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05

State of Fear (by Michael Crichton) 書評



(由於看的是英文版, 若有和中文翻譯有出入之處請見諒)

這本極具爭議性的小說 (看看書評的兩極化) 如同 Crichton 以往的作品, 屬於刺激的page turner (burner), 甚至比之前的任何一部作品都還要簡潔有力, 刪去了很多描述場景的段落, 大幅增加對話的篇幅, 把作者的說教穿插在許多精采的對話當中. 當然,這本書也不是沒有缺點, 說教越到後面越會感覺到繁瑣, 但這不影響故事的發展, 看你個人能不能忍受長篇大論

小說的場景從巴黎開始, 延伸到馬來西亞, 英國倫敦, 冰島, 接下來的重點描寫洛杉磯的環保團體和一位神秘富翁 George Morton 之間的微妙互動. 富翁的代理人 Peter Evans和助理 Sarah 隨著富翁的失蹤被捲入一個遍及全球的陰謀. 在故事進行中, Crichton試圖在不同的情境下給予讀者大量真實的研究數據 (並提供 references), 說明 global warming 單純是一個理論, 而非事實 (theory but not fact). 海平面的觀測也沒有如預期的會上升, 甚至還有下降的情形; 冰島的冰河也沒有逐漸消失, 反而正在成長; 全球正進入小冰河時期..., 與我們一般認為(以為)的情形不同. 那麼, 在我們的錯誤認知下, 誰能夠從中獲得利益呢? 答案很明顯的是環保團體. 雖然 Crichton 可能是 rightwing 份子, 但我儘量不這樣想, 或許他提供給我們的是比較真實的一面: 某些環保團體藉由人們對於環境保護的無知誤解與恐懼, 獲得大量不義之財

書名 State of Fear 則是另一個面向的討論. Crichton 經常在書中引用混沌, 複雜, 非線性動態系統...等等名詞, 這本也不例外, 他指出社會是一種不穩定的系統, 經由恐懼這種動力來推動社會進步, 演變, 進化 (隨他怎麼說). 政府需要人民的內在恐懼來方便統治領導, 媒體需要社會大種的恐懼來快速散播訊息. 以美國人民為例, 冷戰結束前, 人民恐懼的對象是共產主義; 鐵幕崩垮了之後, 人民需要新的恐懼來填補心理的真空, 於是轉向對於世界滅亡的恐懼. 書中特別提到 1989 年是個比較特別的年代, 該年柏林圍牆倒塌, 至此時間點之後, 媒體報紙經常出現 crisis, catastrophe, disaster...等等誇示的詞, 也就是我們目前所見的媒體常用字眼. 這是否意味著製造恐懼, 甚至是無謂的恐懼, 具有一定的必要性呢?

當然, M.C 探討的不只是美國社會, 他也想到了第三世界以及其他工業化國家. 他提醒,沒有親身去體驗, 我們是很難(甚至無法)"想像" 難民的生活的. 當大家一窩蜂的嚮往鄉村生活, 是否能了解鄉村的人民更渴望的是都市化, 現代化? 崇尚自然難道就是環保嗎? 在開發中國家提倡環保有意義嗎? 人民的需求是豐衣足食還是環境清潔? 這些都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以台灣社會來說, 經濟起飛後才開始逐漸有環保的概念產生. 資源回收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使用環保袋的習慣也逐漸培養, 但是一般大眾對於科技帶給環境的影響並不清楚, 因此我們常常在新聞上看到某處要建設焚化爐時, 當地居民會群起抗議, 加上新聞報導的渲染, 形成焚化爐帶來環境災害 (或是垃圾掩埋場帶來嚴重污染) 的負面形象. 但是令我比較好奇的是, 台灣人民對於環境災害的新聞似乎沒有感覺: 土石流造成嚴重傷亡, 山坡地開發依舊氾濫; 政府眼看原住民居住地每年遭颱風襲擊, 而不設法想出解決辦法, 每年同樣的新聞報導, 我們就當作 routine 一樣無關痛癢...

對於真實科學研究的不了解, 在台灣社會也是經常發生的, 通常經由對科學不甚了解的議員 (或其他非專業人士提供資料), 指出哪些產品有什麼瑕疵, 哪些食品很危險,卻沒有經過仔細的科學檢驗; 接著, 召開記者會經由媒體報導, 最後通常受害的都是辛苦的農民或無罪的製造商. 在本書中 Crichton 提出了一個令我訝異的例子: DDT 禁用案. 當時一本有名的著作 (知道的就是知道, 不知道的我也不想提) 使得大家重視 DDT 對於生態系以及人體的影響, 在禁用了 DDT 之後, 我們真的改善了農業品質嗎? 答案是否定的.第一, 農產量下降, 使得飢餓的人更多; 第二, 替代品巴拉松及其他農藥對生態系的破壞更鉅! 在我看來, 台灣社會最著名的案例大概就是核四吧, 建不建是一回事, 了不了解核能電廠運作的安全性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 無謂的抗議以及宣導無核家園 (風力, 地熱發電? 廣告文宣乾脆說核融合好了...不行, 提到核又有人會心生恐懼) 倒不如來個台灣核能研討 conference 來得有意義, 不過... 我想大概媒體不會有興趣吧...

回到小說本身吧 (抱歉扯遠了), 有看過 Timeline 的大概很容易發現這次的人物跟 Timeline 有極大相同性: Dr.Kenner = Andrew Marek (一個萬能強者, 第二男主角); Sarah= Kate (風情萬種的女強人, 第一女主角) ; Peter = Chris (一開始很懦弱最後變成硬漢, 並贏得女主角歡心的第一男主角). 是有點老套沒錯啦, 典型的俊男美女秀, 好人活跳跳, 壞人死光光... 不過讀者愛看, 作者愛寫, 就這樣吧... 還有還有, 這本書最後(小說正文後) 列舉了一大串他個人的觀點, 並以一篇 "Why Politicized Science Is Dangerous" 進一步探討現代科學研究的本質作結, 我覺得很有見地, 有興趣可以翻翻.

(寫於2005/2/7)

No comments: