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9, 2005

思索

其實用思索作標題似乎有點太正式, 其實就只是胡亂想些東西罷了.

今天到二活待了一整天, 在社辦跟幾個熱力學的題目溫存, 一直達不到高潮, 有點失望. 再一個多禮拜就要期中考了, 很多課程內容還沒進入狀況, 看來大三真的不會好過.... 中午過後, 社辦801竟來了一群咖啡社的人來煮咖啡, 吵得我無法專心, 躲到九樓的角落去耍自閉. 週末到社辦讀書有弊有利, 雖然有時會有不速之客(人, 螞蟻, 鼠), 但社櫃藏書和大桌子很適合我. 這種接近與世隔絕的感覺是以前從未有過的. 不過今天不很愉快就是了....

剛剛又在想, 社課要講的同步化現象要講到什麼程度? 這門研究可以說是充滿著驚奇(喔, 如果你入門時看的是 Strogatz 的書的話), 討論範圍從螢火蟲的閃爍, 女性月經週期到Landau damping, 無奇不有! 整個宇宙的運作其實就是一種最和諧的同步化. 星體的運行, 人類的生理時鐘亦如是. 我自己比較有興趣的則是在 Kuramoto model, 雖然很多地方已經被研究得很透徹了, 但是未知領域仍舊深深地吸引我.... 社課大概點到為止吧. 最近和葉董討論關於細菌演化的模型(其實大專生建模大賽有出過類似題目), 想把同步化的理論用來解釋古菌和細菌演化分歧的原因. 日前寄信給 Strogatz 大師, 據他所知還沒有人作過這方面的研究, 或許真的有發展的空間吧?

這幾天在社辦唸書也常和一玄聊起關於大學的一些想法(節錄): 如果一個禮拜要修個四五門主科,再加上其他課程(這裡指的是所謂的通識課),一個學生每天能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有多少?想要把每門課程都仔細地咀嚼過就更困難了。這裡所謂的咀嚼,是指能把專業科目融會貫通,並且和其他相關的科目聯想在一起。學校把大量零碎的專業知識塞給學生,冀望學生能夠把課程內容自我組織起來,簡直是天方夜譚。另, 學了太多沒用的知識也是個大問題。所學的知識如同磚塊,若不知如何蓋成房子(蓋成爛房子至少還有得住),等於是一堆廢物。很多學生把大學階段當成學習的必經之路,忽略了其中許多應該自己去發掘的想法,如此一來,與中學教育何異? 或許這些事情也發生在我自己身上, 不過我已經盡量去避免了. 恩, hope so.

有點晚了, 下次再繼續談...(請原諒我拼貼式的敘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