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06, 2005

實驗室裡的對話

「聽說你去了一個有趣的地方觀光,說來聽聽。」阿嘉,我實驗室的同事,好奇地問。靈性研究院中就屬她最可愛了。

「喔,是個幾光年外的小星球,上面有一些初等的非平衡態自我組織結構物。」其實這趟行程不算是真正的旅遊,我拿了靈性研究院的補助去作星野調查。相信我,實驗室待久了你就會感到麻木,想要到外面去看看。作為一個好的靈性學者,必須在冥想和親身體驗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否則只會淪於虛靈。

「初級靈性結構?你有沒有採樣回來?」

「沒有採集的必要性。那些結構物根本不具什麼靈性。喔,對了,但他們卻擁有基本的複製能力,還有一些簡單的行為模式,如:準週期行為,極少數具有諧振行為、同步化行為等;比較意外的是,根據靈96探測儀的數據分析,再更早些時候,那星球似乎仍有點靈的殘留。」

「嗯,那些極少數的諧振行為和同步化行為是怎樣呢?以你的個性,應該有進行全盤的研究吧?」阿嘉眨了下她那大眼睛,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我雖然在那環境惡劣的星球上獨自待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仍舊無法將那些結構物的行為模式理解得很透徹。我想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用譬喻的方式來講。

「其實那些結構物的

「別再那邊結構物來結構物去的,你乾脆用它們來稱呼還比較平易近人。」

「好吧『它們』的行為雖然有點複雜,但是應該不完全是隨機的變化。也就是說,那些看似混沌無序的行為其實有規則可循。根據我當時的觀察,有種比較靈的結構物,它們同時形成三大行為模式,當然,如果更細分還有許多不同的微觀模式。這就像是我們具有不同的宗教,宗教中又有不同的教派一樣!」

「喔?有分類聚集的能力?」

「沒錯,而且這些分類的行為模式應該是時間和空間的函數。其中一大行為模式具有非常明顯的週期同步化現象,每隔一段極短的時間就會朝向某個方向偏轉;另一行為模式的週期性和同步性比較沒有那麼強,但還是有明顯的規律出現,運動的週期間隔比前一個行為模式長些;最後一種則沒有明顯的週期,但演化出現的時間最早。」

「你連模式演化出來的時間都作了分析啊!真是太認真囉!有沒有更特別的行為模式呢?這些基本結構現象好像有點無聊。」

「嗯讓我想想。有了,我還觀察到一種新的行為模式正在快速增長。並不是說具有前面幾種行為模式的結構物會變成這種模式,而是它們可能同時具有這種新行為模式和前三大的其中一種。當然,也有不少的結構物僅具有這種行為模式,而且比例還在增加當中!」

「這麼重要的觀察你竟然忘記告訴我,真是」阿嘉嘟著嘴,裝作生氣的樣子。我就是喜歡她這種逗趣的表情。

這類新行為模式的結構物,似乎擁有更高程度的宗教性。如果說剛剛前面幾種模式的週期運動是定期的膜拜儀式,這類新行為的膜拜頻率高出前者太多;而且這類行為模式的同步化程度在某種觀點來看,極為驚人,但是其集體產生的資訊亂度又趨向極大,真是令人費解。」

「果然是沒有靈性的結構物,還是不要稱之為它們好了。對了,等一下你要去哪裡進食?我們一道去吧。我先把手邊的工作做完,到時候你再跟我說一些關於那星球上的事情,好嗎?」

我望著阿嘉那水汪汪的六雙大眼,和她那光滑的青翠皮膚,心想,誰能抵抗眼前這美女的邀請?事實上,我早就把那顆藍色的虛靈星球拋諸腦後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