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0, 2005

建中校慶

昨天乾妹問我會不會去...我才知道這回事.

今天到K書中心, 在建中附近, 中午就順便去看看. 人還是一樣多, 很多可愛的高中小妹妹們來捧場, 不過我已經脫離那種世界了... 原本想找林伯, 但是我想他應該也很忙吧, 以後有時間再回去跟他聊 (反正我還滿常到那附近). 碰到了沈容伊組長(竟然邊走邊吃東西...), 還有一些隔壁班的. 326ers 不知道有哪些人有回去? 沒遇到....

原本要答應幫乾妹買徽章的, 結果竟然賣完了....還真搶手啊, 不過我不知道有什麼收藏價值就是了(還大排長龍). 恩...走到這種人群眾多的地方, 不時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我想就好像你為自己選擇走進另一個世界的時候, 別人對你當然就會視而不見吧.

這時我想起了 Neil Gaiman 的 Neverwhere 最後一段: Richard Mayhew 回到了倫敦地面, 但卻發現這並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痛恨自己為什麼會想離開那充滿著刺激的地底世界... 那個黑暗, 但卻帶有魔力的地方. 他知道一旦再進入之後, 地面上的人再也不會認出他, 但當 marquis de Carabas 出現的時候, 他決定再度回到那超越現實的世界裡.

2 comments:

一玄 said...

選擇做每一件事情都有機會成本,做了這件事,就不能同時做另一件事情,我常常覺得我在家裡的時候,就感覺到根學校的一切割斷了,跟人跟事都有失聯感,以前比較嚴重會不在乎上課與否,但是一但回去碰到真真正正的人,跟我講話,對我笑的同學們的時候,我就覺得一切好像就是這麼的普通跟正常(nothing special!),好似從來沒有我在家裡獨處會有的感覺一樣。

獨處太久的話,有時候又會覺得與人群疏離到一種恐慌的程度,一但回去碰到人,我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以前還有很多次,跑到陌生的社團,他們問我說"你是僑生嗎?",因為我好似不會講話一般,我自己都覺得"這真的是我嗎?我怎麼都開不了口?為何我的表現那麼的笨拙?"。當然跟社團風格也有關係,只是我沒想到,我跟其他人的距離那麼的遠...

也許我是還沒有找到我真正的位置,找到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吧。

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丟臉的是,心智似乎未見成長多少),看的事情多了,所以漸漸能以更宏觀的角度看事情,所以我比較不會那麼計較一些小事,感覺好像快要抓到了些什麼,我說不出來。

一玄 said...

最後一段,我有時候在躲在家裡面也有這種感覺,彷彿跳躍進入一個讓我追尋Eternity, Ideal and Surreal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