.
(注意, 是網頁下面那個喔, 上面的是去年的)

Enter

一個禮拜後公佈答案.

愛情潛意識:幽默, 性, 解謎

乍看之下整部片頗有 Junet 的味道, 但以我看來, 這部片比 愛蜜莉 或是 未婚妻 更上一層樓. 以劇情來看, 架構還滿類似 未婚妻 的. 同樣是丈夫因不明原因消失, 妻子因而踏上尋夫的解謎之路, 但是這部片略勝一籌的地方在於: 伴隨整部片的是電影院中不時爆出的笑聲. 就算整部片的笑點幾乎都是在 sex 上打轉, 也能讓人發出會心的一笑. 沒有尷尬, 沒有冷場, 充滿陽光的巴塞隆納, 觀眾就這樣陷入了"佛洛伊德式"的西班牙"性喜劇".

從開頭的音樂和畫面就可以感覺到, 這跟我之前看廣告文宣所想到的完全不同. 這部片的內容一定不像 巴黎初體驗 那樣帶有露骨的性愛; 也不像 Offbeat 那樣有孕婦交媾的畫面. 果然, 這是個充滿著歡樂與驚奇的喜劇!! 故事一開始, 已經懷孕的艾瑪求助於姊夫薩爾瓦多, 因為她的丈夫里昂突然消失了, 還指示她不要去找他... 而這之中到底隱藏了什麼陰謀? 艾瑪和姐夫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密切, 觀眾們跟著這兩位可愛的主人翁一起抽絲剝繭... 在19世紀的西班牙尋找著愛, 性, 自我.

這是今年第一部我會想再看N次的電影. (女主角很可愛, 因演過阿莫多瓦的"悄悄告訴她"中的植物人, 而被譽為"最美麗的植物人"orz; 男主角很酷, 演技備受肯定, 今年的好萊塢大片 Miami Vice 也會有他的出現!!)

電影介紹
中文官網
imdb

Friday, February 03, 2006

Happy Feet 預告片

之前在電影院看到的. 企鵝實在是太可愛了...(抱), 可愛到爆炸啦~~ 奇怪的是 quicktime 電影預告片網頁上一直沒放上去, 所以就自己去孤狗了一下. 沒想到這部片的官網竟然有台灣的國旗耶!! 有官方的繁體中文字幕預告片!! 放上來給大家看看企鵝有多可愛.

官網:www2.warnerbros.com/happyfeet/

Thursday, February 02, 2006

後山

村落

媽媽過世後,我自己一個人生活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了。我和住在附近的村民們不是很熟,也不常交談,他們的生活我也懶得去理會。事實上,我想我有後天的溝通障礙。每當我開口講話,他們總是刻意遠離我,好像我和他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那是在媽媽過世之後才開始的,這點我很清楚,但我始終搞不懂為什麼。

有時候我會想:是否該離開這個村落,搬到其他地方去住?離這裡不遠處有條河,那裡的村落據說比這裡大上好幾倍。甚至還有很多年輕女孩。不只是本地的女孩,還有來自其他地區的妙齡美女,想到這裡我的心就癢癢的,有股熱流往下衝。這種感覺是最近才有的,還沒有其他人知道。或許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想不到,要離開家鄉的日子,來得比我想像中還快。

不久前的某個早晨,隔壁大嬸(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她,姑且先這麼說吧)跑來找我,示意要我去找長老們。該不會是因為我沒去例行的晚禱吧?那時我心想。可是我已經好些日子沒參加集體聚會了,怎麼現在才要找我過去談?另外,我還沒有被長老們召見過,甚至連他們的長相也不大熟悉。

不過既然是長老的指示,也只有服從的份。

「我們要給你一個任務,」我還沒坐定,其中一位坐在右邊長老就開口了。他的聲音低沉而溫和,「讓你到後山走走。」

「後山?走走?」我的腦子還沒轉過來,坐在我對面的長老又說:「年輕人,你聽過山上的事情吧?我們曾經一再提醒的…」喔,是啊,我當然知道。

從來沒有人敢到山上。從村落裡看不清楚後山的情形,即使是在天氣好的情況下。對村民而言,那裡是絕對的禁區。

村落裡的長老們總是告誡我們:「山上的空氣會致命,千萬不能到山上去。」不只是空氣,據說在山上活動的生物會用各種殘忍的方式掠殺上山的人,折磨他們到心跳停止還不肯罷休;有人曾說,那裡是神明居住的地方,所以有各種毒蛇猛獸守衛著,不讓凡人接近。不過我不大相信。我記得小時候媽媽曾講過各式各樣關於山上的傳說,不過詳細內容早忘記了,只剩下模糊的印象。或許這些傳說只是為了讓我們對後山產生恐懼吧。至少,我只相信長老們的說法。

為什麼要派我去?這不是等於叫我去送死嗎?我心跳加速,直冒冷汗。過了一會兒我才回過神來,發現長老們個個面無表情。我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多胞胎,否則怎麼長得那麼像?

「山上的空氣不是有毒嗎?」連我自己都聽不到我的問題。我耳中全是心臟的砰砰聲。「為什麼要派我去?山上發生什麼事了嗎?如果這是我沒來參加晚禱的懲罰的話…」我可以感覺到滾燙的眼淚從眼眶一湧而出,在臉頰上灼燒著。

「年輕人,別問這麼多問題。真正的疑惑要等你上山之後才會發現。就像沒有人願意主動跟你交談一樣,你難道不曾想過為什麼嗎?我想你是曾經想過的…呵呵。於是我們給你這個機會,讓你去尋找答案。」

「在山上會有答案?」

「如果你幸運的話。」

「那我會不會死…?山上的空氣到底…」

「你可以開始準備東西了。回去吧。」

於是,現在我站在往山上的小徑入口前,眼前所見似乎是一條石板舖成的道路,不知道這是誰在什麼時候為什麼舖的?我不斷地想起當時長老們和藹而慈祥的笑容。那代表著什麼?我不會死嗎?這裡雖然離村落很近,但我從沒來過。不想,不敢。這邊沒有圍牆、柵欄,但是沒有村民會靠近。恐懼?敬畏?是什麼力量讓村民這麼怕這座山,以致於從來沒有人敢上去?還是以前長老們也曾派過其他人上去,只是他們沒有回來?等等,如果沒有人上過山的話,這條路是誰闢出來的?

在想到最後一個問題的時候,我已經踏上了第一個石階。

Wednesday, February 01, 2006

斷腿的一天, 初四



以後有機會自己來走走看吧, 我懶得講了....
之後會以其他的方式呈現.

總之自己一個爬山很累.

Tuesday, January 31, 2006

爆累的一天, 初三

早上起來已經快十點了, 吃一吃早餐就先到後面去看看登山步道的牌子. 中午家裡在考慮要到哪裡去, 我就建議到杏花林. 因為媽去過很多次, 我沒去過, 想說騎腳踏車上木柵貓空看看. 下午一點我先從家裡出發, 騎景平路過秀朗橋到新店, 然後就繼續直走到景美, 接著就到了木柵(途中大概經過駕訓班, 考試院等地). 我在辛亥路七段附近休息一下, 剛好台中女中的學妹打來(太準了). 接著過木新橋, 沿著景美溪車道走... 我以為這邊的整修會趁年前趕快完工, 沒想到跟上次來的時候一樣殘破. 車道到底後搬到馬路, 騎在北二高下面. 往上看去其實還滿壯觀的啊... 這邊的道路很像小型的產業道路, 騎起來頗有回到鄉下的感覺.

來到恆光橋(恆光街, 政大宿舍和東山高中上山處, 之前要騎去動物園時來這邊探路過)時才一點四十, 感覺有夠快. 不過也是要熟悉路線才能夠那麼快. 這時打手機, 才知道爸媽弟都還沒出門.

不過接下來的山路就很痛苦了. 先騎了一小段之後就發現, 要靠我這台二手兩段變速的老G攻上杏花林還滿困難的. 尤其是當我看到:"杏花林4公里"之後....唉. 都已經來了, 就把她牽上去吧. 走到一半的路程時, 從家裡出發的爸媽已經開車到了 orz. 總之最後我幾乎都是用走的啦.

杏花林人很多.

下來的時候, 就如同大家所想的, 可以飆車. 然後我還學頭文字D超前面的小轎車(小朋友請勿模仿). 不過因為春節人多車多的, 滑下來的時候沒有像上次政大附中那麼輕鬆. 而且山路都是彎來彎去的, 稍不注意就會摔車, 還可能呈拋物線運動.

比較慘的是騎到新店的時候已經下起滂沱大雨, 我只好這樣淋著雨回家. 不過, 很痛快. 也只有這樣才能感覺到生命在自己的體內燃燒著, 才能感受到那股獸性, 那種解脫的快感.

回家的時間和家人同時. 所以說開車跟騎車其實是差不多的.
只是腿很痠, 然後回到家的時候全身都是水.

明天要去爬山. 先跟大家預告.

Monday, January 30, 2006

新店溪 碧潭

我喜歡拍天空...







很累的一天, 初二

早上全家都去八仙拜訪不知道是什麼樣的親戚, 我很幸運地不用過去 (這幾年我都沒過去那邊, 因為我去那邊也只是看電視吃中餐而已). 去看了早場的我愛上流, 感覺沒有想像的差, 算是放鬆大腦吧. 下午到學校晃了晃, 發現什麼都沒有開(廢話...orz), 就照今早臨時擬定的計畫: 騎車到碧潭吧!!

今天的天氣真的非常好, 但是這樣的缺點就是陽光太大. 不過對我來說沒差, 以前暑假也都是這樣在騎的. 從公館那邊的河濱出發, 衝刺一下就到景美了, 切到馬路走七張, 沿著捷運新店線.... 到二十張, 在新店市繞了好一段路, 最後才找到大條的北新路, 呼, 總算有點印象了. 到中正路時才知道這是我暑假來的駕訓班附近, 那秀朗橋就不遠啦~!!

秀朗橋上的車道下去之後就可以沿著新店河濱騎, 這裡是新店溪上游, 所以水都很乾淨, 完全不會有味道. 感覺上也比基隆河還要有情調...XD 這段其實以前已經騎過, 但是今天的天空真的很美, 騎起來很感動.... 今天的碧潭人很多, 所以我沒有待多久, 等下次人少再來晃晃吧.

還有, 最煞風景的就是放沖天砲和鞭炮的人了, 真是沒公德心.

晚上陪爸媽到華納看電影, 再到通化街逛夜市... 一整個累. 台北市的人還真多啊...
像是腳踏車道這種高級的地方沒人去, 就是要擠去貴到爆炸的華納威秀(我們買到第一排的絕地奶霸2...orz). 還有那通化街太扯了吧... 感覺像在印度....XD

(照片晚點再放, 今天拍得還不錯喔, 不過 blogger 現在傳不上來 orz)

Saturday, January 28, 2006

雜感

昨天小年夜表哥來家裡施展廚藝, 弄了兩盅佛跳牆, 以及一堆上好菜. 小學老師全家來訪, 跟去年, 前年也都一樣. 乾妹(小學老師的大女兒)還是會一直鬧我, 受不了, 都已經高二了還像個小孩子.... 然後每次除了問我有沒有交女朋友之外就是欺負我的熊貓(現在是我弟的了). 有些話題和他們"大人"聊起來也言不及義, 我想他們有時候也聽不懂. 表哥大概和我感覺差不多吧, 雖然他和我差異滿大的(他已經在餐廳和飯店工作五六年了), 但是至少年齡相近.

雖然我不喜歡那種一大群人聚在一起的感覺, 但是幫家裡做事卻很充實. 幫忙買菜, 拖地, 當司機, 洗衣服曬衣服... 那是可以一個人好好享受生活的時刻, 可以獨自想一些事情.

最近開始重新寫些東西, 感覺自己的文筆雖然退步了, 但想法卻更flexible.... 看了一些科幻小說之後, 才發現以前自己寫的東西還稱不上科幻, 只是near future drama而已. 之後希望能夠多添加一點幻想的元素進去.

然後, 如果有新年願望的話, 我想就是交個女朋友吧. 講未來要做什麼實在很難, 把握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前天早上帶弟弟坐在山上的大石頭乘涼, 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以前小學時可以看到中正紀念堂, 現在最顯著的則是台北101, 時代一直在變, 但這幾顆大石頭仍舊存在... 等到我老了以後, 不知道這邊會變怎樣? 也謝謝各位的新年祝福, 我想在這邊也不免俗地跟各位說聲, 新年快樂.

Friday, January 27, 2006

Ultraviolet 預告片

第五元素女主角 蜜拉喬娃薇琪 再度演出科幻動作片, 飾演具有超能力的 Violet. 預告片畫面風格很特殊, 有漫畫的感覺. 看完預告片會熱血沸騰, 尤其是配上 Jem 的歌聲, 有給他讚到...

Wednesday, January 25, 2006

看電影

看電影就看電影嘛, 為什麼要用這個標題? 看電影對我來說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 嗯... 我只是想用這個標題而已作紀念而已, 你打我啊...(0.99光速逃)

剛到永安市場站的時候還有點早, 還好隨身準備了金石堂的禮券, 於是就進去看有什麼新書. 結果又遇到小學同學, 她現在好像是那邊的大頭(領班? 副店長?)吧, 每次到這邊晃都會被她看到 orz. 上樓挑了這屆皇冠小說獎入圍的"地獄門"(因為這本比較合口味...其他的都太文藝了, 買了我會哭, 我的禮券也會哭), 原本想再挑兩本關於鄭氏家族的小說, 但是不知道有沒有時間看完, 想, 還是等把現有的解決掉再說吧. 結帳的時候被叫名字感覺很奇怪... 於是禮貌性的問她在這邊工作多久 bla bla 之類的... 我果然是很容易 tongue-tied.

圖書館對面開了一些之前沒注意到的店, 感覺上都還滿不錯的. 除了上次不小心踏入的"番茄"之外, 大概其他的都還算走平價路線(個人覺得番茄會貴是因為裝潢太精緻了, 像是在台北市才會有的西餐廳, 而且空間大房租也比較貴). 有一家好像是石頭火鍋的看起來不錯(^o^), 下次去吃看看. 今天晚上的義大利麵其實還不賴, 份量也還ok, 至少比天殺的康師傅好多了(康師傅是天下第一爛又吃不飽的麵...所以這樣比好像沒什麼意義?! orz).

還是第一次在國圖對面的餐館吃完飯後去看電影, 之前都是在好萊塢附近解決的. 感覺很幸福啊...(泣) . 等了很久的電影, 藝妓回憶錄, 女人鉤心鬥角&追求愛情的故事, 不過到最後這樣就滿足了是怎樣...唉, 好可憐. 其實原本寫長篇大論來抒發感想的, 不過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分析. 不像是斷背山那樣單純, 也不像末代武士那樣豪邁, 總之就好像看了好幾本不同的書吧. 很粗俗的比喻: 每個女人都像本書一樣, 有些書花了錢買下之後看過一次你就放在那邊; 或是買來珍藏, 好像你就是她的那旦(還是什麼...就是包養者啦); 但是真正真正在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 是那種看完會改變人生的書, 每次讀都有不同的想法, 每次看完都有新的感受, 會讓你想要一翻再翻.... 那種書不是書皮或封面漂亮, 而是內容具有魔力, 能夠緊緊地抓住你的眼睛...

我在打什麼啊... 離題了. 總之, 今天我做了正確的選擇.

Tuesday, January 24, 2006

異形系列 (下)



恐懼中的幽默:
原則上前三部曲已經可以算是個完整的故事了, 在第三集的最後雷普莉也和體內的異形同歸於盡,使公司得不到這個生物. 或許是為了挽回異形系列的面子(異形三實在有點糟糕), 讓異形系列有個更棒的 ending, 雷普莉又要再次出場對抗外星怪物. 這次, 是軍方利用複製人的技術將雷普莉重生, 企圖取得她體內的異形母后, 然後來研發新的武器(軍方跟公司沒差多少, 不過那時候公司已經被併購且沒什麼影響力了. 主要原因是在雷普莉死掉的這段期間地球發生過大戰). 而這次雷普莉的血液裡有著異形的遺傳因子, 所以算是半人半異形, 也帶了點邪氣. 這是雷普莉在四部曲中我最喜歡的造型.

導演尚皮耶居內, 在之前已經拍過不少叫好叫座的奇幻片, 如:La Cité des enfants perdus (The City of Lost Children, 台譯: 失子之城 or 驚異狂想曲), 還有後來變成"愛蜜莉的異想世界"的短片. 所以, 異形四算是他拍攝的第一部(大概會是最後一部)好萊塢灑狗血式的科幻動作片. 當然, 這部片也適當地融入了他的個人風格. 先不提電影畫面, 光是演員就已經"非常的尚皮耶居內"了. 他的御用演員:Ron Perlman(曾出現在BladeII, 後來飾演Hellboy而大紅), Dominique Pinon(在"未婚妻"裡面飾演奧黛莉杜朵的uncle)當然是擔任重要角色囉. 光是看到這兩個人就會很想笑.... 這部片還請來當時的氣質美女薇諾娜瑞德, 飾演生化人一角(就是善良的乖寶寶); 還有最特別的, 片中一開始(因為後來就掛掉了)飾演軍方主治醫師的是恰奇(就是那個可愛的殺人玩偶啦)的配音人...XD And... 片中的黑人後來跑去演CSI了, 也算有不錯的發展.

電影的風格只能說, 充滿著黑色幽默...加上當時的特效已經可以做得很流暢, 所以我非常喜歡這部片. 異形在水中追殺一行人的那段非常經典, 還有 Perlman 倒過來(真的是 up side down)雙槍狂射異形頗有小馬哥的氣勢!! 另外值得一提的, 是DVD收錄的延長版, 最後有雷普莉和生化人柯兒回到地球一起看著巴黎廢墟的隱藏結局, 當初戲院版或是電視上播的都沒有這個畫面. 這應該是導演想把自己的國家拍進去吧 XD (有愛菲爾鐵塔喔)

總之...這是我看過最多次也最喜歡的一集. 不會很血腥又有很多有趣的畫面. 不過一到四集都算是經典之作, 很值得一看. 四部曲也代表了電影工業的轉變, 觀眾想法的改變, 還有市場需求的變化. 電影內涵也從原本的批判資本主義, 到嘲諷資本主義. 因為這是我們生活的方式, 所以...用黑色幽默來自我嘲諷是最恰當不過了. 要借四部曲 DVD 的也可以找我, 這是我少數會去買來珍藏的套裝DVD(總共9片裝, 含每一集的 special features), 因為異形2在市面上是買不到的(沒有代理的樣子).


異形系列(完)

Monday, January 23, 2006

清晨

連空氣都是冰的....

ya.... I like it....

(圖片與文字無關)

Saturday, January 21, 2006

Jem "They"

第一次聽到她的歌聲就被迷住了. 歌曲前面 sample 自史溫格合唱團(就是人體樂器啦~). 中間插入了許多小孩子的嘻鬧聲, 不過在唸什麼始終是個謎, 沒人知道...

Silent Hill 正式版預告片

經典心理恐怖遊戲"沉默之丘"搬上大銀幕, 正式預告片釋出!! 預告片頭背景音樂出自 Silent Hill 2, 片尾則是 Silent Hill 1. 非常值得期待的一部恐怖片!! 可以看見的是片中會出現電玩場景 Midwich 小學, 還有怪物 pyramid head, 護士殭屍等等....

異形系列(中)



恐懼的三次方抑或是開三次方根:
從七零年代的異形, 八零年代的異形二, 來到了九零年代的異形三. 各位觀眾們可能會想, 有了前兩部經典之作, 第三集還能變出什麼花樣嗎? 是的, 只要前作大賣, 續集就是要給他拍下去. 但是異形第三集從籌備到開拍歷經一波三折, 連導演都是趕鴨子上架, 甚至跟片商鬧得很不愉快. 導演大衛芬奇在拍攝異形三之前主要以是拍攝音樂錄影帶為主, 曾經幫瑪丹娜等知名歌星製作出不錯的MV. 當然, 大衛並不是很喜歡這部作品, 連DVD中的訪問紀錄都不見他的蹤影(反而是原本被換掉的導演接受了訪問). 不過他後來在好萊塢也闖出了一片天, 拍了幾部經典之作: 火線追緝令(Se7en), 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 也證明了自己不是扶不起的阿斗.

我想, 異形三之所以會被罵到臭頭的原因有: 劇情太過平板, 跟第一集的模式差不多, 祇是換了個地點而已; 特效沒有發揮的空間, 只有一隻異形跑來跑去, 已經不能滿足觀眾被養大的胃口; 沒有火藥味...是的, 異形攻擊的全是手無寸鐵的囚犯, 最強大的武器只有小刀鐵鎚之類的. 當然, 這部片還是有我很喜歡的地方, 像場景的設定, 是一個哥德式的監獄, 而裡面的囚犯都是性犯罪者, 過著類似苦行僧的生活, 因此雷普莉的降臨引起了不小騷動(這裡忘記講, 第二集片尾逃出來後, 他們的太空船在第三集片頭又被異形入侵了, 因此雷普莉的逃生艙墜落在這個監獄星球上).

這集可說是異形系列中(票房)最大的挫敗, 但我覺得還是有他的可看性. 尤其是最後一段圍捕異形的橋段更是一絕, 教你如何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利用有限的空間幹掉怪物(有點像百戰百勝裡面的魔王迷宮). 當然, 你還需要有滾燙的鉛. 還有, 雪歌妮薇佛在片中的大光頭造型在當時更是前衛到了極點, 也引起了一陣風潮.

Thursday, January 19, 2006

異形系列 (上)

很久沒有寫關於電影的評論了. 這次想review的是異形四部曲, 也是我認為好萊塢科幻電影史上最值得一提的系列電影. 光是把四部系列電影的導演列出來, 就足以看出風格的窘異: 異形: 雷立史考特(Ridley Scott, 名作有:銀翼殺手, 神鬼戰士, 人魔...等); 異形二: 詹姆士科麥隆(James Cameron,名作: 魔鬼大帝, 魔鬼終結者, 無底洞, 鐵打你號...orz); 異形三: 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 名作: 火線追緝令, 致命遊戲, 鬥陣俱樂部); 異形四-浴火重生: 尚皮耶居內(Jean-Pierre Jeunet, 失子之城, 愛蜜莉的異想世界, 未婚妻的漫長等待). 四個都是現今影壇重量級的導演...可見要成為名導, 一定要先爭取到拍異形系列...(算我沒講).


恐懼的開始:
異形(Alien, 1979)是電影史上最具代表性的科幻驚悚片, 它開啟了外太空恐怖的新頁. 往後關於(邪惡)外星人的片子都可看見他的影子. 甚至在台灣, 外星人(alien)都被翻譯成異形...影響之大可見一班. 異形的故事很簡單: 一群太空船員收到了不明訊號前往一個星球查看, 結果發現了外星生物的卵, 而其中一名船員不幸被剛孵化出來的幼蟲(叫做抱臉者, facehugger)給寄生了...從此就是惡夢的開始. 寄生在船員身上的外星生物破胸(此時為爆胸者階段, chestbuster)而出後開始掠殺各船員.... 到最後只剩下英勇的飛行官雷普莉中蔚奮勇對抗外星怪物....

劇情並沒有什麼特別, 但雷力史考特很成功地營造出一個黑暗封閉的空間, 而不知名的外星生物就在這狹小的空間中獵殺著無能為力的人們. 片中許多畫面都有深刻的象徵意義, 尤其是性暗示(以後有機會再提, 我以前有整理過一張表). 異形的造型更是令人感到不寒而慄, 而它的血液被設定為具強烈腐蝕性的酸液, 更是變態至極.... 當然, 以現在的觀點來看, 異形的噁心程度似乎並不怎麼突出, 但是它建立的"心理恐怖"卻遠遠超越其他怪物電影.

這部片也特別強調反資本主義. 公司(The Company, 到第二集才出現公司的名字)不斷地要求達拉斯船長不可將此生物剷除, 必須帶回公司研究, 完全漠視船員的性命. 甚至連原本應該是善良的生化人也變成了反派, 被公司命令除掉想幹掉異形的雷普莉. 這樣的資本主義剝削員工的概念延伸到了每一集. (公司老是學不乖)


恐懼倍增:
雷普莉搭乘的逃生艇在太空中漂流了57年後, 終於被救援隊意外發現. 然而當她知道自己的女兒已經以66歲的高齡去世時, 傷心欲絕; 而且, 她必須接受法庭審判, 因為她炸燬了公司的太空船和貨物. 當然, 她的說辭並沒有被採信. 沒有人肯相信有這樣的怪物...直到那個星球(當時已經有殖民基地在那邊)遭到不明攻擊而失聯. 於是雷普莉和一群陸戰隊成員一同前去救援...這次, 他們有火藥, 有完善的裝備, 但是沒有好運氣.....

詹姆士柯麥隆拍攝動作片的功力自然不在話下, 這部片更是把異形系列推向最高峰. 從原本的恐怖片轉型為恐怖動作片. 有大爆炸, 漫天火藥, 戰鬥機, 還有機器人!! 原片名"異形們"(Aliens)說明了這次有更多更多的異形, 還有地位最高, 負責產卵的異形皇后, 讓我們一窺變態外星生物的生態. 生化人當然還是有出現, 是一名叫做主教(Bishop)的新型生化人, 善良且聰明. 雷普莉一開始不能接受, 但後來才發現他是好人...(由Lance Henriksen飾演的Bishop是這系列我最喜歡的角色之一. Lance Henriksen在2004年的異形戰場, Alien vs. Predator, 中飾演 Charles Bishop Weyland...Weyland企業的總裁, 這家公司即是異形系列的"公司"). 這集的ending和第一集有結構上的對應, 到最後都是雷普莉和異形的單挑, 不過這集很顯然地...雷普莉已經從女強人便成了女英雄.

出去吧

旁邊又在施工了, 在家想休息都被吵到頭痛....
把 Difference Engine 和 末世男女 帶出去看好了.

能夠在學校上課真的很幸福啊~

也讀點有趣的論文好了!!

Wednesday, January 18, 2006

明天

會是新的一天, 我保證.

就像弟一樣, 每天早上就像重獲新生般...

等待

為什麼那麼近, 可是又覺得很遠...
想說的時候卻說不出來?

我到底在幹什麼?
我到底在怕什麼?
我到底在等什麼?
我到底在....哪裡....

好不容易才遇到的, 是不是又要失去?
感覺是不是會隨風而逝?

好不容易有人會聆聽, 是不是又要忘記?
時間是否能暫時停止?

夜深了, 是的, 我還沒睡....

Saturday, January 14, 2006

Bicycle Tour

明天又去環台北了, 希望天氣能夠像這兩天一樣好. 前幾個禮拜才發現我的 pixnet 相簿圖片都消失了, 唉唉...有我以前剛開始騎河濱的紀錄耶, 現在連路線圖都消失了. 沒關係, 路線熟了, google local(map)又很棒, 加上台北市政府提供的超優路線圖, 有空還可以再去晃晃其他路線, 像是信義區(喂...這地方為什麼設腳踏車道啊...並不會看起來比較高級吧).

這次放寒假另外希望去的: (1) 台北縣這邊到鶯歌的路線(之所以一直沒去, 是因為暑假時我的捷安特寶貝在駕訓班那邊被偷了...可惡...). 鶯歌那邊有家不錯的西餐廳, 一直很想再去一次!!(當然陶瓷也不錯啦) (2)到碧潭...雖然去過, 而且根本是短程(從我家來回大概一個多小時), 但是很想在碧潭那邊晃晃, 呵.

放在學校的這台二手捷安特也騎得很習慣了, 景美動物園那邊的路線就是靠她完成的. 也拿她測試過台大到社子的這段路程了. 只要不必太常用到變速(像關渡到淡水那段...orz), 一切都是OK的!

Thursday, January 12, 2006

This semester

今天,在陽光燦爛的午日,結束了這學期的考試。我不想提期末考,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考試成績真的只是一種表象而已。

這學期開始,我把經營了兩年餘的個人板廢掉了。耗費太多精神在BBS上,讓我感到厭倦。個人板,也不過就是弄些無關緊要的文章,試圖讓人知道自己很忙,或是無意義地murmur...。抑或是裝成文藝青年發表些自以為優美的文字,試圖博取別人的讚美;更無趣的,是轉錄一堆shannon entropy極大的文章,混淆自己的思考。就跟成績一樣,網路建構出來的大多是表象(假象)。

這學期我沒到過圖書館唸書,那裡感覺上已經淪陷了。我越來越不習慣和一大群陌生人擠在一個地方讀書,那樣的環境真是詭異。圖書館,應該是讓人去得到新的知識而不是淪為K書中心。當然,這是使用者心態的問題,我只是不想和這麼多帶有奇怪心態的人處在一個空間裡。於是我到二活的社辦。學期初開始整理環境,接著搬了一堆書過去;之後加上葉董、一玄的書總共有近五十冊,都是關於非線性科學或是其他相關領域的書籍。我自習的地方也從圖書館轉移到社辦。那裡安靜(如果沒有其他社團來吵的話)、桌面寬敞、空間不壓迫,而且有不錯的空調。說實在,這才是一個真正適合思考、做學問的地方。

多少次和社員們在社辦裡的對話,都是可貴的經驗。社團運作方面,舉辦非線性系列演講,也算是跨出了一大步。接著寒假又會有台中女中數研社的參訪。恩,即使社團人少,我們還是會有未來的。

加油!!

Monday, January 09, 2006

起點

剛開始, 是那麼的安靜.
無數的小分子在溫暖的海洋裡震盪著, 彼此碰撞著.
彷彿整個世界就是這麼單純, 分享著共同的週期, 和諧的頻率.
不需要溝通, 因為萬物渾然一體....

Sunday, January 01, 2006

動態系統、熱力學、演化 (1)

一、分岔(Bifurcation):

  分岔現象是非線性動態系統很重要的性質,代表著在某些參數的變化下,造成局部(local)或整個動態系統(global)的拓樸結構改變(行為模式驟變)。常見的local bifurcation有pitchfork bifurcation、transcritical bifurcation、saddle-node bifurcation 和 Hopf bifurcation 等。隨著描述系統演變的方程式(若考慮連續動態系統,這裡通常指的是微分方程組)而異,系統會有不同的分岔模式。

  比較實際的例子是物質的相變化(phase transition):當溫度或壓力(看實驗者要取哪個因素當操縱變因)改變時,物質的結構會在某個臨界點產生遽變,形成新的相。更廣義的例子是生物的分化和演化:動物從胚胎一直分化的完整的個體,可以看作一種多階段的次級分岔;演化,從簡單的單細胞生物分岔出多細胞生物,再分岔出許多具更複雜結構的生物,是生物學中最有名的分岔現象(大家都畫過演化樹吧,那就是bifurcation)。

Fig.1 次級分岔(successive bifur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